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诗86期同题诗会佳作欣赏

赵静端
2010-02-18 12:28 分类:现代诗  阅读:1159  作者文集
  中诗86期同题诗会成绩公布
  一等奖:
  4号作品获(连城璧)
  
  二等奖:
  2号作品获(飞花)7号作品获(美有罪)14号作品获(废人)
  
  三等奖:
  3号作品(夜鱼)9号作品(HLJ流星雨)15号作品(老鸽)
  
  附作品:
  一等奖
  
  4号
  《斯卡布罗集市》
  
  文/连城壁
  
  将跛脚的马匹和漏了的房子从树荫下摘去
  银亮的音节就会扛着紫色的吉它
  奔跑过,斯卡布罗集市
  朝向我,将你不羁的风声和掠空的鸽哨朝向我
  让我裸露如盛开的迷迭香
  我是深眠的泥土,是绷紧七月的海子
  等着阳光下陷,被细碎的云层举起
  我的盛夏,我一直这样叫你
  亲爱,給我火,給我足够的亚麻和尖利的记忆
  让我缠紧松散的时光,你看
  山后升起的镰刀,正在收割我拍打的翅膀
  
  《情人》
  
  可以并列,在,折弯的弧度上
  保持三点一线的距离,或者
  像是一棵丝杉对于静坐的沙漏暧昧的聆听
  隐去所有可能的泄露和清醒的黎明
  你说,你多么爱我,爱我月光下精致的笑容,和幽雅的摆动
  这绝非,雄性的马匹去踩响清脆的铃铛和迅疾的风
  回旋声像是滴答的渗透,穿过狭长的管道
  黑色的猫端坐于屋顶,多像,生动的空气
  好吧,給你三分钟,看我扩张的动脉和粗糙的日记
  请你依然用石楠的目光看我,在天亮以后
  再,谈论爱,或者情
  
  《尘埃》
  
  用你的气流将我向上托举
  让空气中剩余的热,进入混沌的瞳孔
  听,合欢花爆开的声音
  甜蜜的样子多像裂开的水晶
  是等离子的放射,跋涉的人,还在途中
  就迫不及待的等一次,细不可闻的落地
  放盘踞的蛇出来,将扬尘的咒语
  掷向掌灯的门,鼓荡的七月
  肿胀着的泪腺,雨水也不敢推进
  转身,打更的人,拉一声汽笛,梦便开始
  沉入沿途的夜色中,不再醒来
  隐秘的黑,开始,从寂静里复活
  
  《一切皆因为爱》
  
  再也没有第二条路径去寻找永生
  要么被风卷走,要么,身披断箭鲜红着上路
  一个忙音,你拉开的弯弓
  如同雪或者雪山绷成永恒的阴影
  一次呼吸都会满含风暴
  将孱弱的爱,吹向断层
  这绝不是寒流北上的预演,天气预报说
  阴天有雪,伴随九级大风
  长满冻疮的浆果,在做最后的晚祷
  不用提醒,我也知道
  在一声轰鸣之后
  裸着的唇,再一次越过神性
  
  《春,有声或无声》
  
  于是,忆起归去的日子,无声的
  风,追着屋顶上的麻雀,整个村子都变的鲜活
  它们不是客人,沉睡的麦子和翻开的土壤
  坚贞驻守,我才是,一次意外的闯入
  芦花的头白了,叹一口气,就落下
  一层的年轮,我喊那些水,喊流向来年的光
  一排牵牛花,悄悄的站起来
  紫色的身子,是竖着的碑
  那些题字的羽毛是再一次的留存,别进发线的翎
  被,压进深深的皱纹,整个北方
  伏在候鸟的背上,被
  开花的蹄子,一声声踏进梦中
  春天,你来,来看我如入侵者,经过
  熟悉的街巷和睡过的老屋
  看我迟疑着脚步,用目光一寸寸梭巡
  将截获的乡愁,填满喉咙
  一次短暂的归去,我是,如何模拟一只老树上的乌鸦
  大张着嘴,失声于,整个云淡风轻的午后
  
  《端起一杯热茶》
  
  你的身子缩一下,湖水,也紧跟着
  收缩,缩入篱笆外的南山
  于是,万寿菊的金色,从地平线上开始泛滥
  是灞河的柳才能有的曲线,柔软的身子
  挨一挨,就会烫热乡愁
  关中无泉,亦不产清茶
  于是,必须就着灞河的清冽来浣洗多年的萍踪
  眉心的沟壑,在一瞬间,如何苍莽成秋日的广阔
  你低头便饮,无需去分辩,隐隐的山形
  一片掠空的云朵出现
  腾起的身子,显出,落日般的金黄
  支起水声,你展开的影子,如白鸟
  以盘旋的姿态,看无边落木萧萧下
  时光,滚滚而来
  
