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作者:刘文霞
  • 阅读: 2244次
  • 分类:书话
  • 字数:8127字
  • 推荐星级:4星
  • 发表于: 2017-12-22

        冷眼觀《紅樓夢》(三十六)

                        ——尤二姐之死影射已革理亲王弘皙殒命

                                 (刘文霞原创)


        “一局输赢料不真,香销茶尽尚逡巡。

        欲知目下兴衰兆,须问旁观冷眼人。”

        这是《红楼梦》第二回的回前题诗,是《石头记》作者雪芹(曹頫)写的诗。这首诗好像与《石头记》第二回的正文搭不上关系。其实,这首诗是《石头记》一书的主旨——写的是废太子胤礽之子弘皙与弘历(乾隆皇帝)争夺皇位之事。

        《红楼梦》第二回有脂砚斋弘皙的批语,证明第二回是写于乾隆四年之前,那时弘皙和弘历(乾隆)争夺皇位到底谁胜谁输还没有分出高下,所以作者才写了这首诗,其中既有期盼,也有担忧。

        “一局输赢料不真,香销茶尽尚逡巡。”我来解释一下这句诗的意思——这一局的胜负无法预料,香销茶尽之后(历时已久)还在徘徊不定。

        “欲知目下兴衰兆,须问旁观冷眼人。”这句的意思是:要想预料将来是兴盛还是衰败,还需要向冷眼旁观之人请教。

        曹頫被雍正抄家之后能否重振家业,与弘皙争夺皇位能否成功有着直接的联系。弘皙胜,则曹頫能重振祖宗基业,弘皙败,则曹頫落拓江湖,说不定还有牢狱之灾,性命不保。

        历史的记载以及《红楼梦》一书中尤二姐的结局告诉后人——“一局输赢料不真”最终以弘皙的惨败收场。

        《红楼梦》第六十三回的标题是“寿怡红群芳开夜宴 死金丹独艳理亲丧”,弘皙当时的爵位正是理亲王,“死金丹独艳理亲丧”,指的是雍正误服金丹死了之后,轮到逸群绝伦的理亲王弘皙丧命。

        王熙凤将尤二姐弄进大观园之后,让与尤二姐有婚约的张华和自己的家奴旺儿状告贾蓉和贾琏的那一段闹剧,是影射历史上“福宁首告弘晳一案”。后来王熙凤一步步将尤二姐整死的那些片段,则是影射乾隆是如何将自己的堂兄弘皙一步步逼死的。大家可以拿《石头记》第六十八回和第六十九的原文来与历史上零星记载的“弘皙逆案”的一些资料对照看。

        《石头记》作者曹頫在这次事件(弘皙逆案)中应该是成了漏网之鱼,不知是不是像文中的张华那样逃走,隐姓埋名度过余生?乾隆四年“弘皙谋逆案”发,曹頫的亲外甥——世袭平郡王爱新觉罗·福彭负责审理此案,审讯工作进行了几天之后,福彭就不再被批准继续主持主审,而且就在那一年,福彭开始淡出政坛,被闲置起来,直至乾隆十三年突然病故。福彭之所以失去乾隆皇帝的宠信,估计是他在“弘皙逆案”中放过了舅舅曹頫。

        周汝昌老先生在《红楼梦新证》中对“弘皙逆案”作了详细的汇录,大都是乾隆对人的评论,未有“逆案”的经过。史书也未有明确的记载,周老先生说:“虽然由于文献缺乏,我们对曹家再次惨遭彻底毁败的直接的、确切的案由一时无法列举,因而不能不用间接而曲折迂回的办法来窥测,但曹家最后一次的巨变显然是和这类案子里的下层人物、边沿关系有了株连,其他原因 ,是否还有,尚待深入研讨。”

