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首诗评引发的争议

赵静端
2009-09-14 10:11 分类:时评  阅读:3245  作者文集
  一首诗评引发的争议
  
  飞花评冰涟之“我不是诗人”的口水战
  
  我不是诗人文字/冰涟
  《不胜寒》
  
  如果,星星的亮度
  是眼睛和它所在位置的远近
  与其本身无关
  那么,我是不是可以认为
  太阳将不再称其太阳
  月亮也不再是月亮
  红花红,黄花白
  如同,你走过的路
  我伸开的五指
  
  《暮秋》
  
  温度骤然下降,叶子还未来得及
  褪却青涩,风紧跟着
  赶场,蹂着狗尾草使劲摇晃
  倘若,叶子不离开大树
  倘若,这一泓的沉静
  不起丝毫涟漪
  雨滴就会接踵而至
  几只灰老鸹扑棱着翅膀
  破湖而过
  烨烨冷辉,砍伐岸的躯体
  孤舟。独影。天尽头
  一道蜿蜒的车辄
  在雨雾中
  
  《我不是诗人》
  
  小桥、流水,夕阳下
  篱笆院,砖瓦房,袅袅炊烟
  阵阵饭菜香,晚归的人儿
  扯开嗓子,吼啊吼
  吼他个丰收年,牛羊猪满圈
  蛇鼠四散,小鸟晚安
  灯火一盏接一盏
  
  以上省略六层楼的溢美之辞
  
  飞花评:
  1、 我班门弄斧一下,不胜寒:诗意晦涩,第一个如果星星的亮度和后面的是的比喻很难类比,与后面的那么因果关系更为淡远,甚至没有通感的地方,仿佛拿一根擀面仗在那要吹火,很费劲却没有效果,用成语就是你想要达到的效果是事倍功半“。红花红,黄花白,如同,你走过的路,我伸开的五指”这个好像是说走过的路有暗有明,有顺有坷,然后伸开自己的手顿悟了,因为自己的五指还不一样长。后面升的很好,只是闪面的铺垫窃以为,仅代表我自己以为,没有起到作用,反而让人莫名其妙。不当之处,请冰涟担得。
  2、 暮秋》
  本诗本意是想层层推进秋天的残酷与无情,在物象的选取上选择了很常见的几个物象,试图用后面的笔墨对前面的主旨推波助澜,然而,吹的风和扬的波都很紊乱,以致起的波浪也是纵横交错,像没有指挥官的散兵游勇,没有合力,也没有方向性。试看,前面说叶子,后面的风在笔锋未转之时到了狗尾草,然后,又大树,去了狗尾草则很顺矣,接着递进到雨,雨的效果还没有说清楚,灰老鸹扑棱着翅膀在雨中吗?然后笔法很急切地切入主题,从季节转入人生的暮秋,孤舟。独影,,,,是不错,但和前面的相比,虎头蛇尾也算不上好像,反倒中间隔的有点风马牛不相及。不知当否?本诗的意境和主旨都没有出来,我自己认为。
  3、 《我不是诗人》这一首诗,相从马致远入手,从景物的描摹和意境的捕捉上,都向那首元曲靠的很近,以致影子都吻合的不分你我,但在那种恬淡的内核上,却貌神分离,农村的生活不是相当然描摹的,加“蛇鼠四散”一词,则马脚尽露矣。不过这类诗很不好下笔,这是因为,想说农村的幸福,农民的幸福,而实际是一大部分他们过的并不幸福,你述说的这种农耕生活也许在我们听的黄梅戏天仙配里出现过哟。这类诗,得有丰富的切身的感受才行。谢谢。
  
