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皋山小记

赵静端
2016-03-18 15:02   分类:古风   阅读:232    作者文集

自嵩城东北约三二十里,有山曰九皋,其山于开阔处遽然巍峨,颇类王者君临天下之风也。 甲午春,千里户外组团探幽,自田湖高屯三清洞拾阶而上,初雁行有序,后没入荒野,渐迤逦上行,至半途,回首俯视,陆浑湖若一碧玉垂卧,只手可拾。山行六七里,至九皋主峰,有庙洗尽铅华,端庄简约,素颜笑对沧桑流年,闲云流水,观自在,听风听雨,不若人间积疴重重,欲念磊磊也。 古之鹤鸣九皋,声闻于天者,此山也。遥想太古,或闲云野鹤,积水千尺,或松影琴声,此起彼伏,或明月照积雪,松子敲灯花。天籁悠然,信可乐也。今吾辈登临,一带远山鹤影寥寥,大有落花风雨之伤春之憾也,山犹如此,人何以堪哉? 有行者绕山独辟蹊径,忽山势开阔,天光纵横,断崖千尺,有丹霞之貌也。众皆尖叫高呼,山穷水尽,柳暗花明,概类此也。彼时夕阳返照,石壁光影错落,众人沿绝壁攀缘,魄动而神惊,人转而山动,光移而景幻,横看成岭,侧视则壁立千仞,俄尔空山不见人,遽乎人语鸟声呼应,妙之妙乎,乐甚。 光阴流转,世间万物易折,唯山山水水任凭雨打风吹,不失本色。皆因不喜于春不耽于秋也。故世事无欲无求,无虚名无浮利则能久远,今信矣。


上一篇:西岩山小记

下一篇:【扫花十年】金缕曲 扫花十年

>>>  返回作者赵静端的文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