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痕

赵静端
2010-01-08 15:25 分类:故事传奇  阅读:2002  作者文集
  《中诗魔幻奇缘》故事接龙:花痕(接夜鱼)
  作者:夜鱼,笑春风
  
  夜鱼:
  
  手机在枕头下发出振动,我的心莫名地慌乱起来,手悄悄地伸进去按下关机键,再侧身观察身边睡着的男人,老公飞肥一如既往地发出沉酣的呼噜声,我略微平静了一下,悄悄起身,握着手机,来到洗手间,果然是飞花发来的短信:想你了,鱼儿,在做什么呢?
  一屁股坐到马桶盖子上,臭花花,这么快就来音讯了,当你够潇洒,巅峰之后,便真能杳无音讯,相忘于江湖了。一想到巅峰二字,痒丝丝的一股暖流从小腹升腾上来,飞花俊朗的脸开始浮现在眼前,想起那年洛阳的春天,牡丹花在院子下繁盛的开,他还真没吹牛,他拥有一院子五色艳丽的牡丹,硕大的花朵仿佛恣肆无忌的美人笑脸。他津津乐道,得意洋洋地介绍着,直到我故意把一头波浪秀发拂到他脸上……
  “啊欠!”卧室传来好响亮的喷嚏声,我一个机灵,所有花红柳绿的场景嘎然消失,只好回到卧室,床上的男人,像个孩子似的踢翻了被子,光着身子,帮他盖好被子的一瞬间,他忽然睁开了眼,我的脸腾的一下红了:你在装睡,你在窥探什么?
  这时候期望他能反驳我,那么我就可以撕破脸,把憋闷在心里的话全倒出来,这样偷偷摸摸的日子太难熬了,是的,在外人看来,他经营的公司蒸蒸日上,车有了,别墅也有了,他做为有钱的男人,一点也不花,真的算是很难得了。但是他除了工作,就是细心呵护他的小妹青裳,相反我这个做妻子的似乎只能拥有他匆匆离去的背影,和一回来就倒床而睡发出的鼾声。
  飞肥疑惑地揽过妻子,柔声说:你怎么啦?说什么呢?做噩梦了?乖,别怕,有我在。
  厦门高琦机场的安检处,我一边办理着托运手续,一边接听好友杨树也打来的电话:好了啦,别劝我了,我不会再回去了!是,他妹妹可怜,从小坐在轮椅上,我没反对他照顾她,可是我这个可有可无的配角要做到什么时候?!
  “旅客们,飞往河南洛阳的317号航班因故推迟一小时起飞,我代表南方航空公司为给您造成的…….”
  这是天意么?一小时,正好可以让他赶过来了,好吧,你来了也拦不住我的!
  姐,怎么是你?你要去哪里啊,姐夫怎么没来送你呢?
  哈,还真是的,我看着表弟未果那张稚气未脱的脸,忽然认命地笑起来,这个被分到航空公司来工作的表弟特崇拜飞肥,是的,仔细想想身边几乎所有的亲人朋友没有不夸飞肥的。这是一张网,我茫然地望向乌云密集的天空,居然在南方炎热的盛夏里轻轻颤抖起来……
  笑春风接:
  接:
  
  飞肥哥要来?哥哥告诉我这消息时,只觉得头顶打一个炸雷!什么惊喜哦,简直就是本世纪最恐怖的惊吓,一想到表姐夜鱼也会跟着来,我的头就更大了。
  “宝贝,干什么呢”
  “没,啊!”手被花枝划破了,血滴下来,手一疼不免抬脚。
  “你个笨笨,自己不小心又要拿花出气”飞花抱住我,将受伤手指放进嘴里吮着,任他处置着思绪不觉飘远。
  