        周汝昌老先生考证后认为江南曹家在雍正五年被查抄家产败落后,又经过了一小段时间的繁荣,然后又再次惨遭彻底毁败。

        在《冷眼观红楼梦》中,我已经格物致知甄家(曹家)被火烧毁之后,娇杏(曹頫)成了贾雨村(理亲王弘皙)的座上宾。《石头记》作者曹雪芹是曹寅嗣子曹頫的代号,《石头记》最初的批语作者脂砚斋甲戌就是弘皙的代号。既然曹頫和弘皙的关系那么亲密,共同作书,而且《石头记》最初的写作目的是为弘皙争夺皇位造势,那么,“弘皙逆案”当然会牵连到曹頫了,如果不是他的亲外甥福彭主审“弘皙逆案”,曹頫肯定逃不掉。

        乾隆皇帝也不是吃素的,他刚坐上皇位就屡施仁政,对宗族极为优厚,该赏的赏,该赦的赦,然而却又规定亲王宗室不入军机处,限制亲王宗室的权力而重用大学士鄂尔泰、张廷玉等人。乾隆知道,宗室成员都对他们父子做皇帝有成见,不值得倚重,而鄂尔泰、张廷玉等人曾被他的父亲雍正皇帝重用,会死心塌地拥护他们父子俩。弘历(乾隆)之所以最终胜过弘皙,因为他的心机比弘皙深。

        乾隆皇帝既然这么不简单,那么,福彭突然死去的那一年是乾隆十三年,距离脂砚斋弘皙被圈禁已有九年,距离弘皙薨逝也已经有了五年,在这几年时间里,曹頫完全可以将八十回《石头记》这部书写作修改完善,以手抄本的形式在宗室中流传,乾隆皇帝那么厉害,他能不弄到这本书吗?乾隆皇帝读了《石头记》后,知道自己父子俩以十分不光彩的形象置身其中,能不火冒三丈吗?于是,当初放走曹頫的福彭便成了乾隆迁怒的对象,于是乾隆十三年十一月,福彭暴死。

         有人或许会问:“乾隆一生中制造了那么多文字狱,既然他知道《石头记》一书是曹頫写的,为什么就单不杀曹頫呢?”我想,乾隆皇帝应该是很想杀曹頫的,但曹頫在乾隆眼中已经成了一条丧家之犬,杀不杀他已经没有多少意义,而且,乾隆皇帝是一个爱面子的人,杀曹頫就等于承认《石头记》写了他们雍正乾隆父子俩的丑事,所以乾隆皇帝只是对人感慨道:“此盖为明珠家事作也。”巧妙地将《红楼梦》一书往书香门第之家纳兰明珠和纳兰性德父子身上引。我已经说过,一百二十回《红楼梦》后四十回是维护了乾隆皇帝的名声,乾隆皇帝让人为“没有写完”的八十回《石头记》写续书,并且大量刊印一百二十回《红楼梦》,用的是宋太宗对付《推背图》一书那样的不禁而疏的手段。我们不得不承认乾隆皇帝的智慧,《红楼梦》在几百年的时间里,一直是一本“谜书”,甚至在一些浅薄无知的人心里,《红楼梦》连“谜书”都称不上,只是一本风月小说而已。时至今日,才开始有人怀疑红楼梦隐藏“弘皙逆案”真相。

        尤二姐被王熙凤赚入大观园后,就被王熙凤在暗处谗害,秋桐在明处毁害而弄病了。见原文——

        那尤二姐原是个花为肠肚雪作肌肤的人,如何经得这般磨折,不过受了一个月的暗气,便恹恹得了一病,四肢懒动,茶饭不进,渐次黄瘦下去。

        前人的书中,很少用“花为肠肚雪作肌肤”来形容人,我也一直对这句话很疑惑,后来才知道作者用的是隐寓。花红柳绿,红瘦绿肥,说到“花”,人们很自然想起“红”色,“红”通“弘”。“雪作肌肤”是指皮肤白皙。花和雪连起来就是“弘皙”二字,“花为肠肚雪作肌肤”的尤二姐指的就是弘皙,花袭人也指的是弘皙。

