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作者:小翠
  • 阅读: 3504次
  • 分类:散文
  • 字数:3337字
  • 推荐星级:5星
  • 发表于: 2018-08-18

  我不知道为什么,公公要把他的胡琴带走。

  如果留下,对孩子们来讲,不也是一种念想。

  但小姑说,公公给她说过,他走时一定要把他的胡琴放在身边,他平生就这么点爱好,到那边是一个伴。

  我听了,心里戚然,便说不出话。老公把胡琴拿过来,简单擦拭了下,泪珠大滴大滴的落下来。

  

  我终究是不懂生命的无常。

  那天上午,我坐在公公的床边,为他擦不停咳出的血痰。公公已经多天吃不下饭,近两天更是水也不进。他说,你出去转转,不用不停地照看我,屋里不好闻,一会儿过来看看就行了。我说,我们回来就是照看你的,别的也没事。公公便把头扭向我,有气无力的说,你叫你妈早点做饭,吃过饭你俩就带着孩子走吧,工作要紧,孩子也得上课,老在家伺候我那会中?我说,工作都是那样,没啥特别要紧的事,你身体要紧,我俩都请了假了,等你轻点,咱去医院再看看。我看公公没一点劲儿,一说话就要咳。我就说他,你歇一歇,少说点话。公公便听话的不吭声了,一会儿眼神空洞的看着房顶,一会儿迷迷瞪瞪好像睡着了。

  过了一会儿,大嫂也过来,问公公觉得怎样。他说,我难受的很,你俩谁去给我买点啤酒,我想喝口冰的啤酒,心里老是急躁,烧心的很。大嫂赶紧跑出去问,婆婆和大哥他们都觉得不敢喝,说平时也不喝,病得真重,好几天都没吃饭了,啤酒也是酒啊,那会敢喝。可是,公公拒绝喝粥,也不喝水,最后只勉强喝了两口凉茶。

  晌午,二姑家的孩子来看他,公公挣扎起来说了几句话,便撵着我们出去吃饭。

  我们和表弟刚端上碗,就听见大哥在屋里喊,快点,快点进来。我们一进屋,就看到公公大口大口的吐着血。老公扶着公公,哭着擦着喊着,我们一家人就那样无助的乱作一团,哭声一片。

  可老人再也没能醒来。

  

  我实在不能接受老人已经去世的事实。

  我以为公公熬过这次化疗,会慢慢好起来。我不知道人之将至是这样,我们没有满足他最后难受万分时那一点小小的要求。

  婆婆那时,经历了五次化疗三次放疗,并发症不断。三年时间,几乎把市县的医院住了个遍。那么难熬,都好起来了。公公这还不到一年,我在心里做好了长久伺候老人的打算。

  怎么也想不到,刚刚还撵着我去上班的公公,一转眼的功夫,就去了另一个世界。

  一句话也没留下。

  

  小姑说,你爹前些时给我留话了,说别的都能放下,唯独怕你们把他的胡琴给扔了,他要带走。

  胡琴......

  耳边,亲人的哭声,办事人跑进跑出要这要那的嘈杂,与我,是那样虚无。

  胡琴。

  泪眼模煳中,公公的胡琴-----

  

  我第一次进老公家门,看见墙上挂着一把琴。我问是谁的?我知道老公会弹吉他,会弹钢琴,会吹笛子,难道还会拉胡琴吗?老公说,我哪会这,这是咱爹的,他觉得我屋干净,便挂在我这里的。我说我想听,你拉两下试试。老公取下琴,几经调试,吱吱扭扭,终是不成调子。公公听见了,进来笑着对老公说,你没学过,虽然你是学音乐的,也不是上来就会的。我央求他拉一曲,他说我忙着来,但还是高兴的坐下来拉了一会儿。我看公公胡琴拉的挺熟的,老公说那是自然,以前咱爹还经常出去演出呢,只是现在队里不唱戏了,爹就只偶尔在家里拉几下。我说咱学吧,老公说这会是胡学来,不好学。公公也说,他那乐谱都让婆婆卖破烂了,现在几乎都不拉了,谱子都快忘光了。

  第一年在老公家过年,我想听公公拉琴。公公拿下胡琴,刚拉几下。脾气不好的婆婆就骂道,整天抱着你那破胡琴,拉那是啥,影响人看电视。公公看着我,说孩子今年结婚,咱家添了人,我高兴,况且孩子也喜欢听。我说,都是,妈,你也听听,爹这胡琴拉的可好了。可婆婆说,好啥好,我听着聒噪死了。我拉拉老公说,要不,带咱爹去咱屋里拉一会儿吧。那个除夕,屋外大雪纷飞,屋内温暖如春。我们三个人陶醉在胡琴的悠扬声中,成了我人生最美好的回忆之一。

