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邻之女篇(笑春风)--潮流假面诗会

赵静端
2009-12-14 10:16 分类:现代诗  阅读:1448  作者文集
  东邻之女篇(笑春风)
  
  
  引子
  
  东邻:
  
  花满枝
  
  
  
  花一枝,木石前盟泪几滴
  花二枝,柳弦声声花满蹊
  花三枝,翠眉微蹙深怨伊
  花四枝,锦书托与云雁知
  花五枝,满园春光待君惜
  花满枝,蝶儿飞上连理枝?
  
  
  
  飞花:
  
  
  
  花一枝,青鸟迢迢踏春枝
  花二枝,晓寒薄裘君可知?
  花三枝,月影折梅香暗浮
  花四枝,卧雪把酒更声迟
  花五枝,弄冰弹弦任风嘶
  花满枝,金玉良缘夜夜痴
  
  
  
  何时花开(东邻之女WH出场自白)
  
  
  
  一个篱上的两朵花
  餐风露宿看晚霞
  哪一个狠心把花掐
  撇下了小奴家
  日日把泪洒
  哥哥哟,你流落到哪瘩
  让奴苦寻到天涯
  怎么就流落到宋玉家
  妖娆成凤尾蕉
  
  日日为你求菩萨
  佛许我一树姻缘花
  朝朝登墙问花开
  谁料想成全了宋玉一段佳话
  真真把人愁煞
  
  我的冤家
  你还不开花?
  奴心已似油炸
  我的冤家
  你何时开花
  我的冤家
  等你把手拉
  共写神话同闯天涯
  
  
  
  飞花:
  
  
  
  鸳鸯池中并蒂花
  隔水想望啜朝霞
  兰桨悠悠荡舟过
  波起云涌小娇娃
  溅湿断桥前生缘
  红描双腮等冤家
  一树姻缘花不败
  今夜拥卿傲天涯
  
  
  
  东邻:
  
  
  
  烛光花影
  窗外是谁
  摇落了一地的梨花
  暗香盈动
  千年的守望
  在烛光里跃跃欲试
  
  锦屏上的彼岸花
  做着曼珠沙华的梦
  轮回明灭
  那些虚怀的温暖
  可还记得出处
  
  纷纷扬扬的雪
  漫过千里是否变成滴滴细雨
  烛光花影
  再不能问咫尺天涯
  暧昧交错成伤
  
  
  
  飞花:
  点一片行云
  呼应千山之外的流水
  我不是才子
  八斗的学识还在斗里
  执一枝秃笔
  你愿不愿,随我浪迹江湖
  
  花没有开
  那些纷繁的风走走停停
  挑一剑迷离的灯花
  沉睡的夜没有时来运转
  守一床薄裘,茧内
  你不是你,我不是我
  
  
  
  东邻:
  
  
  
  拈一阵风雨
  洗刷千古的闲话
  我不是痴女
  自鸣的繁华沉在楚问中
  抱一把琵琶
  谁愿意,陪我笑傲江湖
  
  箫声未起
  那只乖风的凤还在云端徘徊
  煮一壶迷醉的琥珀光
  冬眠的夭桃依旧神志不清
  拥一席薄衾,梦里
  你不是你,我不是我
  
  
  
  飞花:心有千千结
  
  这片水域,我守了千年
  细细梳理星光交织的网
  每一波暗流,每一个旋涡
  我知道,都将
  为你写下无以伦比的传奇
  
  避开那把反弹的琵琶
  千古的闲话在楚水中游刃有余
  拈不来那阵风,江湖的夜雨
  我选择让它落在巴山
  秋池涨了又涨,西窗下
  你亦是我,我亦是你
  
  
  
  东邻:
  
  那片光影,让我徘徊了千年
  溺水的石头都已开花
  每一个蓓蕾,每一阵馨香
  你可知,都在
  述说着旷世恒久的等待
  
  抚一曲流觞
  相思在声声慢里回环
  唤不来青鸟,云上的锦书
  就让它落入沧海
  明月圆了又圆,三生石上
  你亦是我,我亦是你
  
  
  
  东邻:
  
  拙心自守
  
  谁的文字让我忘了季节
  藏在锦堆里,看见
  三月的春风在你笔底回旋
  一树的妖桃
  急着呼风唤雨
  
  榴花抢着登场
  炙热的火焰
  暖不醒隔春的红豆
  移植的相思
  摆不脱水土难服的宿命
  掀开梦的一角
  伴雪飞舞的是淡淡的梅
  
  
  
  东邻:
  
  
  
  你说
  一个笑影掠过
  笔端就会开出曼妙的花
  可是我
  总在你的诗句里跌倒
  疼
  一寸寸落在尘埃里
  绽出朵朵蔷薇血红
  血红妖冶媚惑
  
  泪
  不小心滑落
  砸湿大片大片胭脂
  无数的缤纷
  自你眼角凋零
  梦,是否还能如昨?
  