  我弄不明白的是楼上极尽本组诗的妙处在哪里?可以摆摆看看,学习一下,冰涟的诗我也很敬重,但我想问的是楼上的几位,你们对诗的态度真的是出自内心由衷的话吗?这种敷衍的态度会害了诗,扼杀很多本能成为诗人的人,让我们晒晒自己的良知吧,不要一味迎合,虽然有时指正的话会难听一点,但苦似良药利于病,我一直相信。
  量山:
  小桥、流水,夕阳下
  篱笆院,砖瓦房,袅袅炊烟(从马致远的词语入手,这时作者已经进入儿时甜美的回忆。。。这是第一层)
  阵阵饭菜香,晚归的人儿扯开嗓子,吼啊吼
  吼他个丰收年,牛羊猪满圈(这个承接很自然,“晚归”?从下行的丰收年可以看出是收秋回来。这里有个抒情主体的转换,作者直接跳出来明快的表达自己的心情。“吼他个丰收年,牛羊猪满圈”自然也唤起了读者对美好田园的回忆或神往)
  蛇鼠四散,小鸟晚安
  灯火一盏接一盏(最后两行有点神来之笔,水到渠成,给人乡村的况味。“蛇鼠四散”是客观的描摹,从“小鸟晚安”开始主客体开始融合,直到统一。)
  
  “农村的生活不是相当然描摹的,加“蛇鼠四散”一词,则马脚尽露矣。不过这类诗很不好下笔,这是因为,想说农村的幸福,农民的幸福,而实际是一大部分他们过的并不幸福,你述说的这种农耕生活也许在我们听的黄梅戏天仙配里出现过哟。这类诗,得有丰富的切身的感受才行。”飞花的这番话说明飞花先生根本没有看懂这首诗,我提这首诗,说这首有味,自然可以说出它的好来,冰涟是从农村出来的作者,久居城市,她写这首诗并不是写农民的幸与不幸,对她来说这是一种精神的回归。潮流需要这样的交流,但一个人千万不要自以为是。
  
  飞花:哈,量山好,,我上来就说过,这是我个人的意见,我只代表我,我也并没有自以为是。倒是你"飞花的这番话说明飞花先生根本没有看懂这首诗,我提这首诗,说这首有味,自然可以说出它的好来,"自以为是,说出了她的好。我知道我伤过你的自尊,也大不必这样来玩,诗,可以摆的,就是这首诗再好,也不让不让人说说自己的看法,还是那句你很熟悉的话:“皇帝不急太监急”。蛇鼠四散,现在农村蛇鼠多吗?也可能有,但后面用四散的话则很多非常多了,若这个蛇鼠有指代的话那就说明农村的情况更糟糕,没指代的话哪来那么多蛇鼠?这首诗从语言的精炼上和意境的表现上,我自己认为,远没你说的那么好。同样,你认为,你可以自以为是。而我飞花,从来不自以为是。
  
  冰涟:首先,我谢谢飞花朋友的厚爱,在51时我记得飞花的诗歌就写的很棒,而那时的冰涟刚刚认识诗歌,时至今日,冰涟的诗歌还是很肤浅的,我不懂诗歌的理论和写作技巧,我只是随心所欲,用回车键敲击自己的心灵。真的,很感谢,能分析的这么透彻,可见对我的诗歌的关注。有朋友如此,冰涟何其幸运。
  量山:
  “我知道我伤过你的自尊,也大不必这样来玩”
  飞花这句什么意思,我不懂!再说俺是小人物,没有人能伤害我。
  “我想问的是楼上的几位,你们对诗的态度真的是出自内心由衷的话吗?这种敷衍的态度会害了诗,扼杀很多本能成为诗人的人,让我们晒晒自己的良知吧,不要一味迎合,虽然有时指正的话会难听一点,但苦似良药利于病,我一直相信。”这不是自以为是是什么?你又不是我量山,怎么知道我是在“敷衍”,回一个帖子怎么能够上纲上线到“良知”,太可笑了吧。
  文君:针对诗歌吧,不要在各人的观点上争论不休。存在就是合理的。大家还是存异求同吧。
  冰涟:真的很抱歉,冰涟几句浊文,搅起此般大波。梁山老师说“蛇鼠四散,小鸟晚安
  灯火一盏接一盏(最后两行有点神来之笔,水到渠成,给人乡村的况味。“蛇鼠四散”是客观的描摹,从“小鸟晚安”开始主客体开始融合,直到统一。)”这里我想提起前一句的“晚归的人儿扯开嗓子,吼啊吼,吼他个丰收年,牛羊猪满圈”这个“吼”可以说是说农民丰收了,“牛羊猪满圈”了,心情愉悦,也可以“吼”得“蛇鼠四散”。因为硕果累累了,自然会有蛇鼠窥探,心怀叵测,试问,哪个安宁的环境里没有“蛇鼠”来搞破坏的呢。“吼”走了了蛇鼠,“小鸟”自然是“晚安”,这也是对恶势力的嫉恨,对弱小团体的怜悯,灯火亮起来了,打破了黑暗,有了希望,村庄还是一派祥和。
  对了,值得一提的是,冰涟是来自鄂西北大山深处的,我是农民的女儿,也是地地道道的山伢子,我喜欢祥和,安宁。在外漂泊了很多年,包括今天,也是漂泊在外地。可是,无论何时何地我始终记得我是农民的女儿,我的根须在土地上。“我不是诗人”只是表明一种回归,心灵上的回归。
  
