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作者:郑根章
  • 阅读: 453次
  • 分类:短篇小说
  • 字数:17819字
  • 推荐星级:4星
  • 发表于: 2019-08-10

2018年是个值得记念的年份。这一年,在国家实施教育强国的大政决策下,在面临教育部即将检查验收之际,全国各教育均衡县创建工作进行得如火如荼。此时,作为中原省份定点国检之一的云县,也在紧锣密鼓地做着各项前期准备。

这个云县地处八百里伏牛山区的腹地,位于中原大河——洛河支流的中段,方圆上百公里,全境今年参加验收县乡学校达100多所。由于范围广大,各校情况不一,因此尚待开展的工作多如牛毛。而从省到市,也频频指示,屡屡督导,要求各县务必赶在国检之前,按照达标指标逐项扎实推进到位。鉴于事情重大,云县县长亲自挂帅,责任到县局乡管,安排布署一应事项。这次国检指标主要有两大类,一是硬件部分,包括学校基础设施建设及相关器材配置,由政府统一承担;一是软件部分,是学校近三年来的分类资料整理归档,由各校组织人力完成。一时间犹如规模宏大的战役打响在即,全县上下都处于紧张忙碌的备战之中。

事实上,这场备战的宣传发动应自2016年始。当时文件印发下去,尽管上面成竹在胸,逐级贯彻,但由于史无前例,再加上日常课业繁忙,因此除县直学校和个别乡校之外,大多数心存观望,不曾着手也无从着手。捱至2018年初,适值年假伊始,县教育局终于很下决心,不准任何应验学校休假,一律返校整档,语气强硬得就像板上钉钉子。此令一下,全县100多所学校纷纷动作起来,组织本校教师加班加点了。

云县的北部,是接连不断的一带丘岭。这些丘岭,三川夹持,大致都是自西向东,犹如大大小小的长龙,或饮水在岭间的大川,或伏首到横贯境内的名河。一条县乡公路攀坡爬岭蛇行其中,在距县城二十来里的地方,有一个不大的坪子乡。该乡十几所村级小学中,应验七所(一所初中在当然之列),其中两所是一路相隔的西岭小学和东岭小学。就目前而言,“两小”的档案整理情形不约而同,即都是“待字零中”。

只说这东岭小学,正当村头,座西向东。院内绿树高耸,水泥铺地,有双层教学楼两幢,西、北分立,只不过历年有久,就像半老徐娘,看上去虽然可人,但并不大美。全校有二百来个学生,9名教工。腊月廿日这天,在肖校长的安排下,教工(两名有特别原因除外)早早地来到学校。适值天寒地冻,会议室没有火炉,大家就临时支起几个“小太阳”取暖。但见“小太阳”放射出的温热的炉光,映照着围坐在一起的几人的脸庞,这次虽说放假犹归,他们深知事情紧急,人人显出一种乐意而为的神情。其实他们心里更明白,即使自己有点不情愿,但面对汹涌激荡的风口浪尖,又有谁能去犯傻哪!

这次整档,内容浩繁,是前所未有的。每年分五大类,类又分项,项中套项,计30多宗文档,无以尽述。而三年时间不同,项目一样,内容却要分别。为了加快进度,中心校特意从无应验任务的学校中调来一位电脑高手,加上原来一位临时代课,这样虽说少了两名,但还是9数。他们除肖校长负责全面外,每两人着量搭配,一主一副分为四组。缘于不谙档案详情,大致按提供的列项多少拉开,意为多头并进,尽早完工。肖校长明确放下狠话,年前争取完成任务,哪组拖拉哪组不放假,即使到大年初一也得继续干。

一时间会议室的四台电脑,伴随着开机的笛鸣,卯足了马力,迅速地运作起来了。嗒嗒嗒的键盘敲击声,此起彼伏,弥漫在整个会议室的空间里,冲撞着每一个人急切的心灵,扣动着每一个人绷紧的神经。对他们来说,这次整理档案是新事物,向未曾经,且人人又没经过什么丁点培训,直接上岗,难度好似刺猬在前,真是无从下手;唯一可循的,就是中心校专干从外县起步较早的兄弟学校搞来的档案模板。所以他们只好依照拷来的模板,选出自己需要的东西来,或添或改,忙得不亦乐乎。尤其是前来助战的他校的女校长姜美兰,她不愧为电脑高手,安排好她的搭档誊写的内容后,就纹丝不动地整起档来。只见她双手放在键盘上,十指轻拢,或左或右,忽上忽下,动作娴熟流畅,形似演练优美的手指操,状如弹奏精致的电子琴。一边盲打着文字,一边凝视着屏幕,专注得旁若无人。

教工中的小字辈张心珞,应称得上电脑方面的女才俊,她天生一对聪慧的大眼睛,那充满青春气息白里透红的脸庞,总那么阳光,让人觉得爽朗而活泼。由于电脑熟练些,肖校长有事的时候常爱叫她去帮忙,她也倒爽快,叫干就干,曾经有几次为了赶时间输信息报表,自己连星期天都顾不上过了。和她搭档的方同斌老师,五十开外,虽不会电脑,但写得一手好字,和张心珞配合得十分顺溜默契。心珞叫抄就抄,叫写就写。

