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毛女篇(素小玉)--潮流假面诗会

赵静端
2009-12-14 10:15 分类:现代诗  阅读:1203  作者文集
  白毛女篇(素小玉)
  
  
  
  飞花:迷离
  
  村庄开始变黑,夜色
  迟早要一丝丝染黑你的白发
  夜太黑,一滴露和一滴泪
  就这么狭路相逢
  除了舌尖,没有什么能
  轻易感知你的苦涩
  
  再一次说起雪,那时
  你正在我怀里取暖
  所有的预言,在雪花下面
  未曾醒来。今夕何夕
  愿拼一生醉意,重新
  置换你心中那抹柔情
  
  
  
  白毛女:月色迟钝
  
  我能够看见你。多少年了
  当我企图握住你忙碌的日子
  或许是我想象的
  你和我被砍伐的那些日子
  这是一个故事
  在夜色中流传。我们彼此
  在大雁飞过的地方打听对方
  
  或许,我一直有着固执的错误
  在雨滴中央我无法抵达
  我们无法听见彼此
  如果说幸福也是一滴雨
  
  当我倦成一团
  春天沉沉睡去
  
  
  
  飞花:月色如刀
  
  ――和月色迟钝
  
  我已经望着你,多少年了
  当我企图为你披上一件风衣
  发现,你却不在我身边
  借一片月色,砍掉冗沓的时光
  有一个传说,关于你和我
  在红尘里隐隐流转
  
  云上的日子,没有大雁飞过
  那个固执的错误,在风的中央流转
  焙干你呢喃的耳语
  沉沉睡去的你,看我如何
  一层层掀开你的梦
  一步步,避开疼痛
  抵达那片如刀的月色
  
  
  
  白毛女:今夕何夕?
  
  究竟是为什么?天鹅直飞,直飞,落下来
  落到雪花的眼睫上,那里挂着一万八千里的岁月
  离我那么远,那么远。仿佛天边月色
  寒冷、寒冷。透骨到得热血沸腾
  
  你从哪里来?雨水流到村庄的腰际
  整个河流在我的身下。酣睡不醒
  我所奢侈的苦涩只是唇角的那一颗糖
  难以咀嚼,千年不化
  
  
  
  飞花:清欢
  --和今夕何夕
  
  嚼不断你身下那条河流
  奢侈的白发隔着月色醒来
  风继续吹,流沙的背后
  有一穴真金就要发芽
  就要弹响你睫下盈盈的秋水
  
  忘记一场痛
  忘记腰身上承载的岁月
  饮一杯地中海的阳光
  烛光中,请你相信
  葡萄酒的酡红,将一点点
  融去你嘴角千年的苦涩
  
  
  
  白毛女:为谁孤独
  
  一
  喧嚣水声雨声心跳声
  越来越多的影子越来越多的细碎阳光
  如花朵般一层层开放
  开到白昼失明开到火焰成冰
  开到我秋天的树梢上丁冬摇晃的蝴蝶
  风停止在这里象村庄的木质门窗
  被鼾声一盏盏点亮
  
  二
  快门按下你掉进去我掉进去
  2009的冬季死活不肯掉进去
  远处的山峦和河流一起洗涤着大地的瞳仁
  穿过时间穿过空间穿过曾经跑过的甜言蜜语
  我知道所有和诗歌有关的句子
  比一秒的思念还短比绵延不绝还长
  
  
  
  飞花:暖风
  --和为谁孤独
  风停止在这里
  越来越多的影子,如花朵般
  开在线装的爱恋上
  失明的雨声滴滴答答
  砸穿大寒小寒
  
  折一枝春光卡住快门
  你我的背影和山峦河流一样
  再也掉不进那卷底版
  光阴之外和光阴之内
  你温暖的气息,一声声
  扣响谷雨春雨
  
  
  
  白毛女:忙乱
  
  折过来,折过去
  听不到声音的夜晚
  我想把自己折起来
  折到褶痕里
  用耳朵去窥视大地
  花开一下,花落一片
  哪怕你微微急促的呼吸
  
  吹过来。烧起一壶水
  哗哗流动。象雪峰上的冰川
  轰然而来
  跑得比耳朵外的风还快
  所有心脏停止
  包括天空,包括人间
  
  
  
  飞花:错失
  --和白毛女之忙乱
  
  折过去,折过来
  听不到夜晚的声音
  我想把往事折起来
  折到文字里
  用白发去打探漂浮的云
  雪开一下,花落满天
  哪怕你娇喘微微的气息
  也无处可逃
  
