像小孩似的过年

张进杰
2010-02-13 15:19 分类:随笔  阅读:1193  作者文集
  过年了!过年了......话从孩子们口中溜出似乎韵味十足,响亮了。
  大人们心中的年则似乎有些复杂。
  小孩儿与大人们一块时,总爱憧憬一些年的童话来,好像年是一位快活王子或仙子什么的。比如小孩子说“怎么还不过年呀。”“过年了,我会怎么怎么。”等等。大人们爱听不听的,往往以“快了。”、“好,好。”等打哈哈的言辞搪塞过去。好像不大喜欢过年似的。
  其实,大人们何尝不愿意过个好年啊!只是大人们过年时,平添了几多想法和沉重来。
  平时大人们起早贪黑、不辞辛劳的忙碌。过年了,原以为可以平心静气、舒舒坦坦的放松一下了。但思来想去总搁不下心来,就好比出嫁的闺女,虽说“嫁出的闺女泼去的水”,但这只是嘴皮磨磨,谁家闺女不连父母的心呢。“泪从心上过,自己难受自己知”罢了。
  所以,过年了,大人们表面嘻嘻哈哈的,但思维并不闲着,甚至飞轮似的比往常转得更快。
  父母者操心儿女怎么过,过得好坏;儿女者操心父母怎么过,过得如何;领导者操心员工怎么过,过得是否满意;员工们则操心领导是否看重自己,想方设法跟上司套近乎,时不时加点“润滑剂”什么的;亲戚来往,人之常情。老的、新的、远的、近的,哪一个都得考虑进去,落掉一个都觉闹心。
  凡此种种,过年真让大人们身疲心累,叫苦不迭。
  不过,既然小孩子可以轻松浪漫地盼年、过年,大人们更要有信心做到。
  心存平常,胸怀坦荡,“无为无不为”。
  不管你处于什么角色,心想自己是平静水面漂着的一只小船,自然而然,不奢望什么,更不苛求什么。年过得怎样,并不怎么在乎。但求芝麻开花那般自由洒脱,就足够了。
  看年如看行云流水,美好的景致当然不能错过。记住也罢,记不住拉倒,只留云卷云舒心间飘逸;品年如嚼甘蔗,反复咀嚼,筛粗滤渣,取其精华,甜甜蜜蜜,醇厚悠长。
  果真如此,你是大人,更像小孩,过年真的超脱了。

  • 共0条评论,发表给力评论!


  • 上一篇:春流

    下一篇:回忆我的母亲

    >>>  返回作者张进杰的文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