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作者:清枫落尘
  • 阅读: 1377次
  • 分类:散文诗
  • 字数:1211字
  • 推荐星级:5星
  • 发表于: 2012-12-11
  [一]色
  
  说实在的,我不知道梦里冬天的童话是不是也随风凋零了。
  我苏醒过来的目光,将一些钝重的视线,停泊在一只蝴蝶年迈的舞蹈上。
  一切轻描淡写的样子,还像昨天。
  可明明有许多的人和事已经行走得好遥远。
  远到我翻开下一页的书册,没有了,唐诗宋词的味道。
  
  [二]受
  
  窗外,有几束鸟鸣,琢着斑驳晨光,盛开在枝桠末端。
  从北往南的冷风,猎猎地,吹散得到处都是。
  角落里升起氤氲的仰望,随着这个冷冽的季节奔走,一转身,又是一个似水流年。
  我可以凭借着一朵流云的千变万化去缅怀曾经举足轻重的故事吗?只是微微地抬起冷暖自知的头颅而已。
  大抵因为,天还是那样蓝,却仍旧遮不住纷纷扬扬流失的光景。
  于是,捻一粒湿润的心思,静静地埋伏在土壤之下。
  
  [三]想
  
  其实多数人都知道,和这场寒冬衔接起来的,是一首春暖花开的小诗。
  所以,我才得以肆无忌惮地窃听到,从远处走来的,着了冬裙的时髦女子裙摆下边原来活跃着迷人的欢欣。一步一步,荡漾莲花般的气息,轻轻甩开了后边紧追不舍的尘嚣。
  我把绯红的心思暗暗折叠在光线中,丝丝缕缕,像突然飞行过去的一片叶子驾驶过的岁月那样脉络分明。
  深深浅浅的冀待,在门前的小路慢慢蜿蜒到了远方。
  因和果,都是一种安静隐遁的宿命。
  如能够掐住冬天的七寸,春天,一定会有桃花开放的痕迹。
  多生动的相信!
  
  [四]行
  
  一眨眼,天空便处心积虑地阴了下来。
  阳光曾经絮絮叨叨的温暖,陡然打了个喷嚏就缩进了云层里,风一吹就都散了。
  雨丝不带任何情绪地飘落了下来,听说,湿了很多人眼眶里的思念。
  磁盘里,倔强地播放着CD,那些现实中已经老去了的歌喉,寂寞经年之后,沧海终究躲不过桑田的宿命。
  年年落花花落年。
  繁花,流年,承诺无法守护褪色的容颜。
  我伸出一只搁浅的手,能否撷取一瓣积攒了馨香的日子?
  
  [五]识
  
  拧个身,卸下一个风花雪月的梦,不堪夜还那般厚重。
  我最终以朦胧的姿势,望见屋檐底下垂挂了点点滴滴的心事,雨打风吹,仍旧保持着晶莹剔透的模样。
  南方这场安安静静的雨,百转千回,惊不醒北方热炕头上轰轰烈烈翻滚过的声音。
  闭了眼将往事一路推敲下去,淡然。
  如今浓妆淡抹的爱情,始终雪花一样地传说。
  • 侯志涛

    2012-12-12 13:28:30

    拧个身,卸下一个风花雪月的梦,不堪夜还那般厚重。   我最终以朦胧的姿势,望见屋檐底下垂挂了点点滴滴的心事,雨打风吹,仍旧保持着晶莹剔透的模样。   南方这场安安静静的雨,百转千回,惊不醒北方热炕头上轰轰烈烈翻滚过的声音。   闭了眼将往事一路推敲下去,淡然。   如今浓妆淡抹的爱情,始终雪花一样地传说。 很有意境的散文诗,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