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嫂的四季

万志敏
2010-01-30 17:29 分类:情思  阅读:1720  作者文集
  
  
  春天的时候,大嫂和我在一起。不只是我,还有好多小伙伴儿,大嫂是我们的老师,她教我们算术和语文,还是班主任哩,因为全班就她一个教师。两条乌黑的长辫儿,一双大眼睛总是透着亮光。她带着我们到河边的柳树下,拿小木棍儿在沙上写字和算数。她温润的手捉住我的小鸡爪儿,校正着我写字的姿势。我狡黠的看着她,我想对小伙伴儿说,咱老师正和我大哥那个儿的来着,昨晚还去我家了,嘿嘿。但是我没说,我不敢哩......那时候,我七岁。
  
  夏天的时候,大嫂和大哥在一起。在我家的麦地里,大嫂和母亲、妹妹们割着麦,我和大哥往车上挑着装着,父亲去世了,因为他们是大哥大嫂。麦天的日头好毒,但是我们都不觉得,把好几块庄稼都收拾齐整了。我看见大嫂矮着身子和母亲不时说着话儿,便擦擦汗,看看天,帮大哥往车上递麦铺儿......那年,我二十一岁。
  
  秋天的时候,大嫂和秋玉米在一起。临近八月十五了,我回到老家,想看看亲人。大哥大嫂不在家,看门的黄狗儿摆着尾巴儿把我带到地里,大嫂和大哥正在地里收玉米,因为庄稼地正等着人收哩。我把大哥叫到一边儿,问他,你还让我大嫂下地哩,刚从市里住院回来,你也不心疼。大哥说,干活的命,随她去吧......不过才是前年的事儿,我也年近不惑了。
  
  冬天的时候,大嫂和正屋的桌子在一起。大哥带着两个侄子来到县城,我们爷们四个偎成团儿坐着,因为冷。大哥说,你大嫂不在了,事儿办得不赖,孩子们萦记着来城里,见见他们五爷九爷和奶奶们,见见你。我拿出最好的一瓶酒,对大哥说,来,咱,今天喝点儿,你对起大嫂了,俩侄子都争气儿,先为我大嫂干一杯,让她走好,走得安心......前二十天的事儿,总是还在眼前,而我在大嫂心中还是那个聪明懂事的,即是不聪明不懂事她也爱夸的小弟。
  
  
  • 菲萝如烟

    评论于:2010-01-31 11:40:08

          四季是四个记忆的代表性断片,跨度一次一二十年,这些断片中,也没什么惊天动地的内容。大嫂的一生,象一棵乡间的草儿,平淡朴实,悄然而来又悄然而去,如文中大哥说的,大嫂“干活的命”。这样的命好吗,不好吗?或者作者的优美的文笔给了我们答案,虽然作者一句评都没有,但可以看出作者对大嫂及其生活,是以欣赏的角度来看的,对大嫂的离去,也是充满着惋惜之情,对生命的急匆无常,也似乎有着隐隐的追问


  • 共1条评论,发表给力评论!


  • 上一篇:人生有酒须当醉

    下一篇:老家的地儿

    >>>  返回作者万志敏的文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