        尤二姐被王熙凤和秋桐往死里整是影射弘皙被乾隆往死里整。秋桐是属兔的,我们来看一段原文——

        贾琏与秋桐在一处时,凤姐又做汤做水的着人送与二姐。又骂平儿不是个有福的,“也和我一样。我因多病了,你却无病也不见怀胎。如今二奶奶这样,都因咱们无福,或犯了什么,冲的他这样。”因又叫人出去算命打卦。偏算命的回来又说:“系属兔的阴人冲犯。”大家算将起来,只有秋桐一人属兔,说他冲的。秋桐近见贾琏请医治药,打人骂狗,为尤二姐十分尽心,他心中早浸了一缸醋在内了。今又听见如此说他冲了,凤姐儿又劝他说:“你暂且别处去躲几个月再来。”秋桐便气的哭骂道:“理那起瞎肏的混咬舌根!我和他‘井水不犯河水’,怎么就冲了他!好个爱八哥儿,在外头什么人不见,偏来了就有人冲了。白眉赤脸,那里来的孩子?他不过指着哄我们那个棉花耳朵的爷罢了。纵有孩子,也不知姓张姓王。奶奶希罕那杂种羔子,我不喜欢!老了谁不成?谁不会养!一年半载养一个,倒还是一点搀杂没有的呢!”

        从上面这段话来看,秋桐是属兔的。我们来看正史中乾隆皇帝的资料——

        康熙五十年八月十三日子夜,弘历出生于北京雍亲王府,幼名“元寿”。

        我们且不管乾隆到底出生于何处,但乾隆出生的那一年——康熙五十年是辛卯年,也就是说,乾隆皇帝是属兔的。《红楼梦》中属兔的秋桐影射的就是乾隆皇帝,他被《石头记》作者称为“属兔的阴人”。尤二姐死于秋桐和王熙凤之手是影射弘皙死于乾隆手中。

        如果不曾详细了解清皇室成员的资料和熟读诗书,《红楼梦》很难解。王熙凤整死尤二姐那一段,作者故意在其中藏了许多令人深思的句子,只是大家没有注意到,请看王熙凤大闹宁府时所说的话——“拼着一身剐,敢把皇帝拉下马。”还有王熙凤先前令旺儿和张华去告贾蓉贾琏时,张华不敢告,凤姐对旺儿说的话:“你细细的说给他,便告我们家谋反也没事的。”王熙凤影射的是乾隆皇帝,弘皙谋反当然是他爱新觉罗家的人谋反,所以她说:“便告我们家谋反也没事的。”

        乾隆即位以后,以庄亲王允禄和理亲王弘皙为中心,逐渐形成了一个以近支宗室王公等组成的政治集团,这个政治集团就是冲着乾隆皇帝的皇位去的。乾隆既然认定弘皙谋反,就绝不会容许他存活于世。然而乾隆皇帝既要弘皙死,又要标榜自己的“宽容”,纵然弘皙犯了谋反大罪,也只是将他圈禁在景山东果园内。然而弘皙被圈禁后不到三年,就去世了。

        《红楼梦》第六十九回写尤二姐在病中梦见尤三姐,尤三姐对他说了那样一段话,请看原文——

        那尤二姐原是个花为肠肚雪作肌肤的人,如何经得这般磨折,不过受了一个月的暗气,便恹恹得了一病,四肢懒动,茶饭不进,渐次黄瘦下去。夜来合上眼,只见他小妹子手捧鸳鸯宝剑前来说:“姐姐,你一生为人心痴意软,终吃了这亏。休信那妒妇花言巧语,外作贤良,内藏奸狡,他发恨定要弄你一死方休。若妹子在世,断不肯令你进来,即进来时,亦不容他这样。此亦系理数应然,你我生前淫奔不才,使人家丧伦败行,故有此报。你依我将此剑斩了那妒妇,一同归至警幻案下,听其发落。不然,你则白白的丧命,且无人怜惜。”