  我叫红丸,是杨树也的妹妹。杨氏家族这个城市有着显赫的地位和庞大的关系网。从小就很想躲开这个家族的光影,从来不用家族给的那个杨柳依的名字。我是红丸,我这样叫自己,对各种奇幻炫学武术非常感兴趣,每每我要为这些满世界跑去探寻的时候,哥哥总帮我在父母面前说情,从小他就宠着我。哪怕我现在已然亭亭,学过许多绝技,他依然只当我是个小孩子,什么都想替我安排。
  飞肥是哥哥的儿时玩伴、同学,现在是表姐夜鱼的乖龙快婿,也就是我的表姐夫,可是我还是习惯叫他肥哥,忘不了小时候欺负他,出去玩累了总是要他与哥哥轮流背我回家。当他与表姐一对璧人无比恩爱走进教堂,婚宴上的金童玉女羡煞多少人哦。那个背我回家流鼻涕的男孩一瞬间变成帅气的男人拥有了自己的公主,时光真是快的怕人,而我真命天子呢?
  一直想象与命中的他相遇时,是个美妙的春天,草地上几点野花有蝶在飞,白衣素裙的我被他来时的风,惊起了长发,对着他轻笑,一抹胭脂晕上脸颊。充满了古典浪漫。
  可是与飞花的相遇大大有悖我的预想,当时正与几个混混大大出手。居然肯抢本姑娘的包,我虽看似些柔弱出手是绝对不留情的,三拳两脚打翻了两个,当我飞身一脚打算漂亮结束打斗时,飞花不早不晚的迎面赶来,一副英雄救美的样子。半空的我看到他那漂亮的大眼睛闪啊闪充满安慰,收招不及与他撞了个满怀,又重重跌在地上。
  “你!……”恼怒的我挣扎着起身要质问他,却瞥见他胸前有个半月花痕,不禁一下怔住。
  是他?通灵者文君曾告诉过我,那个命中注定的人胸前会朵半月花痕,那是前世相约的记号。对玄学向来着迷,倒也不曾把文君的话当真,这世上哪会有人心胸有半月花痕的,搞的有点象外星人。可是眼前这人?这个是真的吗?我伸手想要摸下这是胎记还是饰品?
  “姑娘,你没事吧?”他满脸好笑一手扶住我,一边整理了下衣衫。
  “我,”回过神来脸腾的红了,这小子实在太帅了。这么看着他一定被他当做花痴了,一世的英明啊!
  “你,嗯……你胸前那个?那个花是怎么来的?”红着脸问,手在口袋里摸索着。
  “什么?那是胎记哦!”他一脸惊诧看着我摸出把小小的解剖刀。
  “可以让我,我是说,”我努力对他笑着做了个切的动作。
  他瞪着我象遇到了外星生物,“你腿流血了,”他蹲下身替查检我的伤口。
  “唉哟,”这才意识到不止腿跌破了脚也严重挫伤了,那几个混混早就逃的无影无踪。不想听大哥的唠叨,只好去了飞花的牡丹园。
  
