梵高的耳朵

赵静端
2010-01-08 14:45   分类:现代诗   阅读:1257    作者文集
  梵高的耳朵
  
  割下那只听不清纷纭世界的耳朵
  或割下大片大片的“向日葵”
  却永远割不掉一生的尴尬和潦倒
  太阳落山了,拍卖会的锤音
  为什么,离你还很远很远
  
  油彩溅在褴褛的梦上
  “麦田群鸦”次第飞向天空
  “罗纳河畔的星夜”遥不可及
  涂一幅印象派的阳光
  “手拿康乃馨的女人”,仍不肯走来

上一篇:评风荷之九月,一段小时光

下一篇:软语

>>>  返回作者赵静端的文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