  
  
  东邻:以为
  
  我以为
  词句要步着你的音节
  才会有美妙的和弦
  就象琴瑟的共鸣
  就象百叶的那一抹娇羞
  醉的何止是金盏
  
  你说
  你不能对着镜子舞蹈
  就象左手不能与右手摔跤
  而我不能穿你的舞鞋
  
  泪不停滚落
  尽管以为哭是件很糗的事
  吸鼻子的声音在午夜是那么响
  窗外灯光在仙人球上跳跃
  惊诧莫名
  象极了电视剧情节
  却不能喊停
  
  
  
  飞花:情节
  ――和东邻之女以为
  拉着你的手,让所有的文字站起来
  那些音乐倒在你的舞鞋下面
  琴瑟遥遥,并没有在一个舞台
  
  我的左手真的打不过右手
  你的影子同样不能和我过招
  执一樽隔世的金盏
  酩酊的,我知道是午夜的泪痕
  
  灯光明灭,仙人球一次次刺向夜色
  窗外,黎明还很远
  电视剧和广告走走停停
  一如这首艰涩的诗,欲言又止
  
  
  
  东邻:习惯
  
  天空阴了欲雪
  忽然想你
  咬着嘴唇轻笑
  有些情节开始重播
  
  字劫
  对你刚出炉的文字
  手心藏枚小小的石头
  趁词句眉飞色舞时
  打劫一些星光从
  你嘴角
  
  侧面
  那些目光比灯光还要璀璨
  你旋转着
  不停变换舞伴
  站在起点
  很怕这圆舞曲
  变成半月痕
  
  忘记
  你横飞出来
  劫走了我的思路
  而瓜果依旧向成熟跌进
  天机泄露后
  面对气急败坏的数罗
  我的笑不能停
  农场里一片狼籍
  
  
  
  飞花:被习惯
  ――和东邻之习惯
  
  雪欲来不来
  农场里出来的诗人把酒向晚
  试图,搅乱一曲凤求凰
  
  手心的石头还没有出汗
  捉不住那束星光
  你嘴角的笑,透露了菜地的秘密
  
  没有狗粮的日子,你肯定知道
  有些男人和有些女人
  在我菜地里偷菜后,还要偷欢
  
  
  
  东邻:雪了
  
  天上的那片云
  终于开出洁白的花
  带着清冷的思念
  大朵大朵落下
  农场里酒香弥漫
  却不见饮酒的人
  
  那只爱静的狗早都醉倒
  半夜叫的鸡丢了数只
  零乱的脚印横飞的蚊子
  让我却步
  仁哥哥
  我好怕这些还季节的虫子
  仁哥哥
  咱的地连棵罗卜都没有留下
  明天
  你该拿什么去赙诗?
  
  
  
  飞花:夜了
  --和东邻雪了
  
  夜了
  地上那盏灯
  终于开出温暖的花
  照着农场的庄稼
  一棵一棵竞相挺拔
  地头上稻香弥漫
  却不见煮饭的人
  
  那只绿毛乌龟缩着头
  嘤嘤的鹿鸣惊醒了夜色
  胆小的鸭子找不到伴侣
  招摇的山鸡风情万种
  乱了乱了,全乱了
  
  邻妹妹
  不用怕那些反季的花心大罗卜和虫子
  邻妹妹
  我拿些别人偷香留下的罗卜缨和道具
  一样可以拿来斗诗
  
  东邻:静默
  
  雪一直飘
  倏忽大倏忽小
  安静坐着指尖有些冷
  收起我的无赖
  泪不知怎的夺目
  “圆葱是该在水里剥的”
  起身去买盐盐
  想起你的吴盐胜雪
  那么我的呢?
  
  疼
  今晚,星光就要落幕
  你说每个文字都有我的影子
  可我翻不动这精美的相册
  那些借尸还魂的思念
  不止刺疼了眼还
  一直疼到心里

  • 共0条评论,发表给力评论!


  • 上一篇:俊儿篇--潮流假面诗会

    下一篇:白毛女篇(素小玉)--潮流假面诗会

    >>>  返回作者赵静端的文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