再说和姜美兰坐紧挨的付玉声老师。他与方同斌同龄,也五十多岁,求学时的用功苦读,使他过早地戴上了眼镜。这次他能够独领一组,不是缘于他的电脑水平高(那两位因特殊原因请假的年轻女教师,都远在他之上),而是由于缺少人手,情急之下,肖校长不得不这样安排。平心而论,人家第四组的夏新南还能作些程序方面的操作,而付老师充其量只会打两个字而已。因此四组之中,只有他犹如临危受命,勉为其难。也难怪付老师自己解嘲:这是在赶鸭子上轿啊。他的搭当是程其茹,做事勤快,不推不靠,只可惜电脑方面更是会之甚少。

此时,付玉声正右手移动着鼠标,在档案模板堆中搜寻着他要的东西。等找到相应的项目,先复制粘贴到文件夹里,再啪地点开,就着校名和时间的地方一改,然后保存起来,接着做下一个,如此进行着。这改头换面的事情,按肖校长的说法是一做即会,连付玉声也觉得简单。但让他没想到的是,事实上远不止于这些,许多不简单的还在后面等着哪!程其茹看着付玉声一人忙碌,觉得自己闲着没事,就主动请缨:“付老师,叫我干什么呢?”

“干什么?”付玉声一时还不知道怎样安排程其茹,说句心里话,他自己现在做着什么事尚且茫然呢!然而程其茹的发问,使付玉声一下子想起来自己还有个帮手,就接着说,“要不?我复制粘贴你就看着吧,免得出错。”大概程其茹也认为这起码是不是事的事吧,于是重又坐下来,和付玉声两人一起,继续着他们的进行时。

已是上午的过半时分了,冬日的太阳似乎也卯足了能量朗照着大地,朗照着东岭小学正在忙碌一片的会议室外的长廊。相比室内,这日照的廊间,就是温融,就是暖和。那三个组的“突击”手,仿佛觉得不能辜负天赐的上好阳光,他们正以椅当桌,坐在这暖洋洋的廊下写个不停,谁又能顾得上说话哪。

   这时,肖校长走过来,进到会议室,大声问:“怎么样,有点头绪了吗?”

那声音好像在寂静的水面上投掷了一块石头,十分响亮,但由于只顾忙碌,没人应答。肖校长正好走在姜美兰身边,见众人一片沉静,就单刀直入地问:“美兰,你这怎么样?”

“会怎么样,刚刚开始。”美兰一面答,一面又像想起了什么,“肖老师,我整这一块要用德育记录,你们学校准备没有?”

“今年的有。过去的不知弄哪去了,找不着。”语气听起来很肯定。

“那怎么办呢?”美兰似乎有点犯难。

“前两年的只好重新补吧。”肖校长提议。

“那一期一二十篇,补起来费事死了。”美兰近乎愤愤了。

这肖校长是个女中强人,有一张能说会道的嘴。平时家长因为学生闹点什么意见,找到肖校长这儿,往往不到一刻钟,就会转身走人。原因很简单,似乎道义的天平老是倾斜于肖校长似的,那些家长不管觉得自己多么有理,经肖校长三下五除二如此如此一说,竟然无理可说,到后来,只得忡忡而来,悻悻而去,并从心里后悔——来学校碰什么灰哪?

适才姜美兰这么一说,肖校长更是振振有词了:“费事,谁也知道费事。不费事的话局里只怕早叫我们放假了。慢慢来吧。”

这假期加班,老师们吃饭也是问题,上街去吧,来回太浪费时间,然而又不能叫各人做着吃,况且还有一个外来的姜美兰。肖校长思来想去,认为还是合伙做饭好。她了解了一些情况后,看看已离中午不远了,于是就对大家说:“我和双娇去做饭,其余接着整吧。”

这双娇姓李,是之前说的代课老师,头上扎两条小辫,为人沉稳,和美兰一组的。此时她正在阳光普照的廊下补着以往的升旗记录,听得叫为大伙做饭,便慢条斯理地谦虚起来。肖校长出来拉着她,一句“走吧”,也就同去了。

付玉声快一上午坐着没动过地方,这人一忙起来似乎连厕所都忘到一边了。坐在对面的夏新南人虽年轻,但也是个敬业的主,平时不怎么爱说话,偶尔却会爆一两句冷料。显然他也坐了好长时间,只见他猛地站起来,并且说道:“再忙,厕所不能不上啊。”大凡男女共处的大众场合,说这种话不免让人有点尴尬,容易出现冷场,而夏新南却不以为然,就是能够说出来。但冷场不等于不起作用,在夏新南出去后没多久,他的话似乎迅速发酵,包括付玉声在内几乎是同时,其他三名女教师也相跟着出去了。人有时候就这么奇妙,一些事情一经提起,那意识恍若被打开通道的水流一样,便很快地漫到这上面来。