  《中诗是一张破网》
  
  因为有我爱的和爱我的人
  于是,一个平面的名字,就有了血肉的模样
  还记得九月,我跟着泛滥的雨水,被牢牢的卡在网上
  我大声的骂,哦,中诗,你个破网
  我那么的痛苦,蚂蚁一样翻不出一小片刀光
  体内的刺多疼呀,却被来来回回,撕扯着,晃
  我说我的饶舌是剪不断的海洋
  我哑着嗓子哭,她却偏偏变成一堆息壤
  她看不到我空了的身体,被鱼尾垫起的海藻缠着
  她被众多的泥土抬着,无动于衷的向上生长
  打着饱嗝,她抛一个响指给我
  爷,在此捕渔捞虾,妞,十步之外,闲人莫入
  我哭啊哭,学会将肚子里的委屈甩在她的身上
  捏她的鼻子,学着耍赖,像孩子一样翻筋斗,倒立
  立冬后,她开始温柔起模样,吮吸我多余的雨水
  允许我站在,她拔节的身子上,将
  黑的白的,甜的苦的,统统丢进水里
  原来,她是软性子的女子,深情敦厚,只吃软不吃硬
  我爱着的美丽的鱼儿,开始,结绳,记事
  温婉的呼吸和可爱的淘气,如同茂盛的花期,我们
  多像,同一块地里的生物,有着青色的胎记
  虽然,我还是常常会被卡
  并,冲着空中喊,中诗,你丫真是一张破网
  可是,谁都会笑,知道我藏着的秘密
  我爱上她,如同爱上交替的四季
  **********************************
  
  二等奖作品
  
  2.
  《斯卡布罗集市》
  
  文/飞花
  
  保罗西蒙
  和高丰加尔的声音还没有落地
  我的青春,却早已掉进
  那段荡气回肠的时光之湖
  
  当年的桃花再也没有灼灼的光华
  你的和我的容颜
  多了一层沧桑,多了一层无奈
  
  涉江而去,芜荽,鼠尾草
  迷迭香和百里香都没有找到
  你衣袂飘飘的影子
  还在校园的月光下徘徊
  
  丁香等不到莎拉.布莱曼的天籁
  有雨中的轻愁,渐渐穿透
  难舍难分的月光彩虹
  
  你是否也去过
  去过梦中的斯卡布罗集市?
  夜色坐在小山坡上
  看不到远方的泪如何滴入大海
  
  浮生若梦啊,错失的因缘
  多年以后,如何能
  如何能再一次踏入当时的月光?
  
  《情人》
  
  扑一只款款飞舞的流萤
  放在你的掌心
  松松那束光,便轻易剪破漆黑的夜
  剪破滚滚的红尘
  没有完整的午夜
  断断续续的呻吟,再也
  没有挣扎出冰雪般的肌肤
  一些无骨的柔情低了又低,终于
  放弃对春水若即若离的抵触
  半壁江山上,盈盈的秋水
  析出一层又一层半苦半涩的盐
  找不到属于你我的星座,回首
  小小的惊怯,小小的幸福
  随巫山的朝露,轻轻的来轻轻的去
  
  《尘埃》
  
  落定你眉梢的清风
  我相信,所有的春光
  都会在你的文字里
  铺排成一段行走的风景
  所有的尘埃,一样会
  小心斟酌为你一寸寸分布的爱恋
  把握不住来路的方向
  我宁愿选择
  在你气息里开一朵低微的花
  避开所有的前因后果
  是劫是缘,坚持
  走完这一场虚无飘渺的遭逢
  
  《春,有声或无声》
  
  关上低回的花香
  那株杏树
  遁身于牧童的横笛声里
  吹面不寒,你的眸光
  多像那窖珍藏千年的老酒
  醉意在你的怀中
  渐渐恢复成黑白的胶片
  前生和后世一点点温暖起来
  穿过有声或无声的春夜
  有些牵念,会永远守在床头
  
  《十年》
  
  --致中诗十年生日
  摊开一本发黄的文字
  紫毫在月光下淡然横风
  十年前描摹的芽蕾
  一枝枝,一叶叶
  从今夜,倒流年年的春花
  山山水水转身的刹那
  有些跋涉和幸福
  注定要高过天上的云层
  有些呦呦的鹿鸣,也同样
  要亮过李白杯中的月光
  赊一枕千转百回的梦
  撒一把妙尽所思的文字
  陪你穿越线装的风雨晨昏
  煮一笺不老的情怀,落英
  缤纷了多少漆黑孤冷的夜
  砌十二阶弯弯的梅香等你
  轮回里,有幸与心仪的诗文遭逢
  当你不再是你,我不再是我
  请相信,有些清澈的墨痕
  一定会在隔世的星空,流转
  **********************************
  7.
  《斯卡布罗集市》
  
