圈地猛于虎------笑春风读飞花拆迁之杂文篇

赵静端
2009-10-19 08:57 分类:小品  阅读:1767  作者文集
  文:笑春风
  
  “圈地运动”这个词曾经在历史课本里有过一面之缘,飞花的诗让它很迫不急待的蹦出来招摇,撞击我的神经,于是乎我不禁有些惶惶然,“圈地运动”这位大英帝国的过时风,啥时跨洋过海潜到中国,摇身一变,变为“拆迁”,这个僵而不死的家伙,在俺这古老的国土上再现昔日辉煌?
  
  这家伙借了官爷爷这个替身还魂,还真深谙做官行事的门道,肆意挥霍凌厉与霸道。大印在手倾天之势压来,一块块良田被规划图尽收囊中,于是乎那些土里刨食儿的农民就象杂草一样被填到生活的缝隙中,任由他们自生自灭。
  
  在农民面前却又以佛爷爷的面孔出现,承诺给他们许多美丽的肥皂泡,安抚着他们继续做顺民愚民。只要能够有个辉煌的政绩,能够让官帽加码,能让脸上的金粉晃亮锦绣前程,就算推倒再多的庄稼,砸碎再多人的饭碗也没什么。
  
  愚蒙了几千年的农民在被砸了饭碗的时候,也不再愚,他不禁会问那些官老爷们,这一堆堆的建筑象牌坊似的占满良田,这样立下去到哪去种粮呢?再大的丰功伟绩也生不出粮食来,恁就是把自由女神搬来,她也变不出吃食来,俺这农民都没的吃,那那些城里人是不是也要断炊?到时您那大大的乌纱帽会不会把您砸死呢?呜乎哀哉,到也算死得其所了!
  
  注:飞花的这首拆迁诗让我想到当今社会现象,不想说太多冠冕堂皇的话。不管怎么样城市象个恶性肿瘤一样不断增生扩张,足以影响我们每个人的生活。就如我们这个新兴城市的菜价高于省城,其主要原因就是城市周边菜地大量被占,真有切肤之感。当然这源于飞花的诗写很成功生动,飞花的这首诗语言风格上与他以往作品比朴实了些,生活化了些,揭露的问题更尖锐深刻。当然个别地方能够再协调下就更好了。
  
  拆迁
  
  文/飞花
  
  老家的良田
  被五谷不分的规划图清盘
  鲜红的大印像个老爷
  板着脸登场
  可怜的麦子和农民一样
  没有六亲可以攀认
  工程机械车肆无忌惮地层层推进
  那些别墅群,比乡亲的羊群
  显然要高贵许多
  
  风不调雨不顺有什么关系
  官帽的帽檐下,只要看着政通民顺
  你的官印就会平步青云
  青天大老爷,可小民的问题是
  俺的娃是不是只要努力读书
  就可以像知了那样饮风啜露?
  那些街头卖肉的状元郎
  屠刀一晃,俺咋给娃娃解释?
  
  失地之后,听说俺们这里
  要全面改建城中村
  一纸强拆令大腹便便横过来
  俺们的宅基地摇摇欲坠
  屋檐下的山药蛋突发性心肌梗塞
  看着墙上贴一张又一张
  一排排手牵着手的红圈圈
  娘啊,爷爷说这病没得治
  听天由命好了
  
  肥头大耳的红头文件
  满口应承一些美好的憧憬后
  佝偻的脊背,像霜地里的倭瓜
  蔫着骨头一个个流离失所
  这里会有宽敞的街道和小区的
  会有繁华的商贸中心的
  但俺们都不知道
  以后的口粮,会在哪里生根
  • 伏牛狼

    评论于:2009-10-27 17:39:29

          悯农再悯农?是谁在有恃无恐挖农民的根呢?问谁去,都他妈的“……”这样的诗,震撼心灵!


  • 共1条评论,发表给力评论!


  • 上一篇:春风读诗之---老家的中秋

    下一篇:一首诗评引发的争议

    >>>  返回作者赵静端的文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