中午的太阳似乎也在垂念着这群正在加班的老师们,把那温暖的光通过门窗送进会议室里,为他们驱走一些冬日的寒意。简单地吃过午饭,顾不得稍息,大家又各奔其事投入了忙碌。

付玉声承担的任务里制表特别多,而制表对他来说是个未知领域。从前他曾尝试过几次,苦于零基础,因而毫无进展,以致于延宕至今日,依然形同陌路。现在,需要复制粘贴的进行的差不多,接下来不得不去面对制表了。他点开Excel,眼前一片茫然,费了好大功夫,竟连制表的原表都没打开来。他看旁边的美兰忙得不可开交,也只得打扰求救了,说:“美兰,这制表在哪里呢?”

     “我看看。”美兰一边应,一边停下手里的鼠标,探过身来。只见她在左上角“文件”上轻轻一点,一下子看到那“新建”两个字,接着再一点,一面排列整齐、硕大无比的原表便赫然出现在屏幕上。

原来如此,付玉声照着美兰的操作重复了两遍,觉得可以,但接下来要制表依然是“寸步难行”。他想试做一份小表,先点到第一个格子,拖动鼠标又选中一片区域,心想格线该出来了,但不其然。那就插入线条吧,谁知一点插入,刚才选的区域随即消失,再选再消失,真是强驴啊,一味不听话。如此十数次,付玉声才意识到自己确实不会,就萌生了向肖校长摞挑子的想法。但看看人家几个,都一门心思扑在整档中,他又怎么好意思打退堂鼓呢?性格使然,他很快决计乘着这均衡创建的机会来突破制表了。

此时程其茹见他做不下去,等得着急,早已按照他们分配的项目,自己找了任务出去了。付玉声拿定主意后,就凑向忙着的姜美兰,并诚诚恳恳地说:“美兰,你得教教我制表哪!”

姜美兰是个热心姑娘,听付老师这么求己,既不好拒绝,又不忍心耽误自己整档,就针对付老师当前的问题,先教他怎样添加格线,且告诉他多看看页面上方的窗口,需要什么点击什么就行。

电脑的设计,其实很人性化的,不同的窗口分明标明着种种操作,但一位电脑门外汉面对诺大一个页面,由于不懂,往往失于“有眼无珠”,看不到点上;而一位电脑个中人则不然,他们能根据不同的需要,轻车熟路地找到对应的操作。付玉声按照姜美兰的指点,把工具栏的主要操作先演练了演练,没多久就可以作简单制表了……

值得补充的是,这次整档四组分工,由于不知就里,就凭第一观感,按照总项多少大致拉开,但却犹如鬼使神差出奇地巧妙。张心珞手把子利索,恰遇繁琐的一项学校图书,付玉声一向不苟,正着严谨的一应表册和绘图,姜美兰电脑里手,适逢恢宏的德育教育和学校财务,至于言语无多的夏新南,则巧撞杂遢的校园安全等。在整档开始的时间里,几个人议论最多的就是,任务多死了,什么时候才能完成啊!但随着人忙手乱地投入进去,这种议论也就销声匿迹了。该情形很有点像过去农家的推磨,当人拿起磨杠要去推的时候,前面一片茫然,不知要转多少圈,而一旦转了起来以后,也就那么一回事,并没有什么。所谓性急吃不了热豆腐,急也如此,不急也如此,倒不如心里放开来,心情反而舒坦些。

 

第二天上午快半,当一群忘我的教师们忙碌正酣之时,肖校长不无高兴地到得会议室,叫暂停一下,说是中心校整理的部分模板出来了,各组都去复制U盘,好照着整档(之前是外县的)。

“昨天干什么呢?”几位电脑操手心里虽然这样怨挞着,但还是按照肖校长的提议,到校长办公室一一复制了。

接下来的事情是对照模板逐一检查做过的文档,该修的修,该改的改,有的甚至是重新再来。付玉声看到体育器材购进表,和自己费了九牛二虎之力做的一模一样,即欣喜又来气,干脆还用自己的。要知道,他连填的序号都是一个一个敲出来的(尚不会下拉技巧)……

北教学楼的二楼西侧,是东岭小学的图书室,里面有数千册藏书,林林总总摆满了各个书架。正是这些图书,流转在全校二百来位学生手中,犹如清新雨露,滋润着学生们的心田。今天,方同斌配合张心珞,来手录图书书目,给它们重新造册。他进得图书室,面对浩瀚的图书,心里一时有点犯怵。方同斌略微沉静了一会儿,放眼扫视了一遍书架,很快确定了顺序,便从门旁的开始,一面取下样书,一面抄录起来。生活中许多看似简单的事情,一旦亲力亲为往往都有麻烦之处。一种图书,书名之外,出版社、数量也是不可或缺的,更棘手的是小如蚂蚁的编码。方同斌因为眼花,常需要眼镜戴了卸、卸了戴地抄录。慢是自然的,但几天下来,他用信笺纸业已写满数十页,基本上把所有图书抄录了一遍。字也写得很认真,就像参加书法考试交出的答卷,不火不急,心平气和。

