鸣砂徘徊久,火上有祥云

赵静端
2009-10-13 22:53 分类:现代诗  阅读:1273  作者文集
  鸣砂徘徊久,火上有祥云
  鸣砂火的诗原来我一直没读过,这是第一次,但第一次就震撼了我,诗有绚美如七彩锦云者,亦有沉重如五色鸣砂者,锦云之美在乎游目骋怀,鸣砂之重在乎摄人心魂,所谓一飘逸一飘萧也。好诗不一定在纸上,也不一定在大雅之堂,有些好诗,往往像金子一样沉在水下,不知在哪一季哪一年,在某种沧海桑田的洗劫之后方显熠熠神彩。
  鸣砂火给我的印象首先是悲怆和抑郁,大有陶渊明当年“岁月掷人去,有志不获骋”的萧鸣,写诗的人都是悲苦之人,无论他的诗怎样光鲜,怎么美好,诗人自己,或人生沉重,或生活艰辛,或路途坎坷,或内心寂寥,总逃不出这种低抑的无奈,顺风顺水的生活出不了好诗,今始信矣。鸣砂火诗从低层来,从生活中来,读来让人有一种辛酸无奈的苦楚,往往用一句很平常的话,就四两拔千斤,触动你心底最柔软的部分,让你心有戚戚,百愁莫谴时,读读他的诗,也许是一种导流口,导流你的心智静静流出,静静发泄,没有抢天呼地的决绝,没有愤懑激昂的咒骂,只是那么缓缓地让你自己认清这个世界,认清周围的人和物,认清世态炎凉,认清东西南北,淡泊的倾诉不强加任何主观的意识给你,只是如山溪春水般渗入你的心魂,让你自己良心来感知,来感悟。
  下面试就其一首“我的城市”予以解读,不当之处,还望鸣砂故妄笑之。
  这首诗是很典型的一首具有普遍意义的诗作,是大多数平凡人的城市,从乡下进入城市后,在这个城市,我没能出人头地,在这个城市,我沉砂折戟,不能走出,并非这城市美的让我不忍走出,而是肩上的责任和道义让我没有办法走出,城市的一切都是用劳苦者的汗肉泥造就的,而作者选用羽毛这个意象是别人用心的,那就是梦想,飞翔的梦想,从心底,谁也不肯不愿不舍不忍放弃自己的梦想。然而,为了生活,多少骨头比钢筋还硬,无论你是不是心甘情愿,你都得把自己的肉和骨头插入城市的心脏。无论当初是多么的意气风发,血气方刚,直入城市并不是人生的分水岭,并不意味着你进城后可以无忧无虑,进了城之后,我们都会被生活改变,都要向生活妥协,不能衣锦还乡,那我们就继续隐忍地活下去。我想起一句话,“秦王曰:“天子之怒,伏尸百万,流血千里。”“布衣之怒,亦免冠徒跣,以头抢地耳。”诗人唯有在夜深时,郁闷时,才狠踢几脚那些骨头,静听回音来解嘲来自嘲,全诗行笔至此,一个凡夫俗子生活的缩影历历在目,让人不胜唏嘘,欲罢不能,大有长太息以掩涕兮,哀民生之多艰的悲怆。
  
  附原诗:=我的城市=
  我想,我今生
  已不能再走出这城一步
  并不是这城有多么的美好
  而是我把自己的翅膀折断了
  羽毛拔出砖头,肉削成水泥
  骨头,比钢筋还凶残
  插入城市的心脏
  然后在这安居乐业,伴妻育儿
  只有时,夜深了,郁闷了
  才狠踢几脚那些骨头
  静听回音……

  • 共0条评论,发表给力评论!


  • 上一篇:此雪天上有,人间几回闻

    下一篇:沦陷的故土

    >>>  返回作者赵静端的文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