  以后的许多日子里,谈起最初的相逢,飞花都会笑说人家是英雄救美,而他则救了个小傻瓜。可我宁愿自己是傻瓜,那样就不会在初次来牡丹园的时候,就发现这里有表姐夜鱼的气息。虽然可以看出表姐很久很久都没有到过那儿,但直觉依然告诉我她曾来过……
  在伤好后很久都没有去牡丹园,没有去见飞花。他真的是那个人吗?他与表姐又曾有过什么样的情事呢?带着这些疑问,我去向文君寻求答案.文君告诉我,我们之间的纠葛早在几世前就开始了。
  那一世,我与飞花都是观音堂外墙角的仙草,日日听佛经通了灵性,相约修成人形同游人间。谁知就在功成前一天,罗霄山(飞肥前世)去寺里进香看到了这两株仙草很是喜欢,便向主持请求移栽回去送给表妹兰心(夜鱼前世),在翻土时铲断一株根径,仙草只存活了一株。当那一株仙草脱了本身化成女子后夜夜向罗霄山琐讨冤指责其他拆散鸳侣罪愆,霄山知道自己无心之错而给女子带来如此痛苦,深悔不已无以为赎,竟在新婚之日留下一封书信与表妹兰心,因一时贪念而造下罪孽,实在无法忍受指责要许身佛门,日日诵经以求救赎,至于所欠表妹只有来生偿还。兰心因此郁郁而终。
  第二世,飞花是边防巡察官员,而罗霄山投生商贾之家取名叫连城壁。
  一次飞花巡察时抓到批可疑的人,连城璧亦在其中,虽然他所有官碟俱全,可不知道为什么飞花见他上堂一句话未问就让手下拉出仗责八十,虽未当场毙命,却也足足养了一年伤才能行走回家。
  连城璧回到家中忙忙打点着成亲事宜,本来说好了桃花开的时候就娶青裳过门的。青裳是其父至交的女儿,他们从小就定了亲,他很喜欢青裳妹妹却不知道怎么表达,每次与父亲出外做生意总会想着给青裳带礼物。这次他第一次独自出门做生意,出门前定好吉期谁料想却因官司而耽搁一年,想想裳儿妹妹心里一定很怨他,一定要好好补偿她。
  迎娶那天他早早穿戴整齐,带着鼓乐队去往岳父家接了裳儿,欢天喜地向回走。却不曾想半路遇到歹人,裳儿被劫走,要他拿千年的琐情珠三日后去赎人,否则只等收尸。
  一时间连城璧慌了神,连家虽是富甲一方珍宝也藏有无数却不知道这琐情珠为何物,想着歹人凶恶万般无奈下连城璧只好报官,寄希望官府能帮他救回裳儿。真是冤家路窄,想不到这官家正是飞花,新近调任于此就碰到了连城璧的案子。
  飞花只是将案犊押于堂上,并未立刻派人查办此事,尤其听到琐情珠三字时他表情极为怪异。连城璧更加六神无主,暗自花重金买通花府人,打探消息让他大吃一惊。飞花来此上任之时有人送他琐情珠护身,送珠之人是个行踪很神秘的女子,有人说是侠,有人说仙亦有人说是妖,据说那珠子有两颗,女子身上还留有一颗。
  连城璧走南闯北见识颇多,很快判断出这琐情珠应该是修炼之人的内丹,想到边官的事飞花用珠子救人怕很难,只有从那女子身上下手。来不及细想什么,他便请了几位方外高人按花府人指点寻那女子。
  飞花手上确实有琐情珠,那本是他前世修炼未果所遗之物,琐着他的记忆。况且那女子送给他时说,这珠子关系到女子的性命,如有闪失只怕再难相见。虽不知这女子从何而来,却第一眼就是他命中很重要的人,不想她受到任何伤害。而为官一方,却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想来想去十分为难决定亲自带人去探究竟。
  飞花比连城璧早到一个时辰,也就是这一个时辰让他又与青裳结缘,但他们都去晚了。裳儿是个烈性的女子有哪里肯受人压威胁,况明白总算连城璧送来琐情珠,那歹人也不想放她走,所以早有死志,趁歹人不防备服了毒药。等贼人发现为时已晚,见官府人来,那群歹人也都虚张声势而纷纷找路逃跑。
  飞花救下青裳发现她中毒已深,急切中拿出琐情珠却知如何救人。不禁面露悲色,青裳轻笑道,大人不必难过,小女子能猛大人相救已是荣幸之极。请大人替我向连城璧带句话,这一生他总是让我等,终于我不用再等了,再不用嫉妒他的生意了,我累了。抱紧我好吗?谢谢你的温暖,你我相逢虽如露珠裳儿亦无憾,因我不用再等,来生……
  当终于摆脱那些法术高人的纠缠,找到飞花时却见他抱着青裳听她说来生,一脸悲凄,手里纂着琐情珠。
  瞪着他,许久,许久,他居然为了这个女子把琐情珠都……所有的过往如云烟般闪过,掏出怀里的那颗珠子向他掷去,琐情珠,琐情珠,既已不念我,又琐什么。
  珠子四碎,他恢复记忆的瞬间,我已走失,来生,不必相约,缘,只问天!他的胸前留下半月花痕。
  这一世,上苍为了不让仇怨继续下去,让飞花与飞肥成为手兄。天哪,飞花竟然是飞肥走失多年的兄弟,难怪他们的DNA那么相近。为了证明那是个胎记,我真的从飞花身上偷偷取段头发。
  这个事实太惊人了,飞肥,表姐,飞花,一想到这三个人,我就觉得头要炸开了。文君说夜鱼前世就是青裳,她与飞花只是露水之缘!露水之缘,听到这词我真想让这世界上没有露水,哪怕从辞海中把它消灭!可是表姐,她与肥哥那么恩爱,一直都是大家羡慕的典范,难道她过的不幸福吗?她在心里还念着飞花吗?而飞花呢?心开始痛,什么也不想做,谁也不想理,一个人呆在房间里。
  最怕大哥唠叨,还是被他发现我的反常,也难怪他,平时我总是象个小燕子一样说笑不停,一副没心没肝的样子,忽然安静让他担心,总来问我怎么了,还发动周围的朋友拉我出去玩,实在受不了,大清早就跑到咖啡厅独自在角落里出神。
  “风再冷不想逃/花再美也不想要/任我飘摇/天越高心越小/不问因果有多少/”
  手机不停的响,几乎要从兜跳出来,摸出手机是飞花的电话,按下接听键却不知道说什么。
  “笨笨,干什么呢这么久不接电话?”这家伙的声音象人一样让人着迷。
  “唉!”忍不住轻叹。
  “怎么了,小傻瓜,有心事了?是不是想我了?”一副没心肝的语气。
  喉咙有些发紧,皱皱眉,“呵,不知道”声音是阳光灿烂的,“你呢,最近又去哪里钓鱼了?”说到鱼心又痛了下。
  “没啊,最近忙着生意,真要忙死了……”他象黄河开闸样开始说这些天的行踪,妙语连珠,我忍不住笑了。他就是这么幽默诙谐让人忘忧。
  听见我不停的笑,他忽然说:“姑娘,牡丹园你最喜欢的那株牡丹开花了,来看看吧!”
  “嗯……”忽然又回到现实,开始犹疑,“我看有没有时间吧”,我推脱着。
  “好吧,有事了,再联系哦”他挂了电话。
  