  煮一壶惊慌失措白梅
  暗香哗哗流动
  冰川上的玉箫盈盈吹过
  弹指间,压住压不住的春潮
  轰然而来。割舍不掉一生的情
  蓦然回首,却发现
  多年以前,已注定绕不过
  那片蓝蓝的天,痴痴的人
  
  
  
  白毛女:蹙
  
  想起。想不起
  模糊得和秋天一样
  满天霜寒被一片落叶所覆盖
  看不出你,看不出我
  看不出村庄走动的声音
  
  仿佛就在眼前
  森林、湖泊和昨日的画面
  一点点缩小
  缩小得和我的指甲一样
  花朵刚画上
  花瓣就掉了下来
  
  
  
  飞花:画指甲
  --和《蹙》
  
  画几枚指甲
  斑斓的山河风生水起
  这边一派春光还没有凋零
  那边一枚雪野早已悠然登场
  伸开清晰的掌纹
  没有落花,没有流水
  
  风声流过,错失的枝叶间
  用尽一生的目光
  看不出你,看不出我
  前尘一点点缩小
  今夜,能描好一瓣瓣花雨
  却描不清,那段忧伤的情歌
  
  
  
  白毛女:疏影
  
  清绝。绝到极处。那里有火
  烧出一这场雪花
  白也白到透骨
  在每一个连接处撕咬
  直到流出伤口来
  
  绝清。脚印一步一步。后退
  脚跟处站着缄默的悬崖
  河流不再,村庄不在
  我用昨天回想大地
  翩然落下,梦寐飞翔
  
  
  
  飞花:疏雪
  
  ――和疏影
  
  在雪上
  写一个名字
  写满整个冬天
  
  在云上
  看一个人儿
  从春天走过来
  
  在夜里
  想一个怀抱
  从梦里递过来
  
  在诗里
  描一个微笑
  从枕上醒过来
  
  
  
  白毛女:酒醒天寒
  
  酒醒天寒,无人怜取,几枝幽篁弄月影。
  菱花清绝,娇容不再,万点冷雨追魂去。
  
  仁郎何须忒无情?
  玉枯簪折,多情自会东去。
  
  
  
  飞花:酒醒人冷
  
  ――和酒醒天寒
  
  酒醒人冷恨天寒
  幽篁弄月影相牵
  今宵不见喜儿芙蓉面
  心湖翻心浪
  一半儿心急一半怨
  
  夜过三更人未见
  玉簪寂寥烛花暗
  折一枝菱花你娇容远
  秋水忆秋波
  一窝儿焚心一窝儿闲
  
  
  
  白毛女:桂枝香
  
  一、疏帘
  没有重影。从这里看过去
  潮流岛的冬天已经下起了雪
  那么大那么大
  大到一片小小的雪花
  覆盖了我的整个村庄
  
  村庄下麦子肥硕。小桥流水
  转角遇见的茶馆
  吹动着的酒幡
  以及你遗落的数只绯闻
  
  二、淡月
  发丝长过去,仿佛被羞涩遮住
  一点一点失血,疼痛异常
  再长一点,挂上天空
  生生勒断并不存在的柔情
  
  哪怕虚假,哪怕梦境
  哪怕粉身碎骨
  
  
  
  飞花:淡风
  
  ―――和桂枝香
  
  没有月影,从那里看过来
  潮流岛的舞会已经意乱情迷
  那么多那么多
  才色双绝的美女
  覆盖了我的全部诗篇
  
  断桥下燕肥环瘦,香影如云
  隔夜遇见的喜儿
  舞动着红凌
  以及她袖里的几丝暗香
  
  
  
  白毛女:快餐文字
  
  网络上如此安静。没有外挂
  也没有对面的河流
  坐在这里,噼里啪啦的是指甲的声音
  她们簇拥着,缄默着
  一刹间开出一朵朵娇艳
  
  这些鲜艳我也不认识
  来自山中的羞涩,土土的
  并不为人所知
  
  
  
  飞花:萍踪
  ――和快餐文字
  
  煮一锅春色,纤指噼啪间
  迅捷的才思如有外挂
  生香和活色,在掌中得陇望蜀
  杏花伸了伸腰,有些红
  并不如你发楣的白,让人蠢蠢
  
  对面的你如此静默
  指尖的文字箭拔弩张
  找不到娇小的雪鹿
  炽烈的白色深处,今生今世
  我向谁,打听你的萍踪?
  
