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乡飘来腊肉香

飘如尘烟
2016-03-24 12:31 分类:情思  阅读:324  作者文集

 u=631864616,625820086&fm=206&gp=0.jpg

    随着季节深远,年味渐浓,而此刻,就算身在他乡,我也能闻到故乡飘来的腊肉香味。
  湘西那一方山水,自古以来就有熏烤腊肉的习俗。现在生活条件好了,人们过年吃的东西越来越丰富多彩,但腊肉仍然是年夜饭桌上不可缺少的一道菜。
  说到年,先说一个我家过年的故事:具体哪一年忘了,反正我还小,那时候的日子非常贫穷。离过年也就相差那么半个月吧,父母亲将自家养的一头猪赶到集市上卖,卖得钱好过年,一家人过年吃的,用的,穿的都在这头猪上了。父母出门时兴高采烈,我们几个小孩子在家更是欢天喜地地期待着,想着有腊肉吃了,有新衣服穿了,那个高兴劲儿别提了!父母刚出门不一会,我们几个小脑袋就在大院门口等待了。可是眼看着集市都散了,天都快黑了,还没等来父母回家的身影。我们不知怎么回事,在忐忑不安中终于等到父母亲的出现,母亲嘴里骂骂咧咧怒气冲天,父亲脸色发黑一言未发。回到家,母亲歇斯底里地哭喊起来:“这年怎么过,怎么过?叫你小心点小心点就是不听,千刀万剐的小偷不得好死,不得好死啊!......”父亲低着头抽着烟仍然一声未吭。只是当弟弟战战兢兢地向他伸手要糖吃的时候,他一把抱起弟弟,泪水大颗大颗地涌了出来。原来,父母亲卖掉猪后,钱全放在父亲的衣兜里,母亲让他小心点,他大大咧咧地说没事,刚在集市转了一会买了点年货,到猪肉摊上想称几斤猪肉熏腊肉,付钱时怎么也找不到钱了,父亲的衣兜被划破了一个口子,钱被偷去了。父母亲一下子懵了,半响回不过神来。要知道,那年月挣点钱多难呀,那可是一家人所有的希望啊!
  母亲埋怨完了,父亲后悔也无济于事了,可年还得过呀!又拿什么过呢?本就贫穷的家庭,此刻更是雪上加霜,好在左邻右舍知道了我们家不幸的遭遇之后,纷纷伸出援手,你家送块腊肉,他家送几斤大米,帮助我们全家度过了一个艰辛的年。那一年的年夜饭,母亲把邻居送得那块腊肉煮了一锅萝卜,我们一家人围着锅,仍然吃得很香,那一年刻心铭骨。
  杀猪过年,是故乡过年的传统习俗。每到腊月间,离大年二十几天的时候,故乡的人们便把自家养得猪宰杀迎接新年。有的人家一半拿去卖,一半拿来熏烤成腊肉,条件好点的人家干脆整头留下来熏烤成腊肉,自用或者赠送亲朋。新鲜的猪肉被一刀一刀切割成条状,涂上食盐,花椒,五香粉,腌制六七日,等到盐分完全进入到猪肉里面,用稻草绳穿之挂在火塘上方,或者灶台之上,待柴火的烟气慢慢熏烤,这样一边烤火取暖,煮饭,一边熏肉,两全其美。靠山吃山靠水吃水,故乡山多柴多,乡人多以木材过冬取暖,砍回来的柴火因天气湿寒未干,故一头放于火塘里慢慢燃烧,一头隔在火塘外等着燃烧,烟雾缭绕,袅袅飘曳,真是熏腊肉的最佳时候,这一头燃尽那一头也干了,那一头未燃完又添上新柴,每天重复。肉条就这样渐渐地失水变干,色泽由白而褐红,发着幽幽亮光。
  不只是猪肉,猪头、猪脚、猪肠、猪肝、猪舌、几乎猪身上的每个部位都能熏烤成腊味,一个腊字了得。邻里之间串门,先把眼睛往腊肉上瞄,然后问上一句:你家腊肉熏干了没?
  由于人在他乡,每逢过年总要带上几块腊肉回来赠送给外地的朋友。朋友们看着有些油垢稍黑的腊肉不以为然,更不知如何享用,殊不知这种湘西特色风味的东西,用炭火将皮烧软,温水泡上一会,再用刀将烧成的黑素刮去,腊肉皮变得黄亮,洗净之后,切成片,薄厚随便,皮色金黄光泽,肥肉淡黄,瘦肉红润,独具腊制品的香味,可炒可蒸,可炸可煮,可直接食用,可拌其它干鲜蔬菜同炒。
  腊肉可经久存放而不霉不臭,待到来年秋收时分仍可享用,腊肉在故乡是家家户户必备之品,是接待亲朋的美味佳肴,是那些苗、土家女婿拜见丈人家的最好礼物。随着故乡旅游业的发展,腊肉更成了一道美食而声名远播,游客来凤凰古城走玩,都要点上腊肉品尝一番,可以说,古城大大小小的饭店腊肉无处不在。
  又到年关了,想来故乡的腊肉早已在风中飘香,那香味里蕴藏着年月的醇厚,那香味里散发着一缕浓浓的乡愁。


  • 共0条评论,发表给力评论!


  • 上一篇:静谧的大湾苗寨

    下一篇:归归红

    >>>  返回作者飘如尘烟的文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