  飞花:冰涟是大家的朋友,是论坛的朋友,你的诗的内容都知道,也很好,我所说的也不过是以我自己低微的眼光想对朋友的诗有所解读,有所管见,量山动不动抛出针对我个人的评判,你是在论诗还是在论人?论人的话在群Q里聊就是了,不必掺和到这几首诗里,论诗的话你就不要再提人的事,说什么我自以为是,你不自以为是的话你就会闭嘴的,正因为你自己自以为是,所以你才会来搅局。试问,在论坛上我这样和冰涟交流有什么错吗?这样探讨有什么错吗?喜欢歌舞升平的话你尽说赞美之词就是了,不必跟我这种连诗都看不懂的人骂帖。你能和我这样吵,可见你的品位也不过和我一样,高不到哪儿去。我说过谁根本看不懂诗的话了吗?倒是你,说我根本就看不懂这首诗,真是可以呀你。你把论诗拉到人,用脚指头也能想得到你到底有多伟岸,多高尚!
  身为一个斑竹,竟然偷换概念,把诗拉到人身上,身为一个斑竹,竟然不允许别人品评朋友的诗作,一品评,你就会想拉到近乎骂街的水平。真是太漂亮了!鼓掌!
  
  冰涟:梁山老师在51时,就早闻大名,只是一直无缘拜见。后来,北默老师介绍我到潮流岛来学习,再到后来的加入突围,而梁山老师刚好经常在这两个网站交流,给予冰涟一些指导,我就求梁山老师收我为徒。起初,梁山老师并没有答应,他只是说可以作为诗友交流,诗歌没有老师。经不住我的死缠烂打就收下了我这个笨徒弟。
  今天,是我看到飞花朋友对我诗歌的批阅,我就给了老师留言,留下了这个网址。没有不是的读者,飞花朋友能读出我诗歌此般的不堪,那只能说明冰涟写的不够好,对不起梁山老师,给您脸上抹黑了。
  
  注:原来量山是冰涟的老师,我说这么卖力和飞花吵呢
  
  飞花:看看,还是冰涟这人实在,我说量山老师怎么对我的人品横加指责呢,你早说冰涟是你的爱徒不就行了,绕来绕去的,好像非丈夫所为。背景掖在袖里,好玩,男人原来可以这样玩,再次欣赏,再次鼓掌!
  
  诗心寂寂:读诗,总是仁者见仁智者见智的。一首诗多少人读就有会多少种理解,没有绝对的对错,不过是交流而已。而一个虔诚的文字爱好者,应该明白关于所有的文字讨论只是针对文字,而不必涉及个人,如果连这点都做不到的话,就不要谈诗是如何寂寞与清高的产物,而也不要说多么热爱诗歌,因为首先你没有一个良好的心态。
  如果不能很公正的对待文字,而是掺杂了许多个人情绪,随意揣测别人的评论甚至生搬硬套到个人身上,而引发一些不必要的争端,那么就是文字功底再好,诗再漂亮,都是不值得人佩服的,一直以为有时文如其人的。不如不谈诗的好,只怕诗会羞涩吧,冰涟的诗与飞花的评都不错,都是很认真对待文字的,不必用“不堪”这样的字眼来形容,很容易让人觉得产生误解的,交流是好的,何况评论时也没有过激或不雅的字眼,没有情绪化的语句,不必指责嘛。如果这样的交流就会引来“不堪”的争吵,那不如不评不看的好,不要让文字蒙羞。做些无谓的争吵,只怕那数行诗字都要替人汗颜了!
  