  
  
  白毛女:泥土的夹缝
  
  雨后,你的江南近在眼前
  那是一些恍惚的隐疾
  牛车、背篓、被牙齿甩出的软语
  细腻得和我手中的时间一样
  滑下去,再滑下去
  
  一丝一丝,拉出水墨的影子
  你在画内,我在画外
  
  
  
  飞花:眼前
  
  ――和泥土的夹缝
  
  敲一敲键盘,你的诗就在眼前
  那是一场江南的春雨
  杏花,春水,被乌蓬船落下的情话
  温润得和我手中的玉籽一样
  透下去,再透下去
  
  一分一分,扯出时间的尾巴
  我在石内,你在石外
  
  
  
  白毛女:萍踪
  
  水一样,你飘摇在哪一年的河流?
  我愚钝、呆傻,并不知晓
  “喊我回头,喊我回头”
  离开的影子告诉我
  “一声召唤能翠亮一片汪洋”
  
  故事回放过去,我张张嘴
  远山还在那里
  河水依旧,背影依旧
  而你眼前的我不见了
  
  
  
  飞花:清影
  
  ――和萍踪
  
  开碎那面铜镜的时候
  你没来及从里面走出来
  “快点,快点”
  离魂的风告诉我
  “镜花水月本来可以成真”
  
  河山翻过来,你耸耸肩
  时间还在那里
  郎君依旧,炊烟依旧
  而我眼前的白狐不见了
  
  
  
  白毛女:涨跌之间
  
  红一片,绿一片,黑一片
  潮水如此汹涌。秋虫拉着半片芭蕉叶
  唧唧哝哝,宛若几声清笛
  绕竹林而上
  
  池塘、荷香。顶几盏睡莲
  我在水在往上看
  天晴云淡,雁过风凉
  
  
  
  飞花:复盘
  
  ――和涨跌之间
  
  找不到那匹马
  我拿白花花的银子杀回战场
  红军和绿军互为对方的棋子
  找不到那条暗线,栈道上
  重仓基金横刀立马
  
  祭一帖杀无赦的陈仓
  四两的羊毛拨一拨千金巨牛
  灰飞烟灭的残局背后
  我用我的烟金酒金,家里的菜金
  奶奶的,复盘
  
  
  
  白毛女:独自行走
  
  小心翼翼。注视着手中小小的幸福
  一个个的文字,一次次黄昏微雨
  绿叶倒下去。升起一池春水
  那时候我在水边
  
  是谁打湿了柳枝的白棉袍
  阳光如许,我分明有十二分的哽咽
  抬头笑皱眉的天空
  几分无奈,几分忧愁
  
  
  
  飞花:往事如风
  
  ――和独自行走
  
  小心翼翼,捏着手中淡淡的体香
  一丝丝气息,一夜夜迷情鸳鸯
  灯光倒下去,升起一帐春暖
  那时我在你身边
  
  是谁弄醒了水晶球里的童话
  眸光如醉,我分明有十二分的不舍
  低眉若有所思的夜色
  几分怅然,几分憔悴
  
  
  
  白毛女:慢
  
  慢下来。慢下来
  从此沉沉地睡去,一切一切
  慢慢地,直到停止下来
  
  村庄也静止着
  牛羊的呼吸落在地上
  懒懒地晒着太阳
  
  青杉白裙,喜儿悄然飘去
  不惊起一粒尘埃
  
  
  
  飞花:醉
  
  ――和慢
  
  飘上去,飘上去
  从此悠悠醉去,一切一切
  切切地,直到飘飘欲仙
  
  音乐也沉默着
  暧昧的文字坐在云上
  慵软地吐气如兰
  
  白发青衫,喜儿夜来朝去
  不带走一丝云彩
  
  
  
  白毛女:黄
  
  戴上眼镜看你,你是白的
  衣着光鲜,晶莹透明
  和天上的月色一样
  
  再近一些,你是红的
  红得挂在门楣上
  喝着雨水羞涩地痴笑
  
  今夜,你是金黄的
  当我们拥抱着麦粒中的村庄
  当我们一起摇晃
  整个大地,晃出一夜星光
  
  
  
  飞花:晃
  
  ――和黄
  
  今夜,你是妩媚的
  当我们拥抱着彼此的文字
  当我们一起摇晃
  整个大地,晃出一夜春光

  • 共0条评论,发表给力评论!


  • 上一篇:东邻之女篇(笑春风)--潮流假面诗会

    下一篇:红拂篇(觅雪嫦晴)--潮流假面诗会

    >>>  返回作者赵静端的文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