从教师总量上来说,这坪子乡不比县城,由于老鸹喜雀旺处飞,导致了历年来教师的不足或曰缺编,尽管每年都有教育新人充实,但充其量也只能维持着教师退休调出等减员的数量。而一乡之内又是乡中优先,所以乡教师不足归根结底是小学教师不足的问题。但全乡教育这台大戏还是要唱下去的,因而好多小学只能在编制不够的状况下维系着工作。这次国检,其标准之一就是应验学校须达到相应规模的教师编制。一时之间,中心校无论如何也是无法变出这些缺编的教师来的,那么唯一可行的办法只有在造册上做点小文章了。就本学年而论,东岭小学按照学生总数计算,教师达标应为11名,且还有最高学历和一级教师的比例要求,这样子一下子多造出3名(原一名调到他校)。然而多录入几名教师信息并无大难,付玉声多坐一会儿就能解决,但要在日常学校生活里显现出来确非易事,直劳烦美兰的搭挡——双娇足足补写了将近四十周的升旗记录,也难怪双娇过后摔动着手感叹:“手都写酸了。”

 

腊月的天是跑马天,过得很快,通常情况下,人们这时候就要开始准备年货,买这购那了。而犹守校园的老师们,自学生考试结束以来,喘息未定,就开着火车整档,真是忙得不可开交了。几天来,新年的脚步尽管在悄悄走近,他们仿佛一时神经异常一样,无感无觉。

现在,付玉声通过自己的努力,已经能制出表来,虽然速度有点慢,但像斜线表头之类的一些技巧性东西也不在话下。接下来是填表,那些看似简单的数字,也不那么简单了。按照要求,所有数字须有根有据,且不能出现逻辑性错误。像学校建筑方面的,连肖校长亦不能一口清,他只能一遍又一遍地去翻寻学校的报表册子,一个数字一个数字地落到实处。这劳动量按说不大,却能把人急上火,然而事情如此,急又有什么用?还得耐着性子一个一个地慢慢来。那期待的数字闪着黑亮的光,跳动在他的眼帘下,然后乖如小鸟般栖落到划定的格子里。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表里的数字一行一行地多起来,最后成为记录东岭小学一学期或一学年的重要之页。

生活中,人的时间观念总是相对的,当你闲暇之时,老觉得漫长,但在你忙碌之时,心无旁骛,时间似乎淡出了你的注意,也就一忽而过了。还有,在做一件事时,开始缓慢,随着不断地进展常会觉得事情越做越多,心中徒然生出何日是期的企盼。付玉声这次整档,倍觉时间如飞,有时一个任务未了,一晌业已过去,无奈之下只得上午推到下午,或下午推到第二天。在整到学校师资这一块时,看似无多,却要一牵数十的牵起来,仅上级文件一项,照着洋洋洒洒的模板点看搜寻就用了好长时间。晚归是自然的,他们一应人等常在日落黄昏才乘车回家,比及赶到县城,早已是万家灯火了。

新年已经近在咫尺,似乎可以闻到它的气息。尤其在现在的农村,由于鞭炮尚无禁止,那烘托喜庆的咚叭咚叭的声声炮响,简直快把整档老师们的心儿炸散了。廿六日,按照肖校长的安排,争取在这天基本收尾,好赶在年前几天置办点年货。整档中有一项是各种《自评表》,为了加快进度,张心珞主动把付玉声的《自评表》填写任务包揽下来,前提是叫付给制个学校建筑布局平面图。

这制图对付玉声来说又是个未经之事,他利用学会的制表方法,谁知又节外生枝,遇到麻烦了。是什么呢?他要往制图格子里填写文字,同样按了“居中”,但有的却就是不听话,像和人作对似的,不是偏上,就是偏下,看上去非常另类。这种情况下,他只该停下来,上网搜索一下问题的解决方案,但搜来查去依然不行。再问姜美兰呢,姜美兰自己业已忙不可支,心急如焚,只是于情之下,作些尝试便不了了之。无奈中,付玉声就自己摸索起来,试来试去,发现原来是文字或上或下存在着空行,一经删除,问题随之乌有,而半晌的时间业已耗去,其慢若斯。但这也是所谓会者不难,难者不会固然,又能去埋怨谁呢?说句题外话,在这东岭小学,肖校长很善用人,常告诫新来乍到的年轻者叫什么来着,多做点事情有好处,以后用时困不着。平时遇到连自己都头大的像表册之类,大多批发给张心珞或者别人,因此教师们尽管忙些,却落得个学点东西。而付玉声年长,可谓典型一例。此外,肖校长眼力极高,凡是看过的东西,大多都能说出个子午卯酉来,什么什么如何如何等。