  云海鱼:楼上的贴尽数看了,各有各的道理。诗歌本身就备受争议,只要说得有理,都可以接受。
  
  从我个人的感觉最后一首在农村还是很真实的。尽管蛇鼠四散有所争议!一个吼字,把丰收景象用夸张的手法表现了出来。
  
  一一握手各位!有争论才有收获!
  冰涟:“读诗,总是仁者见仁智者见智的。一首诗多少人读就有会多少种理解,没有绝对的对错,不过是交流而已。而一个虔诚的文字爱好者,应该明白关于所有的文字讨论只是针对文字,而不必涉及个人,如果连这点都做不到的话,就...”
  诗心寂寂发表于2009-9-1311:16
  朋友夸奖了,冰涟自己的诗歌自然知道自己要表达的什么,要说写评,梁山老师的才是最好的。梁山老师只是评论了我的诗歌,并未涉及人身问题。请朋友用正确的眼光来对待一件事。如果不是我,老师也不用在这费心费力的写评,帮我澄清。我尊重朋友们的意见,也请尊重我的老师。
  
  飞花:"梁山老师只是评论了我的诗歌,并未涉及人身问题。“
  冰涟好,这位朋友说的是你的老师对我涉及人身问题,当然他肯定不会你也没有对你哟,是他先不尊重别人的,但到目前为止,除了他不尊重我,还没有人敢对你的老师不尊重。你可以仔细看看我评你的诗,并未涉及任何有关人的问题。其实量山老师的诗很不错的,就像上次那一组花生,我也很欣赏,那谁,小糊涂不是也给了很高的评价吗。为什么先生不容许别人表述一下对你女弟子冰涟的诗的见解呢?
  
  硬撑:一路看下来,原来这里开冰涟作品的讨论会呢,我看了也有收获啊,飞花的以及量山的,相信冰涟收获更大吧?
  
  飞花:请注意,我是看了冰涟有三首,而竟然有人捉住我解的其中一首就揪住我转说到人身上,悲哀啊悲哀
  
  拉朋友来出场助阵来了
  
  苦聪人:第一次来并发第一个帖子,有不对的地方请向我开炮
  这三首,觉得不是可以流传百世的诗,但里边传达的一种情怀,看起来也是很有意思的。第一首里有这么两句:
  太阳将不再称其太阳
  月亮也不再是月亮
  有些朋友就抓住小辫子了,反问作者,那太阳应该是什么?月亮应该是什么?无论作者回答太阳就是太阳,或者回答太阳不是太阳,都变成了作者自身对自身的一个否定。
  太阳当然就是太阳,作者的设想就是只承认距离。而否定事物的本质,那结果就变成太阳不是太阳,月亮就不是月亮了。太阳不是太阳并不是作者的观点,而是作者对设想后果的一种预测。这预测并被某些朋友当成了廖论。是的它是个廖论,作者也是这么说的,但评者却没看出来,或者看出来了却装着没看出来,哈哈,玩笑开大了。
  作者在她的诗里强调了个性的差异,强调了本质的区别,否定了距离所带来的异同,可能也是在什么地方和谁争论而发出的感想。想没想到争论会变的更激烈了,就不得而知了。
  
  再看第二首:这诗其实写出了一个人生的苦难历程,世界对个体的一种整体折磨和摧残。三首中,我最欣赏这首,但某些朋友只是局限于“一叶知秋”却看不出来此秋非彼秋。这样的跟贴不让别人笑都不行,当然也可能是朋友你故意大智若愚,来这找一些话题,这当然不错。
  第三首,有些意思,但这意思倒是被人们说过很多次了,“晚风轻拂彭湖湾,白浪逐沙滩”作者无非就是想表现这么一个意境。
  
  飞花:很显然,又上来一个刚注册的苦聪人,好,你继续,不管你是谁的马甲,我还是飞花,你继续,我多看几楼再说,不就是我很愚蠢地解读了冰涟的几首诗吗,我还真不信能得罪了整个潮流,继续表演,很精彩,!!!!!!!!!继续鼓掌!
  苦聪人金钱15在线时间0小时最后登录2009-9-13刚注个就登场了
  点一首诗就像捅了马蜂窝,这么兴师动众,这么煞费苦心,好玩啊,好玩。
  这位苦聪人朋友千里迢迢跑到潮流岛,这么大一个岛,拐弯抹角找到这个帖子,悟性相当了得,走孔明的八卦阵肯定是小意思了,第一次来,能找到这个帖就是有缘人。第一次跟帖也能跟此帖,更是飞花的荣幸,抑或冰涟的荣幸!
  