  文/美有罪
  
  “朋友,你去斯卡布罗集市吗”
  生命最初和最后的柔软都定格在这里
  缝在亚麻布衣裳里
  缝了半个多世纪
  没有用针,也没有用线
  用心缝制的衣衫
  残留鼠尾草和百里香的味道
  我心爱的人,却丢下我
  微笑着与死神拥抱
  纯净的目光淹没大不列颠的战火
  心上的人,亚麻布衣裳
  乱了针脚。大把大把的欧芹
  铺满归途,路有多长
  想你的心思就有多长
  战马的蹄音已失聪他乡
  用多少针线也无法缝补
  失却你的忧伤
  
  《情人》
  
  情人。对我来说
  只是一个名词
  偶尔,会拿这个名词
  碰一下另一个名词
  间或连带碰一下动词的反应
  是否物化变红,抑或变绿
  
  《端起一杯热茶》
  
  端起你,一如端起自己
  烫。是唯一的主题。是的
  不说你的香,也不说你的精致
  不掀开你的盖头 就知
  你的模样。娇嫩的躯体
  滚烫的沐浴前所未有的甜蜜
  晨露打湿的睫毛
  酝酿一场云雨
  就在此刻
  手中的杯子里
  深藏的翠绿慢慢沉入水底
  再开始吮吸,滚烫的你
  **********************************
  14.
  《情人》
  
  文/废人
  
  江山很美,你却无心临摹
  为了一株睡海棠,剪碎多少黑夜,把憔悴描上朱丹
  镜子里的日子轻了骨头,你用钙加固暧昧,与肉体若即若离
  吐出的空气空洞,却能诱惑想象,睁大无数个黑夜和白昼
  过滤每一方水影,狩猎传说中的人鱼
  书海婆娑,叫一声红颜,就算无法举案齐眉,也愿红袖添香
  待到岸边的芦苇都白了,你可否弹奏一曲琵琶,为我掩饰波澜
  错过一些人,错过一些事,今天的邂逅
  之前没有人告诉我,你早已存在
  
  《端起一杯热茶》
  
  午后,从街头挪出多余的时间,品味
  一杯被蓄意污染了的热茶,加了柠檬的感觉,含在口里
  吐不出一个纯粹的下午
  我努力把自己泡在午后的街头
  回味生活,略带苦汀的甘涩,其实
  不需要加入柠檬,我已是这个城市的一片枝叶
  平凡,却很真实
  
  《春,有声或无声》
  
  春天不会遥远,在那片芦苇死后,冬至就到了
  只是须臾,花又开满大海,没有人能预计下一次
  潮汐在一念之间,是否会杀死月亮,结束一刹那的温柔
  **********************************
  
  三等奖作品
  
  3.
  《斯卡布罗集市》
  
  文/夜鱼
  
  我的脚踩过荡漾的音节
  瞬间沸腾了,斯卡布罗集市
  芳菲打湿眼眸,最初的岁月在体内轻响
  细格布衬衫里有旧日月光的温度
  我在那温度里曾开出四色花朵
  现在,快模拟当年流水
  假装爱情并未腐朽
  那么多缅怀的背影拥挤在遗迹上
  是谁捡起一句誓言拨响琴弦
  尘封的香气我偶尔轻嗅,你可以不必回头
  
  《情人》
  
  安插一小段秘密的节日
  涂一抹湄公河暧昧的湿润
  黏糊糊的苔藓布满围城
  你一边小心地擦去脚印,一边情话如露
  雄性激素充溢的夜晚,梨花轻颤
  天亮之后,马不停蹄的烟尘里
  谁能踩着满地的落叶赶过来大声说——
  亲爱的,我一直爱你
  **********************************
  9.
  《斯卡布罗集市》
  
  文/HLJ流星雨
  
  有人采摘梦境,装扮整个城市
  赶往集市的驮队,密集的乌鸦
  它们奔跑,歌唱,从黎明
  到夜晚,许多人藏起头颅
  远方出现白色的树林
  湖水倒退着回到从前的小路
  逆流而上的拾荒者
  一转身,就消失了
  当最后的愿望离开,树叶
  飞翔,鸟儿落于山中
  背着故乡的人啊,你的心
  红得刺眼,流下的都是异乡
  