        《红楼梦》中尤三姐对尤二姐所说的话“休信那妒妇花言巧语,外作贤良,内藏奸狡,他发恨定要弄你一死方休。”就是影射乾隆定要整死弘皙,却又要为自己贴上“贤良”的标签。尤二姐被赚入大观园后,就是被王熙凤和秋桐以及王熙凤的丫头善姐等一步步逼上绝路的,而王熙凤,还博得了贾琏众人的称赞。弘皙犯的是谋反罪,其罪当诛,乾隆皇帝却只是将他圈禁于景山东果园,这就显示了乾隆皇帝对弘皙已经仁至义尽,然而弘皙被圈禁后不到三年就辞世,这其中隐藏着什么机密?《红楼梦》中尤二姐的遭遇就是弘皙的遭遇,尤二姐如何被王熙凤一步步算计逼死,弘皙就是如何被乾隆虐待整死的。王熙凤以贤良淑德之名,行借刀杀人之实。王熙凤的什么挑拨离间、口蜜腹剑、卸磨杀驴等招数,估计乾隆皇帝用起来也是驾轻就熟,尤二姐(弘皙)果然像尤三姐所说的那样“白白的丧命,且无人怜惜”。

        我们再来看看史上关于“弘皙逆案”的一些资料——

        乾隆四年十月初,宗人府议奏, 康熙帝十六子庄亲王允禄与其子辈弘晳、弘升、弘昌、弘晈等人“结党营弘,往来诡秘”,议请分别予以惩处。乾隆帝首次披露,弘晳“自以为旧日东宫之嫡子,居心甚不可问。”本年遇朕诞辰,“乃制鹅黄肩舆一乘以进,朕若不受,伊即将留以自用矣。”乾隆帝决定,允禄免革亲王,但革去亲王双俸及议政大臣等职;弘晳革去亲王,仍准于郑家庄居住,不许出城;弘升“永远圈禁”;贝勒弘昌、贝子弘普、公宁和革爵,宁郡王弘晈仍留王号,永远住俸。不久,从事邪术活动的巫师安泰在受审中供出,弘晳曾向他问询“准噶尔能否到京,天下太平与否,皇上寿算如何,将来我还升腾与否等语”,这使弘晳所犯事由的性质,有了改变。乾隆帝据此认为他“心怀异志”,“其所询问妖人之语俱非臣下所宜出诸口,所忍萌诸心者,拟以大逆重典,以彰国法,洵属允当。”同时,又发现弘晳曾“仿照国制”,在府中擅自设立 内务府下属机构会议、掌仪等司,这种做法俨然含有以己为圣尊,与朝廷相抗之意,以致乾隆帝认为“弘晳罪恶”,较允祀允禟等人“尤为重大”。对弘晳的惩处于是进一步加重:圈禁地由原郑家庄府邸改于毗邻皇宫的景山东果园内;除宗籍,改名为四十六。

        《红楼梦》中尤二姐怀上一个男胎,但最终被王熙凤暗中陷害打了下来,就是影射以庄亲王允禄和理亲王弘皙为中心组成的那个政治集团被乾隆摧毁。

        尤二姐死了之后,贾蓉和贾琏的手势和话语暗含机密,而且,尤二姐死的时辰也暗有所指,请看《红楼梦》第六十九回的原文——

        那里已请下天文生预备,揭起衾单一看,只见这尤二姐面色如生,比活着还美貌。贾琏又搂着大哭,只叫“奶奶,你死的不明,都是我坑了你!”贾蓉忙上来劝:“叔叔解着些儿,我这个姨娘自己没福。”说着,又向南指大观园的界墙,贾琏会意,只悄悄跌脚说:“我忽略了,终久对出来,我替你报仇。”天文生回说:“奶奶卒于今日正卯时,五日出不得,或是三日,或是七日方可。明日寅时入殓大吉。”贾琏道:“三日断乎使不得,竟是七日。因家叔家兄皆在外,小丧不敢多停,等到外头,还放五七,做大道场才掩灵。明年往南去下葬。”天文生应诺,写了殃榜而去。宝玉已早过来陪哭一场。众族中人也都来了。贾琏忙进去找凤姐,要银子治办棺椁丧礼。凤姐见抬了出去,推有病,回:“老太太、太太说我病着,忌三房,不许我去。”因此也不出来穿孝,且往大观园中来。绕过群山,至北界墙根下往外听,隐隐绰绰听了一言半语,回来又回贾母说如此这般。

