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悲悯中咀嚼父爱

王海洋
2009-08-01 01:09 分类:情思  阅读:1634  作者文集
  
  父亲老了,父亲已不再年轻!
  那双深邃的眸子投射出的是农家窘迫生活的忧郁吗?是病痛屡屡折磨后的憔悴吗?是迟暮之年晚境悲凄的惶惑吗?我不止一次在思索父亲的眼神,它熔铸了几多世道艰辛、命运坎坷的风雨,它包含了多少人生酸甜苦辣的况味,它透示出一位历尽沧桑的老者的几许无奈和彷徨……
  今天,在而立之年的儿子面前,父亲常常显得木讷、嗫嚅、吞吐;在家庭重大决策之时,父亲开始把我当成了掌舵者。从他的目光中我看到了犹豫,读懂了惶恐,领悟出一位孱弱老者对长子的信任和依赖,这多少让我感到有些心酸和悲怆,我不禁扪心自问:父亲真的老了吗?
  记得儿时,夜间行路,荒山野岭上野兽的吼叫让我毛骨悚然,毛发倒竖,父亲把我紧紧搂在怀里,温柔地抚摸着我的肩头。我不敢走在父亲的前面,怕漆黑的前方有什么东西出现;也不敢走在父亲的后面,单单那清脆的脚步声如影随形,就让我感到揪心的恐惧。突然,从手电筒的余光里我窥见了父亲坚毅的眼神。瞬间,它迅速传递给我安慰和力量,忐忑的心缓缓平静。是父亲眼中流溢出的从容和镇定让我在黑夜里获得依靠,不再害怕;是父亲眼中闪射的沉着和冷静让我在人生路上变得勇敢并执着前行。
  上小学时,每天往返五公里的山路,成了我难以承受的心理负荷。我家住在大山的最深处,上学途中的大部分路程单独行走,没有伙伴。一路崎岖,一路蛮荒,一路大山的沉寂,一路心灵的孤独。曾经多少次想放弃读书,因为我害怕上学路上的荒凉,我眷恋家的自由和亲情的温馨。
  多少个旭日喷辉的清晨,我犹豫在上学的起点上,迟迟不行。此时,父亲放下手中的饭碗,拉着我的小手,送我一程,又送一程。蜿蜒山道上,林木荫翳,荒草蔓生,野兔出没,小鸟啁啾,有了父亲的护送,我不再胆怯和迟疑。父亲最终止步在一个高岗上,他用温和的目光望着我,微笑着示意我独自继续前行。在父亲鼓励的目光中,我读懂了父爱的深沉、仁慈和如水的柔情。像触电似的,一股暖流袭遍我的全身,我果敢地背着书包大踏步地朝前走去。我的书包里盛满了父亲馈赠给我人生最珍贵的礼物——自信和坚强,是自信和坚强让我在人生的大道上披荆斩棘,无所畏惧。
  不知走了多远,蓦然回眸,却发现父亲依然站在高岗上,向我挥手致意。我感动万分,泪盈双目,更加快了上学的脚步,坚定了上学的信心。是父亲那温和的目光、微笑的眼神给了幼小的我莫大的鼓励和无尽的慰藉,它照彻了我心灵的胆怯和懦弱,让我在求知的道路上持之以恒,稳健前行。
  然而今天,我怎能接受父亲用犹豫、惶恐、茫然的目光看我?这种目光虽不锐利,但却时时如芒刺在背,它刺痛了我的心灵,我的灵魂,我的灵魂在父亲忧郁、彷徨的目光里战栗!
  我多么怀念儿时父亲眼神中流溢出的坚毅、镇定、温情和微笑,今天它却神秘地消失了,消失的无影无踪,无可寻觅。我在悲悯中回味儿时父亲给我的慈爱和抚慰,我在悲戚中把儿时父亲的慈爱咀嚼成人生的橄榄,品咂出拳拳父爱里淡淡的苦涩。
