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作者:龚坚
  • 阅读: 5016次
  • 分类:记事
  • 字数:2617字
  • 推荐星级:5星
  • 发表于: 2017-11-05

房子的作用,我不说大家也明白。是为人遮风挡雨的,供人休息的。住的房子瞎好,是人的脸面,标志着人的身份档次。所以,每到一个地方,看人的成功与失败,贪穷与富裕,首先看的是他(她)们的房子。 

我是七零年参加工作的。那时厂里宿舍很少,二十多间机瓦房除了办公室、生产科、供应科、销售科、财务科等办公室外,厂领导是两人住一间房,中层干部三人挤在一起,寝办合一。有了孩子的女工两家住一间房,没有结婚的女工四个人住一间房,十二平方的小屋里搁四张床,床头顶住床头,有的床太长,一边放不下两张,就把床头锯下一截,才能放下。中间只留能过去人的走道。那时大家都没啥东西,都是无产阶级。谁偶然有个小木箱,也没处放,只该塞在床下面。 两家住一间房子的女工,生活难堪的程度难以言喻,说出来谁都难以置信,可这是实实在在的事情,没有半点虚构。她们在中间挂道布帘,好像隔断了难堪,隔断了羞涩,实际什么也没隔断,还是在一个屋里生活一样。里面的人翻个身尿泡尿连女人的哎哟声外面的人听得清清楚楚,外面男人的喘息声里面的人也听得明明白白。时间长了,住一间屋子里的两对夫妻,也都习惯了,谁也不说谁,谁也不背谁,男女之间那点事,成了公开的秘密。有个两家住一间屋子的男人,平时他们爱开玩笑,爱说露能话,每当夜深人静,各自把孩子哄睡着,喊着另个男人的名字说:"咱开始吧。"另个男人笑答:"开始就开始。孩子不睡,我就等急啦!”说后二人哈哈大笑起来。 

由于房子紧张的比金子还主贵,我们这些男工在厂里居住想都不敢想,因为我们是小伙子,不怕社会上的不法分子。厂里一直让我们在外借宿。我先后在招待所,二轻局丶城关税所借宿。在招待所我们夜间十二点上班,值班人员不开大门,我们就这个踩住那个人的肩膀翻门而出。有次翻门裤子被划了个大窟隆,我一手捂着屁股去上班。到车间后,工友们看我屁股上露着内裤,都是笑我。 我渴望在厂里有间小屋,那怕只有三四平方米,能放下一张床就行,不再在外面打游击,过流浪生活。 

一九七九年我结婚时,厂领导费尽周折给我弄了间小房,我终于算是有了个家。小屋在二楼的楼顶,十来平方米,因为房顶露水,四周的墙露得像花脸,墙壁斑驳得到处是坑,露着红砖,屋顶凹形的楼板时常滴水,弥漫着霉臭味。好在小屋光线不错,窗含大街,窗前的杨树枝展叶翠,小鸟在上面跃枝鸣唱,啼落星辰,啼出黎明,啼来晨曦。 我来看这间小屋时,眉头皱得紧紧的,想着这是住人的地方吗?简直是储藏室。后,又一想,就这领导也是照顾我了,弄这间房不知领导作了多大的难。自己要不感恩不说,还在埋怨领导,良心何在? 我不叫厂里出资修缮这房,我自己修缮这房了。

工友们听说我结婚,都自动来帮我修房。我给露水的地方灌沥青,有的磊灶,有的烧火化沥青,有的往缝里灌,我铲屋内墙壁上的旧灰沙,有的在筛沙有的在和灰,往屋里掂,粉刷成新的墙壁,当墙粉成,又弄来涂料,把整个屋涂抹一遍。经过几天的劳作,一间洁净的明亮的小屋装饰了我的眼睛,也装点了我的生活,阳光照在墙壁上闪闪发光,清风吹过窗棂带来诱人的清香。我心里高兴极了,开始布置新房。那时结婚本来就没有什么家俱,不像现在人结婚,两米宽的席梦思大床,五节组合柜,梳妆台,床头柜,写字台,家用电器等。我那时只有一张自已做的床头床,一个木板箱,公家的一张旧三斗桌,腿还是四下乱晃,桌面油漆斑驳,露出大片大片的白底。这么简陋的家俱,工友们都要帮我安放,我说不用,工友们笑说我怕他们吃喜糖抽烟,我只该随他们了。我喜欢看地图,在小屋最显眼最明亮的地方,先把中国地图钉在墙上,然后把床靠墙放着,挨住床放桌子,可桌子长 一寸放不下,我无奈只该把桌子两头各锯下半寸才把桌子放下。板箱放在床头,开箱得上床才能开开。尽管地方很小,总算把主要生活用品都找了个地方,使它们各就其位。外面还有一平方多地方,我再也不敢占用,全部交给了煤火炉、案板、锅碗瓢勺。我结婚时,厂长知道我爱写作,专门给我买了把藤椅,作为礼物送我,我把藤椅拿回去,放这里放不下,放那里过不去人,我又把藤椅还给了厂长,向他致谢说:您的心意我收啦,但藤椅没地方放,也放不下。 

那时屋里没有厕所,上厕所得跑到楼西头,洗菜刷锅屋里没有自来水管, 得跑到楼东头那一个水龙头水处,有时人多,洗个菜刷个锅得等半天。那时时间都紧张,有人正洗涮,见我去了,都自动让开,叫我先洗,说我时间最宝贵,让出点时间让我写诗,说他们不会。说得我心里暖暖的。那时我最大的渴望就是屋里有水龙头,洗菜刷锅不用别人让我,手一扭,水就哗哗地流。 尽管小屋很小,我也很满足,毕竟有了自己温馨的小家,下班回来,我坐在桌前读书写作,放飞想象的翅膀,收获着耕耘的秋诗。在那张小桌上,我写了几百首诗,还出版了诗集,被推选县作协主席,去北京参加过创作会议,还加入了省作协。 我在那小屋整整住了十年,至一九八九年,已经有人买单元房了。听说谁谁谁一万八千元买了两室一厅,我惊奇的不得了,一万八千元,老天爷,天文数字,啥时候能攒够这个数呢? 

时代在前进,生活在变化,经济在发展,人的思念意识也在亦步翻新,过去不敢想的事情也会变成现实。一九九六年,厂集资盖单元房,一套四万伍千元,我也豪不犹豫报了一套。一九九八年搬进了新居,新房子宽畅明亮多了,心也舒畅多了,但邻居之间的感情淡薄了,远远没有居小屋那样火热。 住小屋那些年相邻朝暮相处,时常碰个面怀,做点好饭你给我端一碗,我给你端一碗,孩子哭了,你拉我屋哄哄,我拉你屋哄哄,热情极了,一家人似的。住进单元房,进门门一关,洗菜丶做饭、上厕所都不出门,真应了那句古语"关住门吃吃,开开门屙屙"现在连屙屙也不出门了,住对门的,成十天二十天不见个面,且甭说交流啦! 住进单元房,如同住进人生的沙漠! 我很怀念那间小屋。

  • 何美鸿

    评论于:2017-11-06 07:50:11

    那个年代真实的生活。:)龚老师每次行文都有故事。一辈子经历了别人几世的阅历。这是上天对文人的眷顾。:)

  • 王海洋

    评论于:2017-11-06 09:31:22

    一个特殊的年代,一个特殊的环境,那点生活琐事真的充满了浓郁的生活味,一间简陋的小屋勾起了既心酸又饱含温馨的回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