  “傻瓜,没有鱼,是罗敷,我不知,一场旧事。来看花吧,开的很绚烂呢。”看着他的短信,泪终落了下来,原来他知道的。是哦,他那么聪明的人怎么可能不查下呢,就如我一样,原来我真的是傻瓜。
  
  “浮生若水,浮生若岸/谁是渡我的那枚扁舟?/谁又能渡你那瓣体香?”文君给我的时说是前世我离开时飞花写下的。今生一样的迷茫。该怎么办呢?连续几天我依然沉默着,而飞花每天都会发来短信,打开来却是诗。
  ****
  心念一枝桃色
  我试图
  摆渡年少的梦
  越过一大片星海
  和你相遇
  *****
  只为,留恋那份冰冷的依偎
  才愿意,凝结成绚丽的模样
  玲珑的纹理
  在谁的身躯上娇柔绽放?
  透明的思念
  一朵又一朵
  描绘前世的爱恋
  **************
  万物复苏
  还有谁坚持不肯萌动?
  曾经沧海
  还有谁会惦记那朵无根的云
  亲爱的,陌上花开无数
  沿路一树桃红,正缤纷的夺目
  你到底,归还是不归?
  
  *********
  关关雎鸠
  
  谁从夜色里摘走牵魂的梦
  难眠的迷醉拥着星光
  等待一场纷纷扬扬的雪
  春风未醒,青梅坐怀不乱
  捡一瓣梅香放进你的杯盏
  且让隔春的夭桃
  继续和冬天赌气
  
  月光从千山之外揉碎你的眼泪
  晶莹的守望永远不会明白
  是谁挟持了那片自在的行云
  冰封的暗语行色匆匆
  呓语依然没有结晶
  透过憔悴的思念
  一颗痣以及低低切切的呼唤
  在梦中反复出现
  
  沿着微微娇喘的眸光
  谁的心,卷进一个女人的身体
  云层渐渐收紧
  握一把飘飘的衣袂
  看你不经意转身
  窗外阳光灿烂
  却不忍点化那个谎言
  
  月亮掉进谁的一江春水
  我看见,一次又一次徒劳的打捞
  月光溅湿经年的单衫
  无凭的红烛一寸寸沦陷一寸寸成灰
  选择一个有雪的日子
  用你的名字生火
  试着用红泥把相思
  锤炼成舍利的模样
  
  夜,月已开始偏西,依旧无眠,“无凭的红烛一寸寸沦陷一寸寸成灰/选择一个有雪的日子/用你的名字生火/试着用红泥把相思锤炼成舍利的模样”念着这几句,心里那块冰开始融化,摸出手机按下那个熟烂于心的号码。
  “喂?”声音还带着梦呓味道。
  “我要去看花,你来接我啊!”
  “姑娘,现在几点啊,这么晚不睡?”他的声音立刻清醒,“乖,睡觉吧,明天我去接你”
  “我不管,我就要现在去!”
  “那……好吧,你等我”
  ……
  
  “又发什么呆呢?”包扎好我的手指,飞花戳下我额头。
  “哦,我大哥下周一要请咱们吃饭”,大哥对飞花非常满意,常笑言终于有人可以替他受欺负了。
  “大哥和我说过了,那就去呗,怎么你在想穿什么吗?”他拥住我。
  “不是,还有肥哥,”我拉长声音,
  “嗯,”看不出他什么情绪。
  “我大哥说有惊喜”说到惊字,我抖了下。
  
  我想大哥请肥哥和飞花一定是想他们兄弟相认吧,可是肥哥似乎对表姐的事似乎有所警觉,这次来真不知是福是祸,一想到饭桌可能的尴尬,头都大了,乱了乱了,山雨欲来风满楼……
  • 北元村

    评论于:2010-01-19 16:44:07

          哈哈 飞花还是主角的 恭喜你了 真是 魔幻奇缘 呀 飞花 你真有福气

  • 游客

    评论于:2010-01-21 16:09:56

          这样的好文章适合潜藏,不发表也好。


  • 共2条评论,发表给力评论!


  • 上一篇:无

    下一篇:夜鱼红杏出墙记

    >>>  返回作者赵静端的文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