  也许父亲认为自己老了,再没有挣钱的能力了,已经无法像年轻时候那样砥柱一样擎起一个家庭,再也不能创造人生的辉煌和壮丽了。但即便如此,我想父亲也无需在儿子面前嗫嚅、惶恐,如有所失。其实父亲完全有资格像天下所有的父亲一样,在人生的晚年坐享其成,安享儿子的赡养和孝敬。难道父亲认为自己已经成了孩子的累赘和负担了吗?父亲的谦恭和畏缩反倒让道德之绳、孝义之鞭时时拷打我的心灵,叩问我的灵魂:我到底怎么了?我委屈了父亲吗?
  回想童年,父亲身材魁梧,健壮有力,在我心中,父亲的高度我永远无法企及和超越,父亲的力量让我只有成为他的崇拜者。我骑过父亲的脖颈,父亲稳稳地扶着我,让我坐在他的肩膀上来增加自己的高度,领略高处的风景。我荡过父亲双臂的秋千,父亲紧紧地抓住我,让我享受三百六十度旋转的幸福的晕眩。父亲为我擦过委屈的眼泪,为我洗过脏污的小手,给我做过精致的小木车,给我哼唱过粗犷高亢的小曲,父亲给我编织了一个快乐幸福的童年。
  而现在,父亲年过花甲,鬓染霜雪,皱纹铺面,眼窝深陷,双眸失神,青筋露臂,形同枯槁,举止迟缓,无情的癌魔啃啮着躯壳,过度的劳作透支着体力,历尽岁月的沧桑和人生的劫难,父亲憔悴如秋风中的小草,但他仍以坚挺的躯干抗击风雨,以不屈的韧性忍受病痛,以倔强的意志泼墨出人生残阳如血的黄昏。
  故乡贫瘠的土地上,今天,父亲依然把弱不禁风的身影镌刻在田间地头,他不愿牵累儿女,春播夏种,秋收冬藏。一把曲辕犁逶迤松动无言的泥土,从历史深处泣诉着父辈的艰辛,描绘出父亲生命的轨迹。父亲用羸弱的躯干挑起一肩岁月的风雨,他在岁月的风雨中慢慢老去……
  父亲再也无力把我高高举过头顶,再也不能让我在他双臂的秋千上荡漾,父亲老了,父亲如虬枝枯干,熬尽了生命的汁液,淡去了生命的绿色。而在父亲凄戚的晚年,我应该报答给他什么?难道仅仅应是情感上的悲悯和同情吗?不,我想唯有从心灵出发,以情感为载体,用人性和道德的音符弹奏出孝敬的金曲,才能略略减轻我心灵的阵痛,消弭我内心的不安。
  有人说,十岁的孩子崇拜父亲,二十岁的青年人鄙夷父亲,三十岁的成年人同情父亲。回眸昨天,父亲给了我什么?父亲给了我比金子更珍贵的东西。我给了父亲什么?难道仅仅应是心灵的悲悯和同情吗?是的,我到了同情父亲的年龄了,但更重要的是,我应该跨越情感的高度,在悲悯中品味、感悟、警醒,实实在在为父亲做一些力所能及的事情,我该好好孝敬父亲了。
  写于2009年7月30日。
  • 游客

    评论于:2009-08-02 13:31:39

          读完之后,心里沉甸甸的。为我们的父亲!年少时,父爱如山,我们在他的庇护下一天天长大,那时候我们不懂父亲;等我们长大了,慢慢试着去读他,却眼瞅着他在岁月的风雨中慢慢老去。庆幸的是,我们醒悟的还不算晚,从现在做起吧,让我们的心少些阵痛。谢谢海洋的文章,让我们能沉下心来想想父亲。小薇


  • 共1条评论,发表给力评论!


  • 上一篇:是什么暗淡了生命的光彩

    下一篇:父亲

    >>>  返回作者王海洋的文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