        “天文生回说:‘奶奶卒于今日正卯时,五日出不得,”尤二姐死于卯时,是影射弘皙过世的时辰。清史记载的弘皙去世的时间是:乾隆七年壬戌九月二十八日卯时,年四十九。

        尤二姐死于卯时正是影射弘皙卒于卯时。

        尤二姐死后,贾蓉为什么向南指大观园的界墙?因为弘皙死后是停灵在北京郊外的昌平郑家庄平西王府,平西府正是位于景山东果园的正北面。这里贾蓉往南指的大观园就是弘皙被圈禁致死的景山东果园。贾琏领会贾蓉的意思——弘皙是被乾隆逼死在景山东果园的。

        “凤姐见抬了出去,推有病,回:‘老太太、太太说我病着,忌三房,不许我去。’因此也不出来穿孝,且往大观园中来。绕过群山,至北界墙根下往外听,隐隐绰绰听了一言半语,回来又回贾母说如此这般。”尤二姐死了之后凤姐不出来穿孝是影射乾隆不出席堂兄弘皙的葬礼。凤姐之所以要绕过群山,至北界墙根下往外听,是影射乾隆探听平西府的人如何置办弘皙的丧事,众人是否对他有怨言。

        《红楼梦》第七十回的原文——

        话说贾琏自在梨香院伴宿七日夜,天天僧道不断做佛事。贾母唤了他去,吩咐不许送往家庙中。贾琏无法,只得又和时觉说了,就在尤三姐之上点了一个穴,破土埋葬。

        上面这段原文是影射尤二姐(弘皙)和尤三姐(弘晋)都没能像秦可卿(胤礽)那样葬于河北省蓟县黄花山皇家园寝,两兄弟都只是葬于黄土南店村。

        这是如今的资料:北京市昌平区的沙河镇东南有个叫“平西府”的乡镇,在此西南的黄土南店村有平西王弘皙的墓地。 弘皙是废太子、理密亲王允礽第二子,生于康熙三十三年七月初五日,乾隆七年九月二十八日去世,葬于黄土南店村东土岗之上。乾隆四十三年正月奉旨复入宗室,复其原名。弘皙墓地占地十五亩,东到老赵家,南至黑塔寺吴七房后,西边是车道,北边与黄土北店村接壤,如今有京包线铁路在两村搭界处通过。坟地坐东朝西,双立祖,除了弘皙的砖宝顶之外,有废太子、理密亲王允礽第十一子弘昞的大土坟一座。 在黄土南店村,平西王坟亦被称为后坟,因为在这之前已有废太子、理密亲王允礽第三子弘晋葬于村南“上场”。弘晋是康熙钟爱的皇孙,生于康熙三十五年,康熙五十六年去世。弘晋的墓地原有数十亩,进入民国以后,其裔孙连坟地的松柏树一起卖掉,土地仅余一亩,两边人字形排列的坟头把地埋严了。而后向村里借地一块,陆续建坟五座。弘晋墓地坐北向南,南端挖有月牙河。 1924年后,弘晢的后裔陆续到后坟伐树。1938年后坟被盗,1944年上场的坟地被盗。 1960年,地方政府决定平坟,先把后坟改成公共墓地,上场的坟地在1971年进行了彻底清除,挖出了殉葬品。后坟由黄土东村的人们将楠木棺材起出,找到了鼻烟壶、玉碗、怀表等。         

        尤二姐在书中是吞金自杀,又是将尤二姐与薛宝钗连在一起。唐朝诗人刘禹锡写有《马嵬行》一诗,说杨贵妃是吞金而死。尤二姐像杨贵妃那样将人父子兄弟致于麀聚之乱,而后吞金自杀,《红楼梦》中又多处说薛宝钗是杨妃,隐寓尤二姐和薛宝钗指的是同一人。而且尤二姐死后还在薛宝钗原先的住处梨香院停灵。(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