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渴望歌声

王海洋
2010-01-30 16:28 分类:历史  阅读:1657  作者文集
  很久,没有听到歌声了,我指的是我所在的校园。没有歌声的寂寞就像这个冬天一样,仿佛所有的鸟儿虫儿或迁徙或蛰眠,一夜间逝去了婉转悦耳的鸣啼,如同条条河流封冻,听不到流水的叮咚,空留给我心灵的孤寂和怅惘。我多少有些压抑、憋闷了。
  曾经,现在,我都是音乐的挚爱者,包括将来,我都愿生活在音乐的世界。虽然我没有优美的歌喉,不识谱,不通丝竹,但它阻止得了我对音乐的爱吗?我深爱凝练含蓄、脍炙人口的歌词,我把它当做文学精品欣赏,当做精神盛宴品尝,从中汲取文学的精华,领受人生的启迪,收获情操的陶冶。我耽溺悠扬明快、荡气回肠的旋律,它以不染纤尘的美的因子颠覆了惯常的耳听享受,这种美的因子以匪夷所思的穿透力浸肌透骨,沁人心脾,渗入血液,融入细胞,直捣魂魄,似夏日午后迎吹幽谷密林的凉风,似三伏天气置身寒意逼人的冰窟,于酷热中激起一个掠拂全身的冷战,使我通体舒泰,醍醐灌顶,心静神怡,情思飞扬。我迷醉声情并茂、圆润流畅的吟唱,我能从中听出不幸的泣诉,爱情的忧伤,大爱的神圣,远古的沧桑;听得懂对自然的向往、真善的讴歌、良知的呼唤、生命的彻悟……这就够了,没人能剥夺我享受音乐的权利。
  不过,我不愿也不会在办公室或其他集体场合放歌或哼唱,那样未免陶醉了自己,难受了别人。因为毕竟我五音不全,嗓音滞涩,这也算有自知之明了。
  但独处时,在卧室,在故乡的小路上,在空旷的原野中,我曾有过无数次激情的吟唱,谁知道呢?卧室里,凭借良好的聚音效果,我动情地唱着:在《军港之夜》中,我遐想海港的宁静恬美,波涛的起伏,军舰的动荡,水兵酣睡中甜美的微笑,想象到一个绿色职业英姿飒爽、戍守祖国的光荣和神圣。在《烛光里的妈妈》中,我用含泪的吟唱咀嚼着母爱的温暖和沉重,无私和艰辛以及母亲华发早生青春不再的悲怆。乘着歌声的翅膀,我的思绪飞回故乡的云山脚下,土墙瓦舍,送去了一个赤子对母爱由衷的钦敬。在《青藏高原》里,我听懂了一座圣山远古的呼唤,千年的祈盼和对蓝天日夜静默的守望,听懂了人类在自然的膜拜中敬畏天地、皈依原始的虔诚。同时,著名歌唱家李娜在完成这一大气磅礴、惊天地泣鬼神的力作之后“销声匿迹”,久不复出,让所有后来的模唱者相形见绌,自愧弗如,《青藏高原》几乎成为李娜的绝唱,我不禁又心生无限的忧伤,这忧伤像一片乌云笼罩头顶,久久挥之不去。我常常寻思,李娜究竟去了哪里?她出什么事了吗?她有自己难言的痛苦吗?她是从《青藏高原》的演唱里突然彻悟了什么吗?每当寻思一次,我就加重了一层忧伤,并在心中为李娜送去我无言的祝福和祈祷。我的确怀念李娜,因为她优美的歌声,歌声里的那份辽远、大气、脱俗和苍凉。……,……
  在故乡的小路上,空旷的原野中,我肆无忌惮地放纵着我的欢乐和忧伤,愉悦和不快。这是我内心最感安全的时刻,毋需顾虑什么,我深信蓝天、白云、群山、树木、鸟儿、峭壁、夕阳、小河、山路、麦田……都是我忠实的听众,它们洗耳恭听着一个游子内心深处掩饰不住的欢愉和赤裸的悲伤,我深信它们听得懂物欲世界浸泡久了的灵魂对故乡深情的眷恋和返璞归真的诉求。
  纵情的放歌中,《一剪梅》让我领略到真情美丽如无边的绿色草原,它能抗拒风雨的阻击,迎来温暖的阳光;真情坚贞似傲雪的红梅,它只为懂得并崇尚真情的人们烂漫绽放,纵罹寒而无怨,虽九死亦未悔,用微笑迎来人间醉人的春天。《爱的奉献》让我感悟到人间因奉献而美好,生命因奉献而美丽,在动情的吟唱中我走出了心灵的沙漠,真爱的荒原,感触到人间爱之春风的吹拂。《迟来的爱》、《两只蝴蝶》,让我读懂了爱情世界含蓄的表白,痛苦的期待,忍痛的放弃,忧伤的美丽;体味到一个爱情神话的悲壮和浪漫,两情相悦,两心相依,生死不渝的爱情誓言带给我心灵的颤动,精神的洗礼。……,……
