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作者:沙洲
  • 阅读: 6252次
  • 分类:散文
  • 字数:4145字
  • 推荐星级:5星
  • 发表于: 2017-11-16

timg.jpg

时间在黎明的界口徘徊,几朵落花在静沐晨光的时空轻舞飞扬,优雅的仙子在苍茫的地面上舒展身姿。季节莫名的忧伤在此刻其实不值一提。一个人的感慨显然太过多愁善感,刚到嘴边却又很快退缩了回去。或许,他并没有想好完整的语言。并不完整的词句不禁随风而走:多少花开花落,多少春去春回,多少背影匆匆……

光线一点点增强了亮度,一座禅院浮现了出来。古色古香的建筑格局正好容纳一个怀旧且忘了年岁之人的情思。

今天像昨天或前天或大前天或更远的日子一样,以晨曦作为舞台,放置漫不经心的场景并省略了台词。仿佛每一个晨曦都会如此——扫帚和地面互相打磨着耐性,多少年了谁也记不清。早在不知不觉间磨光了彼此,忘却了曾经的电光火石,忘却了曾经的疼痛折磨,扫帚和地面之间终于只剩下一份习惯和淡然。如此这般互相打磨耐性,还将一如既往地坚持下去。打磨耐性,无休止的一如既往。

这是一种修行。修行的境界,永无止境……

一如岁月的不断叠加,万千气象携带万物生灵以及阳光、风、霜、雪、雨等等,共同构成历史苍老厚重的一部分。其中,诗意与禅悟并行,荣辱兴衰在自然而然间,从容地抹去。而后,每一天都迎来崭新而干净的开始。

从头顶经过的燕会一次次记下清扫落花的场景,日月星辰一同默默地铭记。在另一些人的角度把它们看成是虚构的情形,而我常在亦真亦幻中独自徘徊。我是一朵意象中的小花。或者,我忘了自己的过去。连回忆也交给一条鱼,在七秒钟后,我曾记住的片段便消失得无影无踪了。剩下的是散漫的尘埃,我看见它们到处流浪……



2

一些默契也在固定的时段发生。

扫帚和地面连同一棵不再年轻的树共同构成一座禅院的风景。在梵音唱响之前,它们率先开始一些动作,清扫地面的落叶或者落花或者浮尘。仿佛只有这样,崭新的一天方才能够优雅地开始。它们也在某一个春天的清晨打开我纷繁的思绪,一同在我迷离的意象里发出沙沙声。

挥帚的声音,缓慢、清脆、悠长,从容致远……

或许有一个名字或一个词语的一半被想起,另一半又莫名其妙地遗忘。或许,仅仅只有一个字被悠悠的时空想起。更加有可能的是那并非是一个字——那声响仿佛是一个人的脚步叩响远方,那声响仿佛是一个人的书写轻轻地划过地面,那声响仿佛是神的衣袖擦拭过躁动了一夜依然不安的灵魂发出的喘息。

另有纸片被划破的声音,另有花瓣向树枝告别的呢喃,一起与扫帚和地面间的交响混合,清晨的气息里许多尘埃弥带着花的芬芳一起飞扬。

谁的青涩随落瓣一同在尘埃里翻卷打滚?那些叶片是憔悴的纸屑,它们无力承载太多悲切。千言万语在七秒钟的记忆里短暂地传承。青春的疼痛更多的时候只能默默地承受。鲜为人知的风景被滚滚红尘漠然以对。寂寥的时空拥有无穷大的容量,狭小空间荡起的苍茫其实微不足道……



3

未尽的心愿交给风自由地带走,穿过芳菲的草地,穿过火热的沙滩,穿过滂沱的雨,穿过汪洋大海,带去某个明丽的远方,带去天的尽头,带给一片幽深的蔚蓝……

那棵树的呕心沥血第N次被缪斯辜负。

原想捧现的每一朵花在日月精华洗礼之后都是艺术的精品,原想每一件艺术的精品都别出心裁,可太多的努力被漫不经心的眼神跳过。无力感动凄凉的雨点,无力柔软犀利的风刀,纷纷扬扬的花瓣恍若滚滚而下的泥沙,一次次狂乱地敲打足下青褐色的石阶以及地面。