  第二年,二嫂进门。她和婆婆一样,不知怎的,不喜欢听公公拉琴。尤其是在添了侄儿以后,更是不让公公摸琴。她们说,再拉,就把胡琴摔了,破破当柴火。还吓唬公公说,把孩子聒醒,就让他带孩子。公公干活行,带孩子是真不行,家里的孩子他从来带不上半天。这还真把公公吓着了,此后好久,不,是好多年,我都没听见公公拉胡琴。农村人,忙时脚不沾地,闲时出去打工。尤其是婆婆罹患癌症后,公公更是不会惹婆婆心烦。后来,我都不知道胡琴去了哪里,早不在我们屋里挂着了。

  问起老公,他说,咱爹不敢在家拉琴。只偶尔拿到对面独居的老王那,和老王下下棋,唠唠,拉一曲。上边咱姑奶也喜欢听,他有时也拿到那拉一会儿。但这都是极少的,我也不知道现在咱爹把琴搁哪了。管他来,咱妈不喜欢,你看她那身体,不惹她生气。我说为啥生气,胡琴挺好的,教教孩子们学学,多好。老公便不再理我。再后来,我总算知道,公公年轻时帅气,又会算数又会拉琴的,在小学里当老师在队里当会计,吸引了好多小姑娘小媳妇的目光。婆婆一个人在家带着三个孩子,种着地,还受风言风语的气。于是就不让公公在学校里代课了,回来和她一起种地。

  可是,胡琴,成了婆婆心中的结。一辈子,两人就撕扯着这。你不是喜欢吗?我就偏不让你喜欢。

  

  婆婆一辈子不服输,与人斗也与病魔斗。勇敢地与癌症斗了三年,捡回了一条命,我们全家筋疲力尽,也如释重负。之后的四五年,婆婆药不断,也时不时的住院。公公把挣的每一分钱都交给婆婆,全心全意想让婆婆健康起来。

  他从来没有想过,自己会倒下来。一倒下来,就再也起不来。

  

  让我异常后悔的是,我竟然一次也没想起来他的胡琴。

  去年暑假在洛阳的医院里,我陪着他做化疗。他说,这干活干惯了,这啥也不干真是着急。我说咱是来治病的,就得好好休息。他说要不这样吧,你也喜欢看书,你出去转转,有啥书好看,买几本回来我也看看。

  开始还好,他看的津津有味。后来药劲儿上来,难受的很,他便看的少了了。再后来,眼睛也不行了,书上的字都看不见了。公公以前身体很好,没生过病没吃过药,耳不聋眼不花。但现在,一天输液十来瓶,小针大针十来针,这一天受的罪都不知得多少回,我背着公公哭了也不知有多少回。

  我和他聊天,陪着他说那些陈年往事,听他说我都不知道是谁的那些老一辈人。病房里的人都说这老汉没闺女,儿媳多孝顺。我也觉得自己挺孝顺,自己的娘家人,我都没有这样的耐心。

  

  直到老人去世,小姑的一句话,才让我猛然觉悟,我是真的孝顺吗,我都忘了公公的胡琴。

  在那漫长的治疗过程中,在那痛苦的化疗放疗折磨下,我从来没想起过他的胡琴。他一辈子心爱的东西,不能很好的拥有。在那难熬的时光里,如果我能把胡琴带给公公,让他拉的动的时候拉几曲,会给他多大的慰藉。即使拉不动,胡琴陪着他,也会给他一些回忆。

  一个人,动也不能动的时候,也便只剩下回忆。

  

  公公走了。

  生前什么也没留下,一句话都没向我们交待。

  他只对他的妹妹说,他要他的胡琴。

  

  那天,吃着吃着饭,老公问孩子学不学吉他。

  我不知怎的,给孩子说起他爷爷。我说,你爷爷会拉胡琴。

  我说,如果琴在,还可以睹物思人。

  老公泪如雨下,说,就剩一张照片,还因为她们都信基督教,不叫放在厅里。

  我也哽咽,安慰老公,那就像当年咱爹的胡琴一样,就放在咱屋里。

  老公止不住的泪流,咱爹一辈子,就这么委屈。

  

  一把胡琴,一把忧伤的胡琴。


  • 王海洋

    评论于:2018-09-07 19:04:51

    以胡琴为线索,引出陈年往事,写出温暖亲情,抒发淡淡的忧伤和深情的怀念,小翠此文意味深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