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作者:黄宏宣
  • 阅读: 113次
  • 分类:人物
  • 字数:3988字
  • 推荐星级:4星
  • 发表于: 2017-01-12

华市长要退休了,准备和老伴回故里安度晚年。

在上下几百里,只要一提起华市长,无人不交口称赞,他和家父同龄,上海交大的高才生,高中毕业走出乡村后就一直在外省做事,从普通工人一直做到市长,华老每步都走得非常塌实、稳健。

三十多年来,华市长始终没有忘记家乡的培养和亲情,铺桥修路、捐建学校、资助孤寡老人和失学儿童……虽然回来很少,哪样也没有少他,他始终是家乡人茶余饭后的表彰对象。对于华市长,老乡们都倾注了无限的感激和厚重的情谊。

华老已有十七年没有回乡了,留给故乡人太多的猜测和思念,知道他要告老还乡,所有人都表现了极大的友好和热情,镇村委会连续开会,商讨安置方案。

在一片“欢迎”声和此起彼伏的鞭炮声中,华市长和他的老伴带着一个保姆一同回到了故里,可回到家乡的华市长一下子傻了!

村里原来的臭豆腐摊位哪去了?他梦中的那间豆腐磨坊早已变成了小超市,那可是他儿时的最爱,经常和老伴在家回味着那一块块闻着奇臭无比、吃起来却不肯丢去的臭豆腐,现在的臭豆腐也到处都是,可怎么就没有了当初那种既臭又香的味道?

村西口的那个大池塘哪去了?那可是他儿时洗澡和摸鱼的好地方,到了夏天,只要家里来客,他就会和爸爸一个跟头钻进水里,一个小时不到,保证有两碗活蹦乱跳的鲫鱼上岸,有时还会有黄鳝和甲鱼。还有,让他牵肠挂肚的塘藕和菱角呢?那一根根雪白的莲藕,曾经勾起多少次对家乡的眷念;那些酥而香的菱角,上市的时候,嘴都吃破了,还舍不得丢。可如今……

东头的小山如今也建成了水泥厂,那可是他小时候和同伴放牛、放鹅、打猪草、摘野果、捉迷藏的最佳场所,那里曾经留下他太多儿时的梦和幼时的快乐。至今,他还清楚地记得,有好几次,他没有完成作业,语文老师拿着柳条在这个山坡上撵得他满山跑,每次他都跑得老远,而他的老师只能在后面一边气喘吁吁地追着,一边大骂他这个不听话的坏学生。想想那段生活,真好!现在怎么会是整天浓烟滚滚?华市长始终想不通。

小时候,他最喜欢跟在妈妈后面,端着饭碗走巷串户,每家吃什么,喝什么,一目了然。如今家家户户是防盗门窗,望着那一张张密密麻麻的铁丝网,让人喘气都困难……

面对家乡几十年的变化,华市长不知是喜,还是忧?他一下子困惑了,这儿是自己太熟悉不过的城市?还是他日夜眷恋的故乡?

梦中的故乡,您在哪儿呢?梦中的儿时伙伴,你们又在哪儿?

其实,故乡并不遥远,她始终深藏于心底,那是难以割舍的乡愁,是心中魂牵梦绕的牵挂!(作者简介:黄宏宣,男,中国散文家协会会员,中国东方作家创作中心会员,江苏省作家协会会员,国家三级创作员,在各类刊物、网站上发表作品余篇,十多篇散文在各级评比中获奖,并出版散文集《我这十年》和长篇小说《深深叹息》)

 

               南京育英第二外国语学校(大厂区育英路57号)

                邮编:210044  电话:1305757680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