  绛雪:《不胜寒》这人评判公允
  
  如果,星星的亮度
  是眼睛和它所在位置的远近
  与其本身无关
  那么,我是不是可以认为
  太阳将不再称其太阳
  月亮也不再是月亮
  红花红,黄花白
  如同,你走过的路
  我伸开的五指
  ——————从读者角度感受,理解起来费脑筋,但是给欣赏诗歌的专家们提供了一个想象空间,就是根据个性差异,似乎怎么理解都有理。用刀口漫步的表达形式也可以这评说:星星月亮太阳,从常识概念上讲都是星座,所以意象上重复。(希望刀口别看见,战战兢兢~~)
  
  《暮秋》
  
  温度骤然下降,叶子还未来得及
  褪却青涩,风紧跟着
  赶场,蹂着狗尾草使劲摇晃
  倘若,叶子不离开大树
  倘若,这一泓的沉静
  不起丝毫涟漪
  雨滴就会接踵而至
  几只灰老鸹扑棱着翅膀
  破湖而过
  烨烨冷辉,砍伐岸的躯体
  孤舟。独影。天尽头
  一道蜿蜒的车辄
  在雨雾中
  ——学习一下这个:
  枯藤老树昏鸦。
  小桥流水人家。
  古道西风瘦马。
  夕阳西下,
  断肠人在天涯。
  你的画面没有人,也就没有了灵性。这是必须的。茅盾说过这方面的写作常识。再给你介绍一个:
  
  莫听穿林打叶声,
  何妨吟啸且徐行。
  竹杖芒鞋轻胜马,谁怕?
  一蓑烟雨任平生。
  
  料峭春风吹酒醒,
  微冷,山头斜照却相
  迎。
  回首向来萧瑟处,归去,
  也无风雨也无晴。————————这里的主人公形象也很鲜明。
  
  《我不是诗人》
  
  小桥、流水,夕阳下
  篱笆院,砖瓦房,袅袅炊烟
  阵阵饭菜香,晚归的人儿
  扯开嗓子,吼啊吼
  吼他个丰收年,牛羊猪满圈
  蛇鼠四散,小鸟晚安
  灯火一盏接一盏——————到这里可以引用成语:渐至佳境(*^__^*)嘻嘻……
  —————既然冰涟这么说,俺好为人师了,其实俺也在摸着石头过河,冰涟加油吧!
  
  飞花:绛雪朋友的说辞我很钦佩,因为他是站在诗的立场上,自己说自己对诗的看法。同样,我也是自己说自己对诗的看法,而有的人,为什么要转入对别人人身的争议?为何卷我飞花进去?就算我不才,就算我说的不对,作为斑竹,就是这种水平吗?看看像绛雪这样的解读吧,如清风过水面,不粘不滞,如黄鸟踏青枝,不羞不涩,不沾以上任何人的观点,也不搅入任何人的观点,这才是我由心钦佩的。
  
  孤雪:无谓的争论我想还是到此为止吧。我希望大家都针对文本本身来点评,无论对错都无关紧要,至于口舌之争我想就不必了。大家可以各自谈自己对这些诗歌的看法,还是我的老话,个人有个人的衡量,不必强求一致。
  
  飞花:树欲静而风不止啊孤雪,就算我解读错了,犯得上对我进行人身叫嚣吗?值当换马甲来吗,雪,想吵让他们吵呗,我不介意,有的是时间,有的是闲情,哈。
  
  苦聪人:抱歉飞花,我谁的马甲都不是,我就是苦聪人,从来没有整过马甲,在这发我的博客网址显然不是很合适,如果有兴趣的话,你可以去新浪搜索一下“苦聪人”。或者就在5D6D搜索看看,这我没来过,我是另外一个5D6D论坛的玩家。我只是真心谈了一下我的感受。
  这个争论是一个无为的争论吗?好象也是一位版主提倡讨论的吧?在我看来争论和讨论应该是一个意思,我不是诗人,但是个玩诗者,朋友如果看不习惯我来贵地,当然可以说明白一些,我可以自动消失。当然朋友们如果欢迎,我可以把我的形象发一个上来,这样就不会有人说我是马甲了
  
