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花&泊水之金身

赵静端
2010-02-20 11:10 分类:现代诗  阅读:1143  作者文集
  泊水:
  
  坦白
  
  我不过是一滴水
  无论以什么状态呈现
  都逃脱不出水命里的隐喻
  以至让我在一个漆黑的傍晚
  误入一个语境的歧途
  我像一个拾破烂的孩子
  见到破碎的词语定要收进自己的口袋
  
  我不过是位泊水者
  自相矛盾,自我否定
  渡自己的河水泊自己的岸
  我的轮回没有前奏
  只用真诚回报三江六岸父老乡亲
  
  我只不过是一滴水
  时间给我的惩罚不能回归大海
  不能浸入土地
  漫长的岁月,我揣着破碎的词语
  暗地里一字一字地磨
  尖锐。锋利。冷酷。
  把热爱藏于之下,把自己藏身之中
  得以安身。得以裂变。得以长眠。
  
  2010.02.18回飞花《水之困惑》
  
  飞花和:
  
  金身
  
  翻过这场雪或者这个诗会
  很多道听途说的星光
  就会在某一个夜晚封禅
  梅林间的雪花正襟危坐
  以配合的姿势
  诵咏木鱼胸中半通半透的经卷
  
  梵音不小心落入红尘
  莲台上,青灯的芯灰
  从来没有开口说话
  从来,分不清四季和轮回
  那尊貌似神灵的镏金菩萨
  一直,舍不得揭下身上的泥胚
  一如安静的夜里,那个
  舍不得揭开肮脏灵魂的我

  • 共0条评论,发表给力评论!


  • 上一篇:飞花&泊水之说辞

    下一篇:新春诗会飞花&泊水之剔骨

    >>>  返回作者赵静端的文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