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花读诗之岳灵AND孝娃

赵静端
2010-01-31 11:03   分类:现代诗   阅读:1155    作者文集
  25#作品
  
  文/孝娃
  
  《翘首尚远的春天》
  
  我坐在山坡上读书
  风儿开成桃花岛辫子在飞
  拥着肩胛的花蕾
  聊起一辈子的心事
  鸟儿醒着
  抖落着几乎死去的秘密
  时间就这样甩开生活纠缠
  在太阳背阴处碎成一堆小骨头
  
  花儿行走在十指间渗出水滴
  红得刺眼
  撩开满眼纱雾
  失明的花衣在体内作响
  一前一后地把春天舔湿......
  
  此诗从一年一次小春天引申到一生一次的大春天,从阳光下的明媚灿烂到背阴处的无奈碎骨,前面惬意的读书到此时,到这时好像非常迷茫,人生就是这样,翘首尚远的春天,失明的花衣在体内作响,人生本身就是茶几啊,上面除了摆花,还摆满了杯具。此诗造境明显,本体和喻体之间的契合稍显突兀,读来略略失零。但有几句相当漂亮,让人击节。
  
  《视线的走向》
  我不知如何面对纷至沓来虚假声音
  倘若不是有死亡远远地等候
  我会永远锁进迷宫
  
  伸手反摸冰冷胸口
  落叶样沉静无语
  太阳滚动满身雪花惆怅
  雨下个不停
  
  窗户后的苹果跌落在地
  没人捡起却慢慢地腐烂着......
  
  走向像迷宫,好多东西不能还原也不能重来,简单几笔,调动的冷色气氛却相当让人震撼,同样,节与节之间的勾连不太密切,诗线亦有所飘散。
  
  《暧昧的湿润》
  内心的静让宇宙落入窗台
  在霜做的篮子里行走无韵往事
  
  一尾冰鱼像胎儿一样
  寒冷保存着它
  在你三分之一瞳孔中
  我看到一串钥匙起点
  无数门伸长脖子的期待
  默默亲吻着叠入肉体欲望
  不再冷的脉搏激烈跳动......
  
  我在窗外,看到你泪流满面
  你哭的时候却藏好了别人泪滴
  秦俑一样立着羽毛在灼烧
  我被你上下左右穿透
  
  石头的咒语灼痛着
  流着泪瘫倒椅子张
  
  我轻轻地飞入你的怀抱
  直到编成了辫子的细雨......
  我依偎你的怀中羽毛温暖地孵化
  一只蝶儿飞向眼睛......
  
  这一首诗半清半浊,半情半欲,半明半暗,半痒半爽,半乐半忧,半喜半狂,运笔半假半真,半醉半醒,半痴半伤。但还是在顺延和衔接上出现了裂缝带,害的有些文字掉进裂缝而不能翻身。
  
  24#作品
  
  文/岳灵
  
  《低洼地》
  向着低处,苦冥是一径芦苇
  弯成生命的弧线,在风中描摹着
  岁月的走向
  
  漂泊已久的游子,最后的一缕牵念
  穿梭在白发温暖间
  风读懂了全部,却不发一言
  
  任它在经冬的寒冷中,辨认着
  从前的色彩.离乡从春绿转至苍茫
  如我的迟缓,渐入枯萎的深处
  颠簸流离的严冬,开始翻阅
  一页又一页的风霜
  
  伤痛,离别,或是爱恨
  会慢慢老去,而我的唯一
  就是守着季节根须最深的记忆
  听命于泥土,听命于这块潮湿的洼地
  对着苍天说,脚踏实地
  对着过去说,不后悔
  
  此诗意境飘洒,让人放眼有一种诗画交融的感觉,离乡,思乡,还乡,人生的苦在低洼,一种逆来顺受的低眉顺眼,很到位地述写了一部分人的现况现状。只是尾二句大煞风景,意思好,但句子没炼成,诗意淡了很多都最后二句。
  
  《视线的走向》
  
  在天际站久了,星空只剩下沉默了
  张望,瘦成了一种孤独
  而这没有边界的守候
  微弱成了一个传说
  
  顺着指引,走下去
  誓言只存在于某个被人遗忘的角落
  而思念,却是打着烙印的光阴
  举着清贫的词语,摇动旌旗
  夜夜为你歌
  
  当尘埃覆盖眼底的河,南归的大雁
  同抛出的时光一样,殊途无归时
  北方的雪茫之下,如何还能找到
  曾经潮湿的印迹?
  
  别轻易说视线滑行,轨迹有多漫长
  所有的眼睛,朝向北方
  融化,或许不再只是冰冷的旧梦
  雪花归乡时,我,包括我的记忆
  就请你,一并领走
  
  和上一首相反,这首的尾句很点睛,但多一“就”字似有多余。全诗层层推进,像一波水,虽然波纹晃动,但所有的涟漪都只有一个中心一个指向,雁来雁往,人来人往,时光就那么过去了,雁犹如此,人何以堪啊。这首诗中有好几句的通感有些勉强,是属于那种不通硬通的手法,让人读来略有坷拌。
  
  《暖味的湿润》
  
  而更多的水,簇拥着
  围困在关外
  北风呀,那个吹
  屋子里面静悄悄,雪花开满了窗
  高山,低林,吻过的流水呀
  柔弱且无骨
  
  不能不想到醉
  素昧自从搭上了平生,你
  就这样,不可救要地
  陷入冰火两重天
  
  水位还在升,得把风声留下
  开闸,泄洪
  让欲望和我一起往外逃
  记忆呀,在余生中
  稍触,就会白花花一片
  
  沦陷,一种很彻底的沦陷,半隐半透的手法和物象,把诗中的文字伤的泪流满面,那种欲悔欲缠的湿润让人无所适从。

上一篇:飞花评诗之当垆售酒花,纤笔窃诗魂

下一篇:飞花评诗之且鼓且瑟,自有嘉德

>>>  返回作者赵静端的文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