值得庆幸的是,东岭小学的老师们经过最后一天的努力,整档终于大致刹尾,可以安心回家过年了。回想六天之多的奋战,他们整出来的资料之浩瀚,简直令人咋舌。真是应该感谢网络,感谢网络时代,若是离开这个前提,仅靠几个老师几天时间,全部凭手去写,恐怕打死也是完成不来的。最后结束了任务,尽管又是黄昏,但老师们如释重负,一行回家的心情还是无比高兴的。

 

东岭小学新年后的唯一变化,是学校大门上新贴上去的大红春联。若在往年也就罢了,但今年事关均衡教育创建,肖校长特意找个本乡教育届书法名手,“量体裁衣”,紧跟形势题写了一幅。其上联为“教育强国功立当今”,下联为“均橫创建利享千秋”,盈联是“春满校园”。那字体端庄而秀丽,看上去十分地养眼和舒服。正月十五中间,亦是正常休假时间,肖校长要求,每个教师需保持手机畅通,以便随时联系得上。初九这天,老师们按照通知时间又回到了东岭小学,对年前整理的档案进行查漏补缺。此时,肖校长知道人力不足(外校姜美兰和李双娇均使命结束),联系远方休假的吴一芳和产假中的王小兰两人提前到校,刚好接了姜美兰的任务,从而使质量管理这块档案得以继续。这俩人,一个秀外慧中,几近绿肥,一个慧中秀外,胜似红瘦。上文说到她们都是学校里的电脑能手,水平不相上下。先是一芳作主手,小兰打下手。

起始,一芳作主手,小兰打下手。这一芳做事精细,喜欢侃谈。她打开美兰年前整的档案,大略看了一下,像哥伦布发现美洲新大陆一样,就惊讶起来:“我的天,这么多,!美兰不再说是高手的,叫我无论如何也整不了这么多……”而小兰哪,性格随和,平时不挑不拣的,一听说叫自己抄录东西,就欣然同意了。

按照中心校要求,十五中间整档,一是检查内容,确保无误,二是整理文面,统一格式,如文档标题都得采用二号黑体,分列两行,正文则是四号仿宋等。一芳脑筋活,没用多久就吃准了整档的要领,一个文档挨一个文档麻利地进行着。其他人也不敢怠慢,都专注地整着各自地东西,整个会议室静如止水,仅细细切切雨点似的的键盘声可闻。村里偶尔传来几声淘气小孩燃放的炮响,听得格外的清晰,似乎在提醒着外面的缤纷世界。而这些教师们人人静坐在电脑前,心无旁骛,目驰屏幕,何其有暇呢?

付玉声在完善表册时,看到模板封面上有校徽,就寻思着为本校也做一个。说干就干,他便在网上搜索起图案来。时间在一分一秒中过去着,连付玉声也不知搜索了多少,最后好不容易见到了中意的一个。那图案呈圆月型,上面有个红色的太阳,太阳下面是一个连笔而成的绿色的“之”字,那太阳刚好在“之”上的点位,再下面展开着一本翻开来的书本,周围是一圈金黄的小星星。按照付玉声的理解,“太阳”象征党的光辉,“书本”象征知识的海洋,而“之”字遒劲有力,象征着拼搏和进取;“星星”则寄寓了希望,即希望学生们将来成才发光。图案图简义丰,付玉声这才选定下来,并在上面加工了”东岭小学”四个字,算是校徽告成。

事情的成数中时刻也发生着变数。整档整到第二天,吴一芳发现一个人整理有点慢,王小兰不是也会电脑吗?于是就和小兰商量着分开来。小兰觉得也好,省得窝工,两个人便将原来的任务一分为二,各自为战,同时整理。但后来,小兰整到校财务的档案时,很多东西需要问肖校长,肖校长干脆把财务这一块揽下来,自己做起来,这样子直到整档结束,是为后话。

张心珞组整理图书到了举步维艰的地步了,具体是给三千多册图书上标签。她先在电脑上把空标签制出来,再和由搭档方同斌填写上图书的分类和编号等。标签虽小,但数目庞大,此时电脑也派不上用场,人工一个一个地来,甭说要多慢有多慢。写着这些单调的字母和数字,人仿佛拿牛刀而宰小鸡,有一种有力使不上的感觉。一天上千张的进度,真真快把人慌坏、慌出病来。后来,幸好肖校长考虑到工作量大,组织各组的副手们,在张心珞的带领下,共同把写好的标签用小刀割开来,贴到了图书上……

 

初春的天气明显暖和了许多,尽管春风料峭,人们依然冬装在身,但手脸感觉已经不再那么寒冷,逐渐出展开来。东岭小学新学期开学不久,学校功能室大楼(还有厕所)也开始动工了。地点是学校的南侧,为保证学生的绝对安全,从校院中先搭好工地的外围护拦,放好基线,挖掘机便开挖起来。伴随着隆隆的嘶鸣声,挖掘机以无坚不摧的铁爪,以排山倒海的气势,向地表深处铲去,然后再把铲起的土石一铲一铲装载到车上,运往它处。现代速度快得惊人,没过几天,地基既出。紧接着施工队人马齐上,紧锣密鼓地开启了下步施工。霎时人影晃动,是处叮当,工地上一片沸腾。