  《端起一杯热茶》
  
  一杯茶,穿过早晨的街市
  独自等待回家的人
  女人洗得发白的思念
  折叠整齐的衣衫,被反复
  晾晒的容颜,越来
  越褶皱的明天
  隔着黄昏的寂寞,有人
  端着一杯热茶,虔诚地
  望着,那是
  大雁飞远的天空,有
  风不不经意地吹冷了期盼
  
  《中诗,我多么希望我的脚步声接近你的心跳》
  
  晚秋,金黄的叶子片片飘零
  回到泥土温润的怀抱,等
  那个剪裁诗歌的人,打马归来
  我是多么地期待,走过最后的桥梁
  和雪花一起飞扬,那是
  山峦的脊梁,接近文字的心跳
  
  我所期待的耕耘,为之
  奋斗的沙场,正以奔跑的姿势
  向着期待的曙光临近
  将一捧捧希望种植,精心地饲养
  即使过了冬天的寒冷。还会
  怀念每一行词语走过的芬芳
  **********************************
  15.
  《斯卡布罗集市》
  
  文/老鸽
  
  一些被水冲刷过的铁环
  沉迷于地底的糟粕
  一些生者死死盯住架子的鼻梁
  被工厂的奴役送进火炉
  两个小时的时间,我举起钢抢
  逼迫它们投降
  这个夜晚,它们发出愤怒的火
  在送往经营商的路上
  它们用力的摇晃
  似乎在向另一场死亡告别
  而我不停地糅褛双手
  举起在你心里驻扎已久的根
  我把它列在你爱人的身边
  让那些黄昏色的残余的血液
  重新开始沸腾
  我唯一无法做到的
  就是到斯卡布罗集市将你们收购
  请原谅我的贫穷和卑微
  在这样一个骑马的时代
  我不能相信爱情
  
  《情人》
  
  北极的星光的眼眸,从那静默的云端
  扬起。我的情人,又一次淹没在蓝色的海的沸腾里
  她躺进了被月牙所谦卑的枝头,怒视我冰冷的即将
  结冰的胸膛。
  那些高过爱的神火教徒,把火把带进了
  让人匪夷所思的夜晚。
  他们擦拭着星辰的手,推开带着锁链的黎明
  他们敢于冲开门庭,对着一颗相守百年的树破口大骂
  而我的情人,我无法将你冻结
  大海已褪去了海平面,蔑视这场平静的星光
  依然守侯在北极,那个带着
  静默的云端
  
  《尘埃》
  
  一只鸽子落向工厂深处
  听,杂草丛生的嘶叫
  从一台机器里,它的胃痛开始发作
  有人举起纠结的螺丝刀
  切割着世纪的阑尾炎
  它很快收起翅膀,从眼睛里走出
  踩碎泥泞的带着醉意的黄昏
  没有人给予袈裟似的捆绑,而红尘之外
  它贴近土地的嘴角,叼起
  每一粒破碎的尘埃
  
  《一切皆因为爱》
  
  曾经,那些流离的记忆
  偷偷生产过多的脑蛋白。世界
  像他一样肥胖,不断的抽掉钢筋
  用更多的泥土粉刷围墙
  我们跳跃,逃离失所
  用双手咀嚼空气,像疯子一样流浪
  而后不停地更换皱纹,从平静的海面
  将自己拉成地平线
  
  《春,有声或无声》
  
  那夜的雨,歇往悸动的港湾
  我们趴在船末,想起云游过的样子
  为你披上了一个春天,将花朵
  酝酿在你风里的情怀
  等候船靠岸,我们抬头看天空
  那上面,还留着我看你时候的样子
  风开始呼吸了,吹暖山头上的彩虹
  那些在冬天里僵硬无比的土地
  开始生长起羞涩的花朵
  和你一样迷人的微笑
  
  《端起一杯热茶》
  
  水文化爱上了茶主义
  先是把自己闷热了
  然后往杯子里冒汗
  最后,盖上帽子
  再对茶叶进行闷骚
  那些扭成一团的细小的茶叶
  在欲望的挑逗下
  慢慢地舒展开来
  就像一个个得到男人所滋润的
  女人,带着不断迭起的高潮
  她们产下了黄色的暧昧
  我将杯子端起,把第一次
  献给了垃圾筒。
  然后,往里面倒第二次水
  但我没有马上喝它
  而是用我的嗅觉进行试探
  最后,我利用了味觉
  证明了一件事:
  “虽然不是处的,但味道好极了。”

  • 共0条评论,发表给力评论!


  • 上一篇:空巷

    下一篇:中诗同题诗会88期佳作欣赏

    >>>  返回作者赵静端的文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