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春诗会飞花&泊水之剔骨

赵静端
2010-02-20 11:09 分类:现代诗  阅读:1097  作者文集
  飞花:
  
  剔骨
  
  
  
  在一首诗里
  你反复提及春风
  提及一瓣花的轻薄
  甚至反复地磨出一些
  尖锐。锋利。冷酷
  
  
  
  所有的文字
  在你的笔下那么疼痛
  一如你扯来做背景的春风
  那么无辜,那么
  忍辱负重
  
  
  
  我搬不动那些山
  搬不动那些人名和典故
  合上这首诗,我的秉性
  只允许我,决然剔出
  那些随波逐流的赞歌
  和见风使舵秘籍
  
  
  
  泊水:
  
  骨刺
  
  不敢忘记早春的风
  没有他我还迷失在另一个国度
  那时我周身长满了骨刺
  拒绝蜕变,藐视轮回
  
  所有的词汇都被我刺伤
  血流如注。幸亏遇见春风
  拔掉顽固多年的芒刺
  任我开成一朵轻薄之花
  
  落入尘世,学习走路和歌唱
  背靠青山,置身一条小溪
  泉水清澈。倒春寒袭来
  我本不该想起丢失的骨刺
  该去怀念一片向阳的葵花
  2010.02.19给飞花《剔骨》

  • 共0条评论,发表给力评论!


  • 上一篇:飞花&泊水之金身

    下一篇:新春诗会飞花&泊水之花魂

    >>>  返回作者赵静端的文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