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评无量诗三首

赵静端
2009-09-08 09:17 分类:现代诗  阅读:1388  作者文集
  这三首诗都是从生活中来,透着醇厚的乡土气息,就连那种青涩的感情,都能在笔下随意变幻成各种物象来指代,读来像从庄稼地里吹来的微风,充满着让人回味的泥土味,仿佛让人回到了童年的时光。
  第一首,梦回童年,童趣萦怀,那种可爱,天真,纯真,率真,以及朦胧的情愫,都让人神往,试问,我们小时候谁没有这种体验和感受呢?从表述上来看,此诗简明扼要,不晦涩,不隐忍,你的感悟很自然抵达读者的心底。是一首好诗。但从结构来看,后半部分则显然成熟有余,童稚不足,没人很好地顺延诗的前半部分。所以,在结尾没有升华,点的那个睛还不很来神,稍有混浊。
  第二首:又是一副我们小时候的画,就是身份的把握稍有点乱,开始,像是学生,尾部,孩子就开始活蹦乱跳了,同事什么的,身份又像一个老师?不过经过一个长长的暑假,校园的荒芜,教室的浮尘,零乱,描摹的活灵活现,各种场景神态逼现,不打为一首好诗。
  第三首,我个人则认为是最好的一首,借花生,述说了从乡间到城里,再在城里怀乡的那种乡愁,毫无疑问,在城里漂泊的日子是艰辛的,是无奈的,是充满被人低视甚至鄙视的,这就是生活,我回乡,我一身包装回乡,为的是找回那种切身的本真的东西。还好,作者没有锦衣夜行的落寞,没有那种背弃家乡的清高。思乡和思念朋友不一样,想一个人,想一个朋友,想一个童年的伙伴,打个电话,上个Q,发个电邮,都可以排解心头的那种情结,而想念故乡则不行,你没法打电话,你也没法听别人描述,你要还乡,你要到那生你养你的地方感受那一草一木,一虫一鸟,感受母亲的炊烟,父亲的肩膀,甚至爷爷奶奶的垂暮,以及乡里乡亲的粗俗和炙烈,只要在这里,你不会被裸体,被油炸,被醋泼,被水煮。故乡,无论你成名或落魄,无论你高贵或卑微,故乡都会敞开胸怀包容你,接纳你,而不会嫌弃你。不得不说,这是一首成功的诗。
  好诗是能轻易抵达人心,让人通感的,有同样切身感受的诗。但是,楼上的诗显然有自己的缺点,那就是在诗歌的结构上,少一种明显的层次和递进感,起伏不够大,不够宕荡。
  但显然,诗者有一颗对诗虔挚的心,而不像有些所谓的诗人,容不下别人说他些许不同的意见和见解。你是一个汉子,是一个真男人,真诗人。以上见解若有不当之处,请勿见怪。权当糊涂班门弄斧了。
  附原诗:
  发3个新作,请飞花等新老朋友狠批!
  
  《我们俩不会道别》
  
  你比我大一岁,青梅
  竹马。我给你逮蚂蚱
  你小手并拢
  我和蚂蚱都飞不出去
  村口,电线杆、艾草、喇叭花
  小学校门口的丝瓜老了还攥着树枝
  倭瓜、豆角也纷纷相惜
  我给你发送藤蔓植物:括弧
  我回到了小学一年级
  手脚简化成声母
  要你的口变成我的单韵母
  要你的胸变成我的双韵母
  屏蔽了爸爸给我买的拼音本
  四线格中间那个格里的ai
  2009.9.3
  
  开学之前
  
  推开锈了一暑假的大门
  同关李小学咋看咋像发霉的情人
  倭瓜的藤一直爬到我的脚边
  还有越长越高的草为我们看家护院
  只有新盖的三间教室
  就像三个新来的老师
  心房宽敞明亮
  我们抢着把心打扫干净
  放上课桌板凳,在雪白的墙上钉上黑板
  一个板凳是一个孩子
  都坐得端端正正
  一回头有个板凳歪着头
  冲我笑
  我也对他笑笑没做声
  做完这一切。
  孩子就开始活蹦乱跳了
  同事甲同事乙和我面面相觑
  嗬,同时进了理发厅
  发型均是扫帚头很流行的
  2009.8.31
  
  花生
  
  多年之后
  我是否还能回到乡下
  庭院里,祖父在晒太阳
  我想抚摩他干瘪的壳
  那胡须上的泥土让我亲切
  父亲的胳膊依旧是架子车
  母亲是竹子编的篮子
  马齿菜的妹妹在田间笑着
  我是花生
  在城市裸体过,油炸过,醋泼过,水煮过
  多年之后
  一身包装,这块土地是否还认我
  是否还能和我比邻的喇叭花
  面对面坐着
  四野的风让她微微欠身
  一个绯红的目光如同
  当年那记响亮的耳光
  2009.8.24
  
  硬撑:但显然,诗者有一颗对诗虔挚的心,而不像有些所谓的诗人,容不下别人说他些许不同的意见和见解。你是一个汉子,是一个真男人,真诗人。以上见解若有不当之处,请勿见怪。权当糊涂班门弄斧了。
  
  -----------------------------------------
  
  其实,不管我们在哪个层次读诗,就文本阅读就好。这最后一段话,多余了。这也是兄弟的致命之处。
  飞花:呵,总算又一次见识和领教了论坛的某些潜规则,总算再次目睹了驻站诗人的高大风采。其实你说我的脱离文本的致命之处正是你断章取义的致命之处,正是你企图抱成团排外的致命之处。还好啊,你们不是毛泽东所说的,事不关已,高高挂起的自由主义,而是团结排外的勾结主义。若我说的真有不当之处,也是基于某些人小肚鸡肠的心思之上。也许,有了身份就可以为老不尊,就可以倚诗卖诗,就可以“硬撑”一些死要面子活受罪的事。我要说的是,论坛的工作人员和大部分作者都是很好的,很有涵养的,都是兼容并蓄,虚心以待的。小人初来,好多规则不知道,但有一点我知道,我不能被潜规则了,不能不言不语。我就不晓得是不是所谓的诗人只喜欢别人在后面前呼后拥,听一片肉麻的马屁来满足自己?
  
  量山:
  好诗是能轻易抵达人心,让人通感的,有同样切身感受的诗。但是,楼上的诗显然有自己的缺点,那就是在诗歌的结构上,少一种明显的层次和递进感,起伏不够大,不够宕荡。
  
  这结句是我最想读到的,也是我个人的的困惑,有人曾说我篇篇佳作,我不这么认为,总是想写一首大诗来,这个大诗总是在未来之中。我喜欢兄弟的这种直言不讳,再次鸣谢!
  • 云徘徊

    评论于:2009-09-12 23:04:19

          飞花的评我喜欢看。因为直,也因为值。还因为,只有直,才会值。

  • 菲萝如烟

    评论于:2009-09-14 11:17:30

          乡土,活泼,怀旧几个关键词出来,加上一点对生活的热爱,诗的气息就扑面来了


  • 共2条评论,发表给力评论!


  • 上一篇:老家的中秋--临屏

    下一篇:《空旷》

    >>>  返回作者赵静端的文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