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作者:愚人
  • 阅读: 122次
  • 分类:小小说
  • 字数:2546字
  • 推荐星级:4星
  • 发表于: 2019-12-02


 

春秀一个劲儿地劝着:“妈呀,您别枉费弟的一片孝心,还是去住几天医院,检查检查身体,疗养疗养……”

妈脸上泛起幸福的笑容:“秀儿,妈领你弟的孝心就是了,看,妈没病,身体硬朗着呢,何必给医院去送钱……”

“是怕你儿子没钱吧,瞎操心,他早就是堂堂局长啦!”春秀显然有点儿生气了,“那就让您宝贝儿子亲自来接吧!”说着拿起手机向弟诉苦……

春秀带着妈做完所有科目的检查,结果出来,张医生看了笑着说:“身体还没啥毛病”接着问,“您哪儿不舒服?”

春秀妈不好意思地说:“有时忙累了,有点儿腰痛。俺身子没那样金贵,是儿子接俺来的。”

“您好福气,看,您儿子还是个大孝子,特地交待我帮您好好看看。您莫大意,腰痛是椎间盘突出……”

“椎间盘突出能治吗?”春秀在一旁急着问。

张医生笑笑:“没事,在医院躺几天会好的。”

天黑下来,弟没来,医院里很安静。小病房里,住在城里的那女病友晚上睡自家去了,春秀不用挤着妈,在人家病床上早早休息了。忽然,有人推门:“请问,这是谭局长妈妈住的病房吗?”

“是的。”春秀忙起身说。

“大妈,好些了吧,我们是您儿子的朋友,听说您住院了,顺便来看看……”说着两人将水果、牛奶礼品放在病床上,又各自从口袋里掏出红包,双手递到春秀妈的手上,没等春秀倒来开水,“不渴,不用了”说着他们闪身溜了出去。接着又来了一拨人。刚走,有人又来了……

“弟的面子真大,本人没来,送礼送钱的争着来。”春秀帮妈清点红包嘀咕着。春秀妈问:“红包都装了多少钱。”

春秀瞄着红包说:“上面写着姓名和金额,多的上千,少的也有好几百。”

“春秀,你说他们为啥给俺送礼送钱?”

“妈,你还真装糊凃,不就俺弟一顶帽子值钱吗?”

春秀妈一下说不出话来,这一夜,瞪着桐子大的眼睛,望着病房那支不灭的日光灯,心潮难已:儿呀,妈上街扫垃圾,好不容易才扫出你一个大学生,你要争气呵!俺不享福,也不缺钱,只要你像妈扫过的街道一样,干干净净……

天还没亮,清洁工来打扫卫生。春秀睁开眼,发现妈不在病床上,忙打开卫生间,不见妈的影子。心里怨着:俺妈就像六月的月母子――真不好伺候呵!跑哪儿去了呢?春秀一口气跑到弟家,敲开门妈没来,将装红包的钱袋扔给弟就跑,赶到车站,早班车开走了。妈追不上了,挂通了弟的手机,嘴里就骂起来:“你孝顺个屁,妈不来,你偏要她来,妈住院,你也不陪陪她,把她气跑啦!”

弟嘿嘿笑,像没事一样,还要姐回去请妈来住院,等有空了会陪妈的,还说这下他有急事儿要办……春秀突然想到刚才的红包,心想:弟鬼精呢,还请妈住院,是送红包的人还没到齐吧。

春秀回到家,没见到妈,寻到她房里,看见妈躺在床上,已人事不醒,像死人一样。春秀伸手摸妈的额头,好像有些滚烫,惊呼:“妈真的病了!”忙掏出手机,挂通弟的电话。弟嘿嘿笑,说事儿还没办完……

春秀嘀咕着:真没良心,就你办事儿要紧,什么事比妈的病还火急……接着帮妈去做吃的,三个热腾腾的荷包蛋,在妈面前哀求好一会,就掰不开妈的嘴;又打来热水,帮妈洗脸擦汗,妈闭着眼一声不吭。没法儿,春秀忙了好大半天,妈还不醒人事,只好坐在床边,守护着妈。

鸡叫晌午,秋阳威武起来。春秀心急如火,又大声怨起弟来:“什么事比妈的病还要紧?咋就不快来救救妈呢!”

屋里响起嘿嘿的笑声:“来了!来了!”

“你咋才来呀?”

“怪谁呀?谁要你和妈收下人家的红包,这不是要给人家退回去吗?真麻烦!”弟带责备的声音砸在妈的卧室里,很响。

妈突然从床上坐起来,伸手端起床头柜上的青花碗,搅动着羹匙,大口吃起来,春秀惊呼:“冷蛋咋吃?给您热热去!”话没说完,三个荷包蛋早没了。弟摇着脑袋,苦苦地笑笑:“妈,您不会享福哟,生成的劳碌命!”

妈抹着嘴笑。春秀摸摸妈的额头,疑惑地望着妈:病咋就好了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