岭上一壶茶,鬓间多白云

赵静端
2009-10-09 13:01 分类:游记  阅读:1748  作者文集
  岭上一壶茶,鬓间多白云
  
  昨天闲来无事,向前和云徘徊打电话说出去溜溜,在加油站给车加好油后,我四顾茫然,上哪玩儿呢?大家说:随便。晕,便驱车漫无边际地沿洛栾路漂泊开来,一路上,说找这个,肯定让喝酒,找那个,肯定少不了醉。最后,我们一溜烟拐到了离县城四十王公里的天池山,因为到这里,景区的同学王世伟肯定不会让我们酩酊而归。此时的山叶将红未红,还没有太多的凉意,我们带着半日的浮闲走进大山深处。在半山腰找了一所僻静的农家饭店,坐在那里直接斗地主转圈玩,扣牌间隙看一眼对面,山岚缭绕,一阵山风吹来,那些白云在不确定的变数中倒也悠哉游哉,自由自在。人生何尝不是如此啊,有时春风得意,有时秋意萧瑟,高高低低,沉沉浮浮,其实这些东西与我们生命的本质都没有太大的关系,有关系的只是心境,云无心而自在,风无忧则逍遥,难道不是吗?
  
  炖一只土鸡,烧几个农家菜,品几杯野茶,相互间揭揭学生时代的陈年糗事,半天的光阴也就过去了。其实玩什么不玩什么,看风景不看风景都没什么,就坐在那海侃天吹一通,感觉真的挺好。因为下午都还有事,带一口袋山上的白云,我们便驱车回走。
  
  回来后,妻子早就约好说和妻姐一块到一山沟摘山楂玩,就又带上妻姐,妻儿和外甥帅帅,找一个山沟,妻姐蛮路痴的样子,一路不断找寻她曾经去过的路,一路上说山楂好多什么的诱人的话。好不容易找到那个山沟,听当地的牧牛童说,今年山楂没挂果。我回头问二姐,她说,是“去年”来摘过,很多。晕死,还真是守株待兔啊。她说,走吧,来了就上去看看,我坚持不上了。她和文利上山后,我则带儿子和外甥上一棵柿树摘红柿子吃,然后到山溪里洗手时翻个石头,竟然发现有螃蟹,菊花马上就要开了,正是菊黄蟹肥的时候,我们三人索性开始捉螃蟹,没一会功夫,捉了有七十多只,真是失之山楂,收之螃蟹。香辣螃蟹的味道已经在山沟弥漫了。天渐渐暗了下来,赶在夜色之前,归家。

  • 共0条评论,发表给力评论!


  • 上一篇:三十以后的爱好之篮球

    下一篇:交通工具的变迁

    >>>  返回作者赵静端的文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