东岭小学虽说是新扎的校舍,但由于年长日久,原有的教学楼和办公楼均显得比较陈旧,且木制门窗,又比较落后。为了迎接国检验收,校舍翻新也在上级政府的规划之内。因此,继功能室大楼开建不久,翻新校舍的人马也开进了校园。

校园“建设”热烈,也是校园最杂乱的时候。一时间,支钢筋架的,打水泥柱的,扒门窗的,粉墙壁的,各种声音交汇在一起,形成一个声的海洋。且尘灰飞扬,到处狼藉。学生们在校自然是上不成课的,又不能临时放假,就只好由各班主任带着到外面去学习。有的在校附近的胡同里,有两班开到村委大院(和学校紧挨)里。付玉声嫌附近人多吵杂,把学生带得最远,即东岭村东的戏楼上。

那戏楼坐东向西,建在一米来高的台基上,由于历年不久,外装依然标新。里面的面积有一个篮球场那么大,加上天顶又高,人在其上,但觉空阔得如蚁在盒。配套设备有拉幕悬梯和照明吊灯等,其建造规模,在村级里边亦是寥寥无几。前面是一个偌大的广场,即使上千人观场也不在话下。付玉声安排学生们集中坐在南侧,先强调了几项要求,接着在南墙上架起个小黑板,便像临时教室一样,开始了授课学习。其间出来回校,学生依次列队,进行得有条不紊。

教师们的住室也要挪动了。东岭小学除本村和邻村教师而外,常住校的包括肖校长在内有四人。为了减少大动,肖校长和工人商定,先粉刷二楼。这样住在二楼的吴一芳和张心珞,就只好铺盖一卷,向村委借了间房子,住到那里去,这样子维系了十几天。

教室粉刷刚刚就绪,所上的涂料尚未全干,学生们就陆续回到各自的班里,很快安定下来,恢复到正常的学习秩序之中去。学生们在外飘零了几天,回到焕然一新的教室,仿佛走进了新天地,人人脸面上洋溢着无比欢喜的神情。校院地面脏乱自然是在所难免的,为此学校动用了好几个课间,让班主任带领学生,水冲人扫,反反复复,终于才算干净起来。

经过这次翻新改造,学校面貌确实大变。原来教学楼和办公楼的外墙,全部刷成了米黄色的墙面,连楼前的立柱护拦也披上了金色,看上去新颖爽目。教室里的墙和顶则是柔和清气的乳白色,连同走道都配以一米多高的天蓝色的腰漆,又增加了美的层次。门改成了结实的铁质加厚蓝漆门,窗户换成了亮堂的铝合金推拉窗。而电棒皆改装成了吊式8+2(即讲堂上面对应两根,课桌上面对应八根),衬着室内那乳白色的墙体,更显得大气舒适。

没多久,上级给学校达标配备的各类器材和仪器运回了校园。基于功能室正在建造(此时主体已成),各类器材和仪器又要求分开摆放,学校只好占用了几间教师住室。因为国检是当前的中心,局里就明确布置乡校:宁愿教师没处住,也给器材腾房子。器材主要是体音美的,仪器则是综合学科的。随后拆包上架,林林总总,摆得各室尽满。对于一个村级小学来说,由于条件、师资有限,一般只开文化课,即使上体育,也只是很普通的活动层面,所谓器材最多不过有几个篮球,供学生们拍拍打打,但远没有那么全。至于音美器材就几乎等于零,如钢琴、仿生模具之类,学生恐怕是见所未见。仪器更少至又少,通常只有木尺和三角板,至于酒精灯啦,量筒量杯啦,学生恐怕罕有耳闻。如今东岭小学一下子涌进这么多器材和仪器,它预示着其中的二百来名学生将要开启一个崭新的学习生活。

时光急逝,转眼到了阳历四月。艳阳高照,天气煦暖,人们早已褪去臃肿的冬服,换上了轻便的春装。树上的新叶似乎发挥出蓄积了一冬的能量,竞碧争绿,为大地撑起了浓荫。那些桃啊梨啊,繁花落尽,枝头上挂满了大如拇指的青青幼果。燕子穿杨过柳,剪翅飞舞……好一派喜人的暮春景象。按照上级安排,为了顺利通过国检,省里在国检之前,首先对参检县校进行一次省检验收,时间是四月半左右。为迎接省检验收,中心校领导全员出动,对全乡七所应验学校整理的档案逐个查看。东岭小学也被圈圈点点查出了不少问题,因此老师们在上课之外,又要加工完善档案了。他们按照清查列表,逐项落实,唯恐漏掉一个,其样子不亚于大型考试时在制作着细致的答卷。

