庭哥

万志敏
2009-07-16 10:51 分类:情思  阅读:1827  作者文集
  
  
  常常想起庭哥。
  朴实得像田塍上的倭瓜,笨拙得像缓步着的呆鸭。家乡过往的那些贫穷日子,浓缩在他身上,看看他那张脸就足以“忆苦思甜”。前额宽大,密布皱纹,面颊狭窄,下巴尖翘,面色总是如醉酒般或冻伤般的红。在我印象里,冬季他老是穿一件撅肚子的黑棉袄,上身长,下身短,两只手笼在袖子里,一脚深一脚浅的走着。
  早些年他干活笨拙,一年不能按全劳力挣工分,日子过得相当紧巴。长年端一大海碗红薯稀汤,圪蹴在门前的乱石堆上,用筷子插着红薯疙瘩,细细的舔着。偶而走过他家屋院旁,能听到他在拉着长腔说话,玛瑙嫂子(他媳妇)笑声一串一串的,撒落在好长一条巷子里。
  长年不大回家,基本上不大见他。清明日,族里安排几个人回伊川老家上坟祭祖,其中有庭哥。我们几个人一块向老家驶去。
  路上,庭哥的话儿没有断过。一会儿说儿子在广州打工两年没回来过春节了,一个小时挣十块钱哩,一会儿说家里又新盖的房子怎么宽敞,一会儿说帮村里人家办红白事的笑话,一会儿说省市县里的领导更替……嗨,说得我连连点头。不时还说些“鸡蛋换盐,两不找钱”、“赤肚子(赤身)撵狼——憨胆大”之类的俚俗话儿,逗得大家不时发出笑声。
  其实他也就是一儿一女,孩子不多,且都长大成人了,儿结婚了,有一孙子,女出嫁了,嫁在邻村,基本上没啥负担了。他和媳妇身体还好,地里刨点粮食,近村打些零工。闲时村人办事,刷个碗,在锅台边跑跑动动。家里插根天线,经常留心看新闻而已。跟村里富户、能人相比,还赶不上人家的趟儿。
  但就是这样一个在别人眼中不入流的人,近六十岁了,身子骨还和三十年一样,面色红润,双眼小而有神,头发没白一根,一顿饭还能吃上两三个馒头。整天嘻嘻哈哈的,活得穷困艰难时与小康小有时一般模样。
  他对我说:“老弟,这一辈子,没有啥事挂在我心上过,饥也一天,饱也一天,管它来。啥事不愁,愁也没用。”
  想想也是哦,同样一个村子,精明算计的人,精能古怪的人,精精爽爽的人,有的不在了,有的缠了一身的病,有的白了满头的发,还真没有人能比得上这个“笨”人心态滋润,越活越有味的。
  你说这人生,好多时候还真难说清楚,谁聪明谁愚笨的哈?!
  
  
  • 长歌采薇

    评论于:2009-07-16 18:15:52

          语言传神,惟妙惟肖。若能再补充些事例、情节会更精益求精。

  • 游客

    评论于:2009-07-16 21:28:03

          憨与能,皆人生之趣,李清竹.

  • 飞花

    评论于:2009-07-16 23:15:02

          上上智者有下下智,下下智者有上上智,人一生很短,庭哥过的很自在.


  • 共3条评论,发表给力评论!


  • 上一篇:秋窗漫笔

    下一篇:我把母亲当孩子

    >>>  返回作者万志敏的文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