桐树

赵静端
2009-09-26 10:02   分类:现代诗   阅读:1847    作者文集

  
  院里那棵桐树
  不小心已经三十年了
  当年,我和弟弟围在父亲身边
  用弱小的手
  扶着树看父亲栽下
  
  这么多年,没有发言
  也没有对阳光的布局
  发表什么看法
  所有的风风雨雨
  只轻描淡写地
  写在枯荣的枝干上
  
  这么多年,没有怨言
  也没有对雨露的偏颇
  提出愤懑和抗议
  所有的坎坷和艰辛,至今
  还在湿浸浸的年轮里隐忍
  
  你说,向南的茂盛
  他说,靠北的萧条
  是的,说法都没有错
  感知一下泥土下面的湿润
  你会发现,一脉相通的根系
  并没有厚此薄彼
  
  一度秋风凉,多少年来
  郁郁葱葱满面春风之后
  只以薄薄的落叶
  回馈给养育自己的热土
  回馈给偻佝而苍老的根
  
  多年后的今天
  父亲的白发让我明白
  其实,我们都是一棵树
  也许,我和弟弟
  要站在老树根上,合抱
  才能围成一个相扣的环

上一篇:断简

下一篇:无题

>>>  返回作者赵静端的文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