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花评诗之当垆售酒花,纤笔窃诗魂

赵静端
2010-01-31 11:05 分类:现代诗  阅读:1120  作者文集
  当垆售酒花,纤笔窃诗魂
  诗坛百色犹如春花百香,有一枝成春者暗香袭人,有群芳摇首者缤纷惑人,有美人迟暮者风韵颠转,有东施效颦都亦步亦趋。诗品高下,诗格抑扬,诗魂清浊,诗骨诤媚,皆在诗人一念之间。文君的诗自属高格,绝少孤小独落的短制,皆潮汐般席卷的组诗,擅长营造和运用回沓反复,每下笔极尽一咏三叹之能事,一波波的浪不断拍打刺激冲刷着读者的心,襦湿读者的神经和感觉。每每下笔情调调度的的荡气回肠,主旨呈螺旋状千转百回,让你随着他的文字一步步步入云端,高处不胜寒亦自动自觉心甘情愿,沿着文字抵达一定的高度之后,必有隐的佛光透云层而下,让你心领神会,对她诗中的表述有种醍醐灌顶的畅快和淋漓。
  诗若比作音乐,也有高八度和低八度之分,文君的诗则涵盖了宽广的音域,或绕梁三日,或绕树三匝,有一种辽阔的气息贯穿始终,像桑格花,经幡,草原,俊马、蓝天白云等等一些草原上专属的物象在诗中反复出现,一次次敲打着读者那囵于一已之地的视角,给人以耳目一新的感觉,草原的夜,夜空,夜星,帐篷里的情郎,马背上的娇娃,无不让人心向往之,情澎湃之。
  但像所有的诗人一样,文君的诗亦非完美无缺的,她偶有心血来潮,想小调皮一把,结果经常绘弄巧成拙,因为她引化古诗词的能力非常有限,像一块冰糖凝固在水晶之中,煞是漂亮好看,却让人一点一滴也不能化掉在口里感受那种甘甜。她对这方面有感悟,远远没有达到自若化用的地步,所以,她有的诗,能进得去却出不来,形成一种半焦半软半酸半辣的烙饼,让人咽之梗阻,吐之可惜。
  还有一点,她熟悉的物象和喻体用的过于重叠,以致影响了诗路的拓宽和前行。以上个见不知所云,对耶错耶,还请不要坏了文君的心情。同样,对她的诗我没有画龙点睛的功力,更没有点石成金的魔法,她的诗亦不需我画蛇添足,因为她的诗就像草原上空蓝蓝的云,自在,漂洒,通透,行云流水的诗维一尘不染,我还能多说些什么呢,吾知之,吾不言,就是对她的诗最好的注释和赞美了。

  • 共0条评论,发表给力评论!


  • 上一篇:同题诗会87期一等奖[飞花作品]学习心得

    下一篇:飞花读诗之岳灵AND孝娃

    >>>  返回作者赵静端的文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