付玉声整理的一块,在建功能室和厕所等,都需按现有建筑造册,数据变动较大。为了避免出错,他专门把工地老板邀到会议室,象面积了蹲位了等,按照老板提供的准确数字,一一填写到相应的表册里。然而牵一而动百,这里数据一改,原来整好的好多表册和资料里的都得再来一遍。他便逐项边检查边修正,如此做了一两天。说实在话,在整档过程中,充斥的变数比较多,当你按标准这样整理时,上面新的要求又下来了,说这样不行,必须按要求那样整。于是再来,再更正。教师们心中明白,国检事大,以上面要求为是,反复也得反复,谁也不愿意因为自己去拖国检的后腿呀。

但接下来统计教师培训学时学分,则完全是一项新任务。前面丁点没提到,犹如半道杀出了个程咬金,且强调得特别重要。接到通知以后,肖校长权衡再三:任务给付玉声吧,人家年龄大,已经任劳任怨做了不少。于是径直到夏新南那里,对他说:“又出了个新任务,你年轻细致,交给你整理了啊”

夏新南虽然少言寡语,但心里清楚,事情都是说着容易做着难,这不定又是个什么坡子,可为了大局,还是应承了下来。肖校长把通知的内容转发到他的手机上,并且告诉道:“你先看看要求,有什么不懂时可直接问中心校。”

那教师培训,分县级以上的和校本的两种。前者培训层次高些,一学时记一分;后者分四小项,但由于培训层次低点,三学时记一分。还要整理些每人每年度的培训资料。夏新南看了以后,觉得如同暗夜走路,一时有点犯难,因此待肖校长走后,不无揶揄地说:“这一下又够喝一壶了。”但说归说,既然应承了,还是不声不响地埋头整起来。

在整理的档案里边,还有一个重要环节,就是收集准备相应的图片。前面各组都忙于文档,而图片部分未曾着手。肖校长便叫各组抓紧这方面的进展。由于学校没有相机,教师们的手机派上了大用场,各自手忙脚乱,有的在校园,有的在教室,还有的在临时功能室拍照起自己需要的图片来。然而象原来的操场和厕所等,业已成为过去,无从拍照,因此只好或自己制作,或从从网上下载了。于是会议室内的几台电脑又憋足了马力,带领这些一如既往的教师们,徜徉在图片的世界里。有时,他们为了选定一张图片,不知耐着性子要查阅多少网页。到后来,还需将下载的连同拍摄的,制作成整页整页的文档,再附上一行简明扼要的文字,标明相应的名称。而下载图片教师们基本都会,可制作图片文档,却仅仅付玉声稍在内行,年轻人尚有不如。不过略作交流,也就都可以自行操作了。吴一芳曾半开玩笑地说:“如今咱们教师哪都得会,非成万能手不可。”

终于到了最为关键的的时候,该集中打印各组整理的档案资料了。学校有一台打印机,由于年久,平常打印时容易出点小毛病,但勉强可用,设在校长办公室那里。为了打印顺利,肖校长提前专门叫人维修过一次,且备足了油墨和A4纸张,准备着这么一天。四组把各自的东西备到U盘上,然后再一组轮一组带到办公室来打印。随着打印机不停地嚓嚓声,一张张洁白的A4纸,变成了一页一页行列整齐的铅印资料,并在教师们的手中,逐渐码高,逐渐加厚。为了确保档案质量,肖校长要求各组,都要对打印出来的仔细审查,发现问题,哪怕是一个文字、一个数字,也要不惜浪费纸张,纠正后重新打印。由于不专业,一则打印有点慢,预览一下不行,往往要良久才能调好页边距。再则容易出错,明明没设制页面倍数,有时竟嚓啦嚓啦多出好多张,最糟糕的是出个不停,无奈之下,只好关机再来。还偶有卡纸,要或从前或从后慢慢拽出。但不管怎样,各组的档案资料总算如期打印出来了。

转眼之间,省里验收日期已迫在眉睫,东岭小学的整档工作还剩下最后的一个环节——装订存档了。这三年的资料总共要装130多个档案盒子。那档案盒子是一色蓝色硬质塑料制品,之前都已准备妥当,上面贴就统一印制的标签,一年一种颜色。标签上显示着档案名称、字母序号,以及存档内容。为了精准装档,上级还下发有专门文件,每种档案归装盒子,每盒档案装订排序等,都说明得一清二楚。

各组抽空把自己的档案已经依序整好,且按照说明分装在相应的档案盒里,只等打孔装订了。这天,肖校长召集教师们开了个临时小会,她先介绍了一下情况:“后天,省验收组就要到我们县,中心校要求这两天时间,全部档案装订存档到位。”她接着说:“目前,几所学校都在等打孔机。中心校已弄了一个,轮流使用。咱们校估计轮到明天下午。到时候,无论再晚,也得装订结束。”随后又提醒:“上面一再强调档案零失误。小心没大差,未装订前,一定要好好再审查审查。”

