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作者:王现立
  • 阅读: 116次
  • 分类:随笔
  • 字数:1391字
  • 推荐星级:4星
  • 发表于: 2019-12-02

路过城隍庙的时候,朋友说咱就不进去了吧!

你不信佛吗?我好奇的问。

是呀!你呢?

我也不信!我笑答。同时又有些好奇:你是党员不?

不是!朋友脆生回道。我有些奇怪,体制内之人,竟不是党员,可见也和我一样,缺乏上进之心。

与家乡不同,江南的庙宇大都在繁华之处,纵然是深山腹地,也都被红尘之人踏破门槛,乱了清净,拂去了静修。于是,寺庙干脆圈门禁,收纳香火钱。杭州的灵隐、姑苏的寒山寺、上海的城隍庙以及北京的喇嘛宫,富丽堂皇、红墙高筑,使得凡夫俗子望而却步。好在,我等只是游客,脱不了红尘,入不得佛心。

不过,脚程走得远了,自然还有宅心仁厚的庙宇或圣殿,敞开大门,任由信众及游客自行出入。当然,这些佛门或圣殿都在古镇的显耀之地,金碧辉煌,香烟缭绕,暮鼓晨钟招惹得善男信女虔诚参拜。这是一座城市之内的寺庙,木鱼笃笃,诵经祈福,大红的袈裟映着皙白的年轻和尚,陡然让人有种安逸的心里,繁杂的心刹那间平静下来。只是,不安分的小和尚那滴溜乱转的眼神瞄过仙女模样的女香客,令我忍俊不禁,佛门之内,红尘之心,怎比的我等观光之人?

无欲则无求!眼见一位男士花了二百大洋求得写有心愿的留名莲花烛台,被法师虔诚的燃亮放置在最尊贵的台位,匍匐膜拜,三叩九揖,走后不久便被一女子的两百元同样的烛台所取代。红色的、胡萝卜粗的蜡烛,烛火摇曳,烛泪滴落,禁不住令人伤感。烧残的蜡烛多像余后的人生,随时即将熄灭。

又有一对男女,匍匐在神像跟前,双目紧闭,一叩三拜,心诚之至。不过,年龄上的差异让人有点讶异:父女?不大像;夫妻?太悬殊;情侣?说不清……万能的神佛纵容着天下的一切,无论善良和罪恶,坦诚或阴险,君子及小人皆可匍匐于膝前,求助保佑。

其实我也有众多的诉求求助神灵,只是太过凡俗,只怕神灵顾及不到。我脚踏红尘中,神游佛门里,用理智来告诉自己,求神不如求己。在诸多难事迎刃而解时,首先是亲人朋友的援助,我会说:谢天谢地!不过,心里的感恩的是帮助过我的人,而非神!

天地有灵,我信!我不求自己大富大贵,但求我的恩人、亲人以及朋友平安多福,一生快乐。

走进圣殿,踏入佛门,世界的大同也让人相信神灵的兼容。我虽不参拜众神,可心生敬畏,不诛心,不作恶,与芸芸众生和睦相处,虽如一粒尘土却也安然。

远远的观望那一道风景,在缭绕的炉烟里,在飘逸的红尘中,心里明,神安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