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题诗会87期一等奖[飞花作品]学习心得

赵静端
2010-01-31 11:06   分类:现代诗   阅读:1051    作者文集
  2#作品文/飞花
  
  1、低洼地
  
  倒悬儿子的沙漏
  低洼处的细枝末梢
  在我的掌中重新洗牌
  年少时的芦苇荡缓缓流过来
  有蛙鸣和夕阳
  在沙漏中沾满泥浆
  
  找不到那只鞋
  找不到妞妞丢失的笑声
  编苇席的父亲离乡之后
  低洼地的清水渐渐混浊
  渐渐发臭,渐渐干涸
  渐渐,有人竟然养活了
  一行又一行钢筋森林
  
  命题作文与命题作诗歌大致相通;但在看到标题后,无疑,诗的产生更为不易。诗题无所谓精彩与否,关键是,它能否勾起诗者内心世界已经存在的涌动。我想飞花在看到诗歌题目时,一定是找到了那个触点。
  
  倒悬儿子的沙漏
  低洼处的细枝末梢
  
  如果说低洼地是地表征候,那么作为诗的写作,平起当然不如突起:一个暗喻;这首诗正是抓住了这个特征,形象地暗喻为沙漏。“倒悬”、“细枝末梢”以及下文里的“重新洗牌”与沙漏这个意象非常贴切。可以说,正是这个合理陌生化的意象,使一首诗在开首就抓住了读者的兴趣和好奇心。
  
  年少时的芦苇荡缓缓流过来
  有蛙鸣和夕阳
  在沙漏中沾满泥浆
  
  这是在延续沙漏意象中展开的回忆基调。情感上没有赋予过多色彩,而是用了典型的视觉和听觉的两个词,“蛙鸣”和“夕阳”;两个词本身并没有情感倾向,只有经验倾向,是下一行中的“泥浆”赋予了回忆中少年时代低洼地的况味。
  
  找不到那只鞋
  找不到妞妞丢失的笑声
  
  从这一节开始,诗从客观呈现,转为主观的流露。“找不到”两个句,为全诗定下了情感基调,类似慨叹,也类似留恋。读者会跟随这样的情绪,找到自己内心中与诗人既相同又有别的场景。“鞋”和“笑声”在修辞上是借代,概念上,鞋,承载着一个人的走动,而笑声后面的,无疑是人与事。如此手法的诗写,既简练又形象,省略了很多笔墨,却打开了读者的想象空间。
  
  编苇席的父亲离乡之后
  低洼地的清水渐渐混浊
  渐渐发臭,渐渐干涸
  渐渐,有人竟然养活了
  一行又一行钢筋森林
  
  既然前面在现实与回忆中交织中,出现了儿子和自己,那么父亲的出现也许是自然的;但请注意,正是背负着沉重生存处境的“父亲”的出现,才使本诗有了更深厚的内涵。这里容易被忽略的是,“离乡”与“浑浊”逻辑关系的倒置或悖论,效果上消除了与现实的张力。由此张力回归到诗的内部。消除了“怨”的痕迹,使诗的情绪显得超脱,其中况味,留给了读者更多的品味的自由。末尾一行钢筋森林的暗喻也很好,它与前面的芦苇互为映衬,消失了的,和生长起来的,就这样改变了低洼地和生存在这里的人们。
  
  [题外话:飞花这几个都很精彩,大致相同的风格和行文特色,感觉是在一个创作思绪下产生的,所以不妨再续写几个,构成一组。组诗以其同一语境会产生一个“场”,场会形成大于加法的力量]

上一篇:笑春风评飞花

下一篇:飞花评诗之当垆售酒花,纤笔窃诗魂

>>>  返回作者赵静端的文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