几个月的整档过程终于要画上句号了,但是教师们摩拳擦掌等到了第二天下午,打孔机却杳不见影,原因是前面的学校犹未结束,不能按时交接。直到黄昏时分,在老师们的左等右盼中,打孔机这才姗姗来迟。时间已经不早了,立马行动,他们把打孔机摆放在会议室的长桌上,推荐心珞来操作。她尝试了几下,觉得可以,于是就开始装订了。立刻,会议室里又是一片繁忙的情景。老师们共同动手,一组一组地来。除张心珞而外,吴一芳负责拆盒分沓(一次十来页,多则打孔机不行),程其茹负责码好传递,和夏新南当副手的冯老师负责打孔出来的资料上卡,方同斌负责装柜。而付玉声和夏新南还在按照肖校长的要求审查着自己的档案。

伴随打孔机的咔哒响,只见一沓一沓的档案资料的长边,出现了状似过去电影胶卷的小方孔,再由冯老师冠在卡子的卡齿上,然后依次慢慢地摁上去。等到一盒资料又一沓一沓归拢到一起的时候,把卡子的这壁卡好,算是这盒装订完成。进展的确很慢啊,有时是整沓的跟不上,有时是上卡的没做了,也偶有发现个别页颠倒了,重新调过来。张心珞打孔最操心,需要把资料放好在卡槽里,再轻轻地摁下手柄,感觉转齿和资料接触实落后,这时再猛地一下摁下去。倘若配合不好,掌握不好火候,方孔打破,可要前功尽弃,连一沓资料也报废了。

时间在一分一分地过去,装订在一分一分地进行,不知不觉已到了十一点多钟。此时,东岭小学的会议室里,电棒也像在完成着一项特殊的使命似的,犹自不知疲惫地发出柔和的白光,把两间大小的会议室照得通明。老师们经过几小时的奋战,虽然有点劳累和困顿,但依旧精神饱满。目前,前三组已经装订就绪,接下来该最后一组——夏新南组的了。然而本想着一鼓作气可以完完的事情,却出现了新情况,犹如一幕大剧,从来不是一帆风顺,往往而会节外生枝。具体是这样的,这夏新南尽管生活中呐于言语,然做起事来却极为细密。大凡整理资料,不同的人整理出来的东西多少有别那是自然的,而夏新南由于过于细密,处处唯恐少,再加上安全教育本身又是大项,因此他的资料成了多而又多了。这样子,打孔慢不说,一般的卡子竟卡不住,用不上了。而大卡子准备的有点少,无奈之下,只好先打上孔,等到翌日再上卡了。

从会议室走出来,老师们似乎一下子卸下了几个月来的身上的重担,长长地舒了一口气。灰蓝色的夜空中,星星也好像疲倦似的眨巴着眼睛,整个东岭村沉浸在熟睡里,一片静寂,只偶尔的一两声犬吠,真切地传到这校园来。

2018年4月23日这天,省检小组成员一行结束他县的日程,赶到云县已是下午3点左右。东岭小学的教师们得知这一消息时,好像一场激战即将打响,心情徒然紧张起来。这次省检,采用的是国检方案,从云县100多个应验学校中检查十几个,随机抽取,每个学校都有可能,且要求甚高,如发现问题,一票否决(即全县创建不得通过)。试想这么严重的事情,包括县乡领导在内谁不紧张呢?待到5点多,抽取结果一出来,当知道这坪子乡抽中了下沟村小学时,东岭小学的教师们这才略微松了一口气,同时又为下沟村小学捏了一把汗。

后来竟怎么样呢?据反馈的信息得知,这下沟村小学省检还算顺利,只学校体育场有点小,但此系基础配套,非乡校可以解决,省检查组也深知就里,要求云县政府抓紧采取措施。这体育场地问题是全县村校的一个通病,大多存在,事后县政府专门指示各乡负责教育的乡长,到相关小学就近考察场地,加快落实省检意见。然而由于该问题复杂麻缠,直到相隔不到一个月,即2018年5月18日国检莅之时临依然悬空。值得说明的是,这坪子乡在国检之时又抽中了一所村小,但仍不是东岭小学,而是与其一路相隔的西岭小学。那国检组领导检查以后谈的依然是体育场地问题,没有其他。为了保证均衡创建成果,在10月份国检组对云县等又作了次回访复查,之后始才公布包括云县在内的第一批国检验收达标县份 。至此历时数年的第一步教育均衡创建工作才宣告结束,并画上了一圆满的句号。

如今,东岭小学的崭新功能室大楼业已投入使用,一应配套设备器材齐全,学生的校园生活多姿多彩。另一方面,东岭小学虽没被省检国检抽中,但却是省检国检中的一个不容忽视的分子,为云县乃至中原省份教育均衡创建涂上了浓重的一笔。她犹如时代大潮里泛起的一朵浪花,辉映着无比绚烂的光芒,虽然看上去并不起眼,但正是这成百上千个一起,绘出了我国伟大教育史上的一幅美丽的画卷,同样值得骄傲和自豪!而参与其中精心筹划的各级领导和辛勤付出的广大教师们,也同样都值得点赞和致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