在太阳还未升起的春晨,收拾零落一地的残片——当然不久前它们还是花的模样,现在只能是一些残片,等待着有缘人前来清扫。那个被放在角落里的扫帚也在等待被有缘人重新举起。局外人依旧觉得那一刻来得很快,可是千年的时光依旧没有放完一个痴心的等候。

这一天是平凡的一天,这一天是卓越的一天。平凡与卓越,正像卑微与伟大一样界限不是十分明显。换一个思考的角度就能发现:奇迹无处不在!

即将迎来崭新的一天。原想,安静些,再安静些,以便不惊扰更多的春梦。可还是碰出了不大不小的声响,引起一只小鸟尖锐的惊叫,引起一只蜘蛛失足从纤细的网盘一角掉下来,弹起轻薄的水雾,云烟一样徐徐升腾并自由地散开……



4

一座城市的繁华正在复苏,多个城市的喧嚣就要来临,无数的乡村也要忙碌起来……

阳光或许会因为一些云雾而姗姗来迟,甚至明媚的光阴又要再推迟一些时候才能打开,可新生的渴望迫不及待地想要开启它们的疯狂。

很多卑微的事物纷纷跳上神摊开的水墨丹青,都想成为其中最为鲜活也最为可爱和卓越的部分。崭新的世界因自己而精彩。天地间逐渐摊开美轮美奂的画卷,一些文字极力想要建构锦绣华丽的全新世界……

春天、清晨、禅院,在繁华的城市与世外桃源之间,共同构成一个不紧不慢的空间。试图将内心残存的无奈和忧伤,连同疲惫的灵魂一起找一个合适的地方放置。

一颗流星拖着光焰快如闪电般划过,撇下一幕烟雨飞向天涯海角。

很快,尘世间便多了许多的惆怅。很快,一棵树的内心也忍不住热辣滚烫。一树热烈的花朵傲然盛开,呕心沥血,倾尽所有,可它们无法感动悲情的风。纵然可以勇敢地跨越寒冷的冬天,跨越冰霜的封堵,突破黑夜的包围。或许,它们终于还是累了,只好将自己交给苍茫的晨曦……



5

一些花的青春正盛,一些花已黯然陨落,一些花在天地间飘舞。几乎所有的花都害怕挑剔的目光,风狠心地撕扯。原想化蝶高飞的梦变得支离破碎,而后,与一些尘埃一道追逐数条匆茫的河流去远方……

并不曾完全绝望的青春还给予扫帚给予扫花人神奇的力量,它将疲惫的身心一次次唤醒。站在门外回眸,庭院仿佛也是一朵经年的花,悠然盛开在一段春光里。一棵树的痴情连同那一树花开都是诗人想入非非的部分。扫花人仿佛是一只蜜蜂的幻化,带着勤奋和甜蜜来到今生,超度尘世最无聊的苦痛。

纵然很多事情没有结果,依旧相信未来总是耐人寻味。一千年的时光或许也只是一季,一季时光或许经历过一千年的漫长。一抹阳光足可温暖衣衫单薄覆盖的心胸,一团火焰足可让人热泪盈眶。

苍劲的手中紧握着那已经不知是谁的坚韧,老茧覆盖了内在的隐痛。青涩的年华沙漏一样握在手心,握成一段厚重的乡愁在远方挥舞。放下追忆,将那些落花扫干净犹如擦亮一面镜子,这是禅修的一部分。放下忧愁,天涯海角还有一个角落不染尘埃——在那里,有莲撑起光辉的神坛,撑起琼楼玉宇;在那里,有另一个自己也像仙子一样炫舞羽衣霓裳,姿态轻盈潇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