  回想这么多年,工作之余,忙碌间隙,我在经典老歌和自己随意的吟唱中陶醉着,快乐着,我深深悟出了音乐的妙处和歌声的魅力。
  歌声可以驱除喧嚣尘世中心灵的浮躁,静心祛虑,缓解工作后的疲劳,改变长久的职业倦怠。歌声可以引人遐思,带给人美的憧憬,让人倍加热爱生命并迸发进取的热情。音乐让人得暇梳理心理的忧伤,有机会触摸心灵的伤痛,让人更深刻地理解人生,感悟真情,挚爱生命。音乐可以培育审美情感,促人向真向善向美,激发美的追求和创造,擦拭思想的污垢,把人生导向高尚、纯粹、乐观和完美。可以想见,没有音乐的人生是悲哀的,同样,没有音乐的校园是死寂的,正如这个冬天,我所在的这个校园,我好久没有听到歌声了!
  我不知道是谁封堵了孩子们爱唱的喉咙,是谁扼杀了未泯的童真对美的渴望和向往,是谁制造了青春世界的荒芜和冷落?
  曾几何时,很多学校,体音美课形同虚设,每每被所谓的主课挤占,终是“出师未捷身先死”,惨罹夭亡。惮于安全的紧箍咒,活动课、团队课、科学实践课等总也难逃胎死腹中的厄运,孩子们最终未能迈出走进大自然走到阳光下的矫健步伐。于是被圈养的一代,只有死蹲凉板凳,死啃书本,死记知识,在“文明的监狱”中苦熬着永无尽头的求知生涯,如笼中的小鸟撞击着笼壁,空羡辽阔的蓝天;似圈养的野兽探头栅栏外,冥想着山野的自由,愤恨着人类可憎的粗暴和野蛮。
  北风呼啸,残雪飘零,北方的冬天似乎遥无尽头,所有人都在一个寒意料峭的梦中焦灼地等待着春天的来临。在一方文明的净土上,漫长的冬季啃啮着花季的生机,撕碎了青春的烂漫。此时,漫步校园,我渴望听到歌声,我期待课前一支歌在青春静寂的湖面撒下几圈诗意的涟漪,给花季镶上一道美丽的金边;我期待地道的音乐课给青春着一袭长袂飘飘的舞衣,让这个校园舞出一个冬季里曼妙的舞姿和婆娑的美丽。
  当然你明白了,我所崇尚的是好歌,好的音乐,承载着文化内涵和文明精华,能经得起时间的考验和真情的打磨,我叫它经典。我固执地相信这种经典的魅力和力量,它是浸润生命的玉液,它赋予生命以空灵和澄澈,它是丰盈生命质地的精灵。我相信音乐给一个人带来的内心的愉悦或快感是他学习工作创业的热情和自信,我也同样相信歌声的沐浴能把一个凡俗的灵魂超度,正所谓“拯救之道,在于艺术”,可是,有谁懂得呢?
  在这个冬天,我渴望歌声!
  
  写于2010年1月28日。
  • 听松小屋

    评论于:2012-04-26 10:27:48

          渴望歌声,渴望音符触动内心,渴望歌声,渴望一种有律动的生活!问好!

  • 张松寿

    评论于:2018-04-02 20:59:34

           道音乐之妙,你的用语精准,不乏生花之笔、珠玑之语。 对学校教育中体音美形同虚设之通弊的揭露是真诚的、严肃的,我能感触到你的拳拳赤子之心! 教育始终不能跳出这样一个怪圈:不论是素质教育,还是素养教育,不提还好,一提应试教育莫不过之而无不及!改革之飓风刮到民间,业已强弩之末矣?!


  • 共2条评论,发表给力评论!


  • 上一篇:致我的学生的一封信

    下一篇:我曾经这样激励学生

    >>>  返回作者王海洋的文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