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顾所来径,觅雪寻嫦晴

赵静端
2009-11-13 09:10   分类:现代诗   阅读:1351    作者文集

  
  初识觅雪嫦晴,是在潮流七夕诗会上,当时有幸和她过几首诗,对诗时来来往往,就感觉诗道中有一种绵延挺韧的力道,诗面上一江春水波澜不惊,字下面,却是不动声色的波涛在汹涌,功力之深厚让我相形见拙。但同时,对诗时那种相抗相随,阳春觅雪的味道又让我酣畅淋漓,受益非浅。比及揭下织女的夜行的锦衣之后,才知道,这个让我字叹笔服的人是觅雪嫦晴。
  诗之感人尤如搔痒一般,高手者,蠕一蠕手指,不需脱靴便能一语中的,或从精神,或从情感,或从你认为微不足道的细枝末梢直接切中你的神经,让你心有戚戚,恍恍然让人若有所思若有所悟,悠悠然让人醍醐灌顶澄澈清明;而手法拙劣者,往往故弄玄虚,以自以为是的新奇比喻或通感玩文字游戏,实在雕虫小技。而觅雪的诗很显然是前者。综观觅雪这次贴上的诗,主调上从来不以卿卿我我的小情感来炫耀,而是以一种博大的胸怀博大的文字来装这个世界,装这个世界的坎坷,悲愁。大悲大悯纵横交错,诗文奔走的游刃有余,或低吟,或高歌,或高昂,或低沉,或行云流水,或如歌行板,随手拈来一个物象无不拿捏自若,独居匠心。诗人的胸怀同时更像一尊活佛,或体恤弱势,或轻抚爱情,或纵情山水而撷英采翠,或梦游理想而大寐犹温。诗人也不是没有挣扎,像沙漠,孤独,命运曲,胡杨等等这些顽强和苍凉的意象曾反复在不同的诗作中出现,但诗尾,作者都很坚强在挽了起来,唯有内心向善,内心积极,内心阳光,才可以做到这些。总之,诗人从来未敢忘怀苍生的林林总总,一花一世界,一雪一天堂,这就是觅雪嫦晴的诗,觅雪嫦晴的歌。泪眼莫问花,野草堪寻乐,通过她的诗,我们会感悟到生活中到处都有阳光,到处都有欢快,即使你的梦还在路上,即使你的理想还在梦中,请你一定要相信,只要热爱生活,生活给你的回报一定会远远超出你的期望。
  当然,觅雪的诗不是没有问题,她的问题在于用词不够精准,所以以词害意的情况经常出现,这里不再一一枚举。同时有的地方定位稍显凌乱,像向日葵梵高那个,叫哥哥什么的是你的诗落入未流,本来诗中的很多创意的走向对人非常有益,而不伦不类的称呼却让诗走笔艰涩,没有达到理想的高度。同时,写组诗时有种力有不逮的感觉,写的有点神魂散乱,好多不相干的东西其实都可以一抽了之。这种杂质,让诗的张力和密度都趋于松软,趋于松散。因为是综评,这次不再对觅雪具体的诗作出解读,飞花以上管见免不了有断章取义,管中窥豹偏颇,同时肯定也有拾玉遗珠之漏,若有不当之处,还望海涵!

上一篇:青山依旧在,几度高粱红

下一篇:比翼--飞花临画

>>>  返回作者赵静端的文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