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忆我的母亲

张进杰
2009-12-13 20:18 分类:情思  阅读:1375  作者文集
  母亲离开我整整八年了,但总觉昨天还见到她,今天住娘家了似的。小时候,我们姊们几个都在离家三里的村小学读书。一天三餐得应应时时吃饭,母亲既得干活挣工分(当时大集体),又得准时给我们做饭,常常是疲惫不堪地从地里回家,风风火火投入烟熏火燎之中。当时农村的做饭燃料只有柴火,发着青叶子的树枝砍下来就得烧,因我家劳力少,没功夫拾柴,根本没有干柴。有时母亲稍做饭晚了点,还会遭到我们的埋怨,但母亲从没半句怨言,也从没听见母亲呵斥过我们。她满脸的汗珠和黑烟灰里总流露出满满的微笑和刚毅神情。
  记得母亲曾给我讲过一个令人十分伤心的故事。当我还是赤裸孩子的时候。有一次,母亲为了给家里多挣一分工,把我赤身裸体放进地边的一个水盆里玩水。当她干完一段活回过头来,我早已哭睡着了。母亲抱起我亲了又亲,嘶哑的声音撕心裂肺呼唤着我的奶名,恐怕气出了什么病。眼泪在她眼眶内直打转,但始终没有落下一滴泪来。母亲啊!您具有了多么刚毅的性格!母亲啊!当时您完全可以对着山,对着河,对着树,对着天,大骂一场,发泄一通,消除您心中的郁闷和痛苦,但您忍住了。您把为人母的责任,儿女的遭遇活生生做成了一枚苦果,深深咽了下去。您的刚毅在儿女心灵中树起了一座多高的不朽的丰碑啊。
  后来生活好了,母亲却突然病了。开始母亲认为病没什么大不了的,总不愿到大医院治疗,但后来病越来越重。最后检查出是肾衰竭时,母亲才同意到大医院治疗。但她并不知道自己在世上的日子已经不多了。透析治疗时,母亲听说每天要花上千元,头摇得像货郎鼓,坚决拒绝治疗。当她听说得换肾才能有生的希望,但是得花一大笔钱时,她彻底放弃了,坚决要求出院回家。母亲生命垂危的前两天,我依偎在她的胸前,她喃喃地对我说:“孩子,我不想死啊!我还想给你们领孩子的啊!”我潸然泪下,心一颤。从我记忆起,就算母亲得病最痛苦的时候也从见她落过一滴泪。母亲的心和脸永远是刚毅的,这一点我十分惊羡。母亲是人,人谁会不怕死呢?但她在死亡和爱儿女的选择上,毫不犹豫选择了后者,并且一言一行始终透出了无限的刚毅、坦荡的精神和气质。
  我的母亲只是世上千千万万普通者之一。她刚毅、无私的品格为天下母亲所共有的。而且母亲的刚毅是做儿女的最难理解,又最容易理解的东西。
  • 游客

    评论于:2012-11-30 23:05:29

          父爱如山,母爱似海! 人世间的最爱,莫过如此。树欲静而风不止,子欲养而亲不待,可悲。珍惜当下的亲情,远比某些人薄养厚葬的好。 铁庄


  • 共1条评论,发表给力评论!


  • 上一篇:像小孩似的过年

    下一篇:秋的气质

    >>>  返回作者张进杰的文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