  飞花:我说过,你第一次来,第一次就跟这个帖,是飞花的荣幸,好的,欢迎你,我也是来这玩的,这地方对我对你来说都是贵地,有空到朋友你的博客拜访,很可惜的是,我连个玩诗都都不是,就是个土包子,只要你不介意。
  不过我还是有一句话要说朋友,世上的事,所谓无风不起浪是正确的,要么你认识冰涟,,要么你认识她的老师,要么你们是朋友,不是的话,我就不信这么多网你能不辞辛劳,跑到这里注册一下在这个帖子后面跟帖,以我的智商,只能这么推断,高山流水喜相逢,真巧啊,我一个人点一首诗,竟然招来这么多帮手。你来了,好,可以自己讨论对诗的看法,但请你不要提及我,提及我的评,因为这不是医院,对冰涟的诗还不需要会诊,我们各自以自己的水平谈自己的看法就行了,OK!?
  
  夜鱼:真诚欢迎飞花有时间狠砍我!
  谁说潮流没交流,像这样的气氛多么好,我搬板凳来学习!为大家鼓掌!
  这飞花,脾气太直太急了,别的都不说了吗,就说冰妹妹的诗就好了嘛,至于量山老师也一样啊,就说诗不说别的啦!
  
  梁山:吼他个丰收年,这句话是有硬伤的。丰收年怎么会是吼出来的呢?
  如果是,就要加些文字,做出合理的解释。
  笑春风:哈,是不是让你想起那个文革前什么浮夸风哦?人有多大胆,地有多大产嘛,应该叫吼出来吧!
  高粱又说硬伤哈,是不是这诗真的有硬伤啊。曾经有人告诉我,看文字的时候应该眼里只有文字而无人,不知道有多少人能做到哦!我看高梁就是眼中只有文字而没有人的境界,高梁就做到了,欣赏。
  
  夜鱼:我没看出高粱对的是人,相反我看到他对的正是文!有不同意见很正常,就诗论诗,多余的话大家都最好不要说!
  
  笑春风:姐姐,千万别误会我的话啊,我没说高粱针对人哦,只是说这个诗句的用法中的硬伤,汗,有点绕口令了!对于写诗做词古往今来不是一直都很苦很耗心血费思量的事吗?请您千万别误解把偶滴意思引上牙路啊!汗,好大的罪名,偶担不起哦,不过幽默了下下,看来变成冷笑话了!~偶检讨!高粱兄不会误入歧途的(理解上)呵呵
  
  飞花:好了,林林总总,以上这么多,我先反思一下我自己的错误,那就是,不是所有人的诗,不是谁的诗你想读就读的,该不认识汉字的时候,就不要认识汉字,该闭嘴时,就绝不发言,我得罪了冰涟,冰涟的老师量山先生,还有量山的朋友苦聪人,在这里,飞花向你们道歉了,向你们说一声对不起,像我这种粗识文字的人,你们都是大家,名人,不必和我一般见识,再次说声对不起!!我以我的低智商而误读了你女弟子的诗而感到内疚。
  
  飞花:谢谢夜鱼,谢谢高粱,你们都是公允而正直的人。除了对你们文字的敬畏。我更敬畏的是你们的为人。还有楼上的笑春风朋友,也许他说的话不是对准高梁的,醉翁之意不在酒,笑春风想隔山打虎的意图太明显了。朋友,为人要厚道,我也不会拉人来和人家论战的,你的好心我领了。你说的话的意图那么浅薄,简直是对潮流朋友智商的侮辱,希望你有一是一,有二是二,不要让朋友们误会,不再这样用曲笑损人或骂人,大家都是聪明人,到此为止,OK?你看我几时这样打嘴仗评人家的诗?没有,所以嘛,你得向飞花学习!
  
