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作者:天地粮人
  • 阅读: 150次
  • 分类:记事
  • 字数:1831字
  • 推荐星级:4星
  • 发表于: 2019-09-11

         中秋节来临,看着商店内、大街上琳琅满目的中秋月饼,熙熙攘攘的购月饼人群,儿时中秋节吃月饼的那些记忆,又清晰地浮现在我的脑海里。
        40多年前,一进入农历八月,十岁左右的我,对中秋节吃月饼心里总有一种强烈的期盼:赶快到中秋节吧,到了中秋节就能够吃上月饼了!
       那时,县城卖的中秋节月饼,品种单一且质量不高。县里唯一生产月饼的厂家,是县商业局下属的国营食品厂。因为技术、设备等的落后,县食品厂的产品质量很不过关。在嵩县县城曾流传着有关食品厂产品质量的两句顺口溜:“酱油不咸醋不酸,饼干赛过耐火砖”。所生产月饼的质量也就可见一斑了。
        尽管如此,每年中秋节的月饼对我来说,还是有着极大的吸引力。
        有年中秋节的前一天,父亲下班回家,带回了用草纸包着的两个月饼。母亲接过父亲递来的月饼,转身进屋把月饼锁进了床头的板箱里。母亲出去后,我赶快跑去拽铁锁,心想,要是能把锁拽开,就是不吃月饼,闻闻月饼香甜味也是挺美的。
       中秋节吃过晚饭,我和姐姐、弟弟一齐催促母亲快点儿把月饼拿出来吃。可母亲说,先别急,吃月饼前是要先敬拜月亮的。
       晚上九点来钟,圆圆的月亮高高地悬挂在明净的夜空,母亲搬来堂屋里的小方桌,从箱子里取出月饼,又从厨房拿出两个碗和几个苹果,放在小方桌上,然后让我们一齐跪下,对着月亮连扣三个头。
        拜过月亮,母亲将月饼拿到厨房,用菜刀将其中的一个月饼切成八块,我们姊妹四个每人分得两块大拇指样的月饼,剩余的一个,母亲包了起来,又藏进箱子里,说是让我们慢慢吃。我们将月饼给父亲和母亲吃,他们异口同声地说,不喜欢吃甜东西。
        很多年以后,我终于明白,不是父母不喜欢吃月饼,是他们舍不得吃,省下月饼是为了让我们姊妹几个多吃一口。
        记得很清楚,外观黄中透着红的月饼,里面包着青红丝、冰糖、花生、芝麻等,吃起来特别的香甜,父亲说这就是五仁月饼。因为月饼太少,我舍不得大口地吃,就用舌头慢慢的舔着,用牙齿轻轻地刮上一点,想长时间地享受这样的美味。
        两小块月饼,我足足“吃”了半个小时,那香甜的味道,使我儿时有关吃的记忆当中最值得回味的。
       40年后,每当中秋节临近,包装精美,品种繁多的豆沙、椰蓉、五仁、蛋黄、冰糖等多种口味,苏式、广式、港式、潮式等各种样式的月饼纷纷上市,遍布商店或县城大街之上。但这些月饼每每吃起来,总也找不到儿时品吃月饼的那种美妙感觉了。
        思来想去,我终于明白了:不是儿时月饼比现在好,而是大大提高的生活水平彻底颠覆了我们的味蕾。极大丰富的食品品种,以及经济收入的不断增长,让我们有了想吃什么可以买到什么,也能够买得起什么的条件和可能。
        现在每年的中秋节吃月饼,更是一件稀松平常的事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