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山依旧在,几度高粱红

赵静端
2009-11-14 13:10 分类:现代诗  阅读:1456  作者文集
  认识高梁也是在潮流,在潮流群里经常遇到一位可爱而活跃的人,那就是做为七夕诗会评委的他,如果仅凭谈吐和思维,他也不过是三十多岁的小伙子而矣,后从群里的众美女谈话间对他的仰望态度和尊重情态,甚至小心翼翼那种谦让和敬诺,推知可能是一位他们眼中德高望重之人,也可能是江湖上一位响当当的颇有仙风的得道之人。果其不然,在后面的交流中我渐渐识得这位在河北文学界呼风唤雨,甚至翻云覆雨而鼎鼎大名的高梁。在诗坛认识这样一位修养与人品俱属上品的文字爱好者,幸甚甚幸。
  盛名之下,必无虚像,现就高粱的诗作简单的解读,当于不当,请高粱一笑置之。诗若类比做服装分类,则有婉约若古典旗袍者,每一步,必风情款款惹人留恋半晌,每一回眸,必蛮腰小小惹人垂涎三尺;有华奢瑰丽若一袭欧泊风格者,每移字抬笔,或以春光外泄媚人,或以动感青春逼人;更有春光下单衫隐隐勾人心魂者,骚姿弄首博众哗宠;有秋月夜裙袂飘飘,秉烛竖琴良夜私奔;更有若一份老式旧棉袄者,貌不惊人,贴身则暖气环身,你不必说他在外在上有多好或多难看,一袄在身,但他就是实用。高粱的诗就是这样一件小棉袄,不需要张扬,不需要化丽,要的只是你走进去慢慢感知,如鱼饮水,冷暖自知,读他的诗就应该是这样的感觉。
  高粱的诗,总是从生活出发,有爱亦有恨,谈爱时,千转百回,几欲让人魂断,说恨时,咬牙切齿,却能化怒火为绕指柔而拍案不起,只给人指点迷津,引起民众几分警觉;有对环境恶化的质疑,有对美好生活的向往。诗在高粱的笔下通透至极,亦刀亦剪,进可攻退能守,诗里字间有他几十年的感悟,也有几十年的心语娓娓向人道出,轻者犹如打开一扇天窗,让人视野开阔,重者好似打通天眼,让人置身云端,林林总总,高粱的诗总是让人心情舒畅,有心慕手追之恨。
  诗之上品,或见性成佛,让人欲仙欲道;或直指人心,让人醍醐灌顶;或如一池秋水静敛,厚积薄发;或似一江春水泛滥,洋洋洒洒;或花开半面,让人观之可亲;或酒饮微熏,让人把盏羽化;或引人云上高歌向善而立,或误入藕花循香深处探幽。从高粱的诗里,或多或少,都能看到这些明显的优势。
  当然,高粱的部分诗作也有一个明显的问题,那就是身份到了一定的地位,应景的,应酬的诗作会多一些,而这些诗则如我们从农场里刚摘出的菜,甚至还没有清洗,就匆匆下锅烧制烹饪,这时油未热,料未齐,呼拉拉一阵急火,菜之色香味俱失矣,像这种情况,你不能说原材料的菜不好,也不能说大厨的手艺不行,问题就出在这些菜是就急之菜,用这些菜果腹可以,但用来大宴宾客,显然滑稽且有掉身价。同样,高粱的诗中就存在这种情况,诗的思想性和挑选的文字都不错,而有时急火攻心,免不了烧出一些半生半熟的诗作。这类诗,主旨非常晦涩,不能像小石潭记里说的,游鱼碎石,直视无碍。这就是所谓的隔与不隔,有几首诗可以明显看出,完全是由词砌句,由句堆诗,从前到后是自己在憋一首诗,我相信这些应景之诗高粱在写时一定会感觉无奈和痛苦,只想从头到尾,快快产出,结束阵痛而交差了事。当然,身份到这个位置,任谁也不能免俗。但高粱宝刀不老,很让人钦佩,青山依旧在,几度高粱红,请允许我这样收笔。以上解读,若有不当,请多包涵。
  • 长歌采薇

    评论于:2009-11-18 10:00:09

          对诗风的分析与感悟很精辟!整篇以诗心论诗、以公心评诗。诗之得失优劣纤毫毕现于笔端。


  • 共1条评论,发表给力评论!


  • 上一篇:飞花评诗之潮流诗赛

    下一篇:回顾所来径,觅雪寻嫦晴

    >>>  返回作者赵静端的文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