  文君:再次把这贴里所有的回复看了遍,几个诗友对于楼主诗歌的解读,我觉得都没错,所以,我觉得没有必要争的肝精火旺的。而且,作者也没必要给读者讲解你诗歌的意图,在我看来,一首诗歌诞生以后,那就不再属于作者本人了,读者怎样去品读,怎样去解析。那和读者本身的水平有着密切关系的,作者只是用你的语言和技巧把你要表达的内核呈现给了读者,至于他们读出了什么,那是他们的事。你所要做的,就是吸取点评里的精华,选取有利于提高自己的东西。因此,解说也好,承认谁的品读正确谁的有误,都是没有必要的。
  再一个就是,梁山和飞花在观点上的分歧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大家在措辞上要是委婉点,或者是看见语气比较冲的话语上能够大度点,就不会火星四溅了。还有一个就是,我们评点诗歌,必须就事论事,牵涉到其他的就没意思了,任何话题在那说了就丢在那,别装在包里带出去,,其实,都是为了诗歌,又没有什么切身的利益冲突,何必争论的脸红耳赤啊,文君是老好人,只希望看见就诗论诗,除外,我们只是朋友,是兄弟姐妹。
  
  兰妮:我想,只要是真诚的,就是值得尊重的。
  除了刚才的回帖,兰妮就冰涟的诗歌:《我不是诗人》还想再斗胆多说上几句:
  
  小桥、流水,夕阳下
  篱笆院,砖瓦房,袅袅炊烟
  阵阵饭菜香,晚归的人儿
  扯开嗓子,吼啊吼
  吼他个丰收年,牛羊猪满圈
  蛇鼠四散,小鸟晚安
  灯火一盏接一盏
  
  感觉冰涟在写这首诗歌时显然是有些不在状态,有可能是写的时候没有感觉而硬写的……首先,诗题与诗的内容游离。内容上也没有真正打开,有些流于表面,欠缺凝固的内核,诗的内质感觉并没有处理好。
  但我知道,这首诗远不能代表冰涟的诗歌创作水平,她的诗缘于本次大赛伊始,兰妮开始接触,因为喜欢,所以就一直比较关注……这首诗建议冰涟可以稍微冷处理下,在状态时可以重新审视……相信冰涟完全可以进一步提升这首诗的内核与意境,以你创作上惯有的精彩,带给我们阅读上的愉悦!
  兰妮直言了对这首诗歌的感觉,希望冰涟相信兰妮的态度是真诚的——只对诗,不对人!这只是兰妮的一家之言,如果因为兰妮的见识浅薄说错了,还恳请冰涟多包涵,多加原谅!兰妮致礼:!
  
  王觅:基本同意兰妮的观点!但是兰妮说:“诗题与诗的内容游离”。我有不同的看法!作者的诗题是《我不是诗人》其实用的是反意的手法:她是在告诉读者或者自己“我”就是一个诗人!为什么?因为作者文中的“我”是泛指,不是小我;而是大我----是广大的劳动者!是生活的创造者!而他们是行为的诗人!诗歌来源于生活,生活就是诗歌!
  “感觉冰涟在写这首诗歌时显然是有些不在状态,有可能是写的时候没有感觉而硬写的”基本没错!不。虚写,也就是用写意的表现手法,让读者去想像:丰收年,牛羊猪满圈呵呵!个见哦!
  另外告诉大家:量山是老友,冰涟我熟悉!飞花来岛上之后我正在悄悄认识,当然我也希望和兰妮以及所以的朋友都能够成为兄弟姐妹!
  
  王觅:飞话评论:你述说的这种农耕生活也许在我们听的黄梅戏天仙配里出现过哟。这类诗,得有丰富的切身的感受才行。谢谢。
  我要说的是:冰涟本意可能不是述说而是希望!一种心底里愿望!希望广大农民过上丰收美好的生活!哈哈!
  
  飞花:兰妮的评行云流水,虽然不是我的诗,我一样会仔细学习的。而楼上王觅这位朋友,我想这事已经过去了,你认为你口才很好的话可以另立帖玩,不在再在后面浇油了。“你要说的是:冰涟本意可能不是述说而是希望!一种心底里愿望!希望广大农民过上丰收美好的生活!哈哈!”但前面你有朋友冰涟和量山都已经说了,这诗是现在完成时,已经吼出的丰收年。你不用自做聪明地来这这样解诗,按你的解法,是不是我把字典扔在一个暗袋子里,随手抓一些文字排排队你就能为我评为一首绝妙好诗呢?我们是以诗会友,不是以友情会诗。要以冷峻的公正的眼光读诗,而不要以掺杂个人情感的相当然不读诗。我和谁也没什么,我就是以我一叶遮目的水平读了读这首诗,你如果是他的朋友,你会远离,而不是来煽风。。。。。。
  
  王觅:哈哈哈哈飞花摘叶!好深的内功!看来飞花朋友真的是把诗坛作江湖了!既然朋友要行侠仗义,那么我沉默!老夫懒散已经习惯,只是偶尔路过,说了下自己的想法罢了!既然朋友要断章取义,大兴文字狱,老师溜之大吉也!
  
  笑春风:关于飞花及夜鱼等朋友对我前一回贴的观点我想额外多说几句,如有不当也请各位朋友见谅。
  在这个论坛,我熟识的朋友不多,而飞花是不多的其中之一,所以我想有人误解我的回帖也是人之常情,何况我的回贴确实有让人歧义之处。但是我要强调的就是见字而不见人,就是看评论文字也一样,如果不是这个马甲说这翻话或者不会造成那么大的歧义吧。只是这非我本义,因为我不可能针对一个陌生人进行什么样的言论,我所能见的只有文字,而我玩论坛的基本原则也只是针对文字而已。
  至于飞花的所说的醉翁之意等等这类的话吧,大略是因为论坛上有些朋友会如此认为而做出的解释吧,很有些画蛇添足或者也是无奈之举。玩了这么久的论坛,认识飞花这么久,以他的人品和他的才识,应该说飞花是不需要拉人助阵的。别说这样正常讨论文章,就是有的论坛别人漫骂攻击他本人的时候,我也不曾帮他说过什么,他完全有这个能力和胸怀面对一切论坛纷争的。或许是我玩笑的不当造成误解吧,还是那句话,论坛上讨论的只是文字,所以请大家只看文字!
  • 菲萝如烟

    评论于:2009-09-14 11:06:22

          第一首晦涩而无义,经常写这类诗,精神非被磨出问题不可。第二三首意象散乱,语言文白间杂,不伦不类。飞花的眼还是很毒的。

  • 游客

    评论于:2009-09-14 11:51:43

          都是诗歌惹得祸!天上不会出两个太阳,除非眼里重影了;但是不是有人开玩笑“就要让天上出现两个太阳”,细想会是日月同辉的别解,或者诗人的浪漫。不无不可,有亦是无。对于诗歌,解读批评起来,是直指心灵的。好诗,不厌千回评,前提得是好诗!

  • 游客

    评论于:2009-09-15 07:51:32

          风牛马不相及,我实在看不懂这几首诗 .我觉得是一个人在自言自语,而且是个没脑子的人,这是诗么

  • 长歌采薇

    评论于:2009-09-15 09:23:35

          ^_^ 这个口水战费了飞花很多龙涎呀。就诗来说,第一首差,以后应摒弃这种诗风,从其他两首能看出作者的潜质,但还有较大的修改的空间。

  • 游客

    评论于:2009-09-15 21:24:11

          一段文字引起的谋杀案

  • 云徘徊

    评论于:2009-09-16 23:34:56

          一首诗,发出来,就要接受各种品评。没这勇气,就光写别发。孩子是自己的好,是情感;别人说不嬲,也会是真的。

  • 飞花

    评论于:2009-09-20 07:46:09

          哈,咱也是下雨天打孩子,闲着也是闲着,逗他们玩玩

  • 莫痕

    评论于:2013-08-18 01:58:24

          上述的诗歌,不知道各位老师是用哪一流派的评论来评论的,你们的眼光总是停留在意象抒情中,根本不拿文学当成一种艺术。简单的来说,第一首是荒诞派的诗歌,第二首是灵性派的诗歌,第三首是民间写作派的诗歌。你们都还没明白诗歌分什么流派,什么流派有什么流派的风格,就大肆喧哗娱乐甚至搞一些舆论,这样是不道德的。诗歌没有好坏之分,只有青睐不青睐之说。作为我的老前辈,你们的评述让我感到震惊毛怂。


  • 共8条评论,发表给力评论!


  • 上一篇:圈地猛于虎------笑春风读飞花拆迁之杂文篇

    下一篇:一首诗的探讨

    >>>  返回作者赵静端的文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