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作者:沈墅
  • 阅读: 1741次
  • 分类:短篇小说
  • 字数:6651字
  • 推荐星级:5星
  • 发表于: 2013-06-06
  
  
  认识老郭是在“温馨浴池”。让我对他产生关注,源于那晚他同一浴客的争吵。来浴池就是洗澡,每次来都很巧,都是老郭为我搓澡。就这么的就熟了,见面也就点头招呼,也就有时间随便聊聊。那晚,客人很多,两位搓澡的忙得满身都是汗,不停手的搓,但还是有等得不耐烦的客人。
  有位胖胖的客人,等了好长时间,等得火烧火潦的心烦,坐不住,也站不稳的。心烦的打开水龙头,站在下面,任凭水冲,这样可能心会平静一些?可算轮到他了,他长长的吁了口气,说了句:“想不到这搓澡还得排这么长时间。”边说边拖着胖胖的身体,慢腾腾的向搓澡的浴床走去。他绝对没有想到,就在他走向浴床的时候,竟然有人加塞。他走到浴床也就几步,也就十秒的时间,可就在十来秒的时间里,加塞的那个人,快步的奔过去,抢先的躺在了搓澡的浴床上,自然的、理所当然的等着搓澡了。
  胖胖的客人蒙了,一时竟不知说啥,瞅瞅老郭,那眼里的意思是:该我的,他怎么就躺上了?
  老郭也被这突如其来弄傻了,傻愣的看着胖胖的客人。
  “你瞅我干啥?该我的了,他怎么躺那了?”
  老郭这才缓过神来:“是呀,该这客人的了,你咋躺在了?”
  “该我的了,我下午就来了。”加塞的人说的不是理。
  “该这位胖老弟的了,你没和我打招呼呀。”
  “我他妈的说了好几遍了,你装听不着?”
  “哪有的事呀,这都在排队呢。”
  加塞的不说话了,躺在床上,用手巾蒙住了脸,一副啥也不在乎的神态。
  胖胖的客人的脸拉长了,眼睛里有了红丝,拳头攥得紧紧的,那架式要狠狠的重拳出击。
  老郭急了,迎上去,拦着胖胖的客人说:“老弟,使不得呀,使不得。”
  胖胖的客人牙咬得咯蹦响,怒火满脸。看看老郭,一甩手中的毛巾:“啥人都他妈的有,不搓了。”说完就推门走了。
  老郭很生气,人怎么能这样?明明该胖胖的客人的了,可加塞这个人,竟耍起臭无赖了。他一生气,脸就红,红的像喝了多少酒。红着脸的老郭,坐在浴池边上,生闷气。
  加塞的知道那胖胖的客人走了,掀开脸上的毛巾,喊着:“搓澡。”
  老郭听到了,但没理。
  “搓澡。”加塞的人声音大了。
  老郭还是不理。
  加塞的人坐起来:“哎,我说我喊你搓澡呢,你怎么装听不着呢?”
  “不该你的。”老郭闷声嗡气的说。
  “哎,你有病呀?现在就轮到我了,赶紧的。”
  “不该你的。”老郭起了倔劲,一动没动。
  加塞的人下了浴床,走到老郭的面前:“你能不能搓?说话。”
  老郭猛的站起来:“我不搓了,你这份钱我不挣了。”说完就走了,走到休息室,抽烟去了。
  加塞的人没想到老郭能这样,火了。也跟着来到了休息室,冲着服务员嚷到:“给你家老板给我找来,我就不信了敢有人和我这样?”
  服务员去了,一会又跑回来:“我家老板不在。”
  “喊领班的。”
  领班的来了,问明白了怎么回事,就偷偷的劝老郭:“嗨,别生气,挣钱为原则,犯不上的。去吧,给他搓了吧。”
  “我不搓。”老郭一动不动。
  领班的怎么说,也没说动老郭。领班的只好去找另一个搓澡的,那位搓澡的微微一笑:“可以,不过得等着,前面还有五个排着的。”
  加塞的看明白了,也觉得挺没意思的:“妈的,不搓了。”讪不达的穿衣走了。
  我是最后一个搓澡的,当然还是老郭给我搓的。我对他竖起了大姆指。老郭气还没消:“哪有这样的人,太不讲究了,我就不给他搓,他还敢打我?动我一下,他可就倒大霉了。”
  我不禁的哈哈大笑起来。
  老郭是本地人。家就在城北住,离这里并不是很远,但他还是住在店里。我问他:“怎么不回家?”
  老郭与我也算是熟人了,才同我说了他的许多故事。
  “老弟呀,你不知道啊,这人要是走背点子,喝凉水都塞牙。当年你大哥我可不是这样的。我那厂子,千八的人,我在锅炉班,要论往锅炉里扬煤甩煤,谁也不是我的对手,哪年的先进不给我?咱也说不明白,厂子咋就转制了,突然间变成厂长个人的了。这个厂长也跟着突然变了,变得真就像资本家一样的没人味了。我就提了一项合理化建议,硬说我胡来,就给我小鞋穿,从锅炉班给我调出来,让我下岗。我一睹气,干脆就不干了,办了买断回家了。”
  “回家了,老婆不干了,说我你一个啥本事也没有的大老爷们回家干什么?装什么呀,还给人家提建议,好好干你的活比啥不强,这回好,回家了,看你到哪去找工作去。这年头还真他妈的邪性,这工作还真的不好找,我这年龄的,真的是没有人要。我去了好多家单位,寻思找个工作,人家一看我这岁数,啥也不说的就让我走了。冬天还行,能找个烧锅炉的地方,多少还能挣点,这夏天就得在家呆着。在家呆着,你以为是好事?经不住老婆整天的叨叨啊。不爱听她叨叨,我就出去走,家附近的公园,河边去的我都不愿去了,那里有多少棵树,河里有多少条鱼我都知道。有老邻居劝我没事打点小麻将,我去了几次,哎呀妈呀。那哪是咱去的地方吗?再说别看玩的不大,可咱也玩不起呀,老婆知道了还不扒我的皮?这不就来浴池搓澡来了吗,没啥干的,就先干干搓澡。”
  老郭看看左右没有人,悄悄的对我说:“我哪会搓澡呀,赶鸭子上架,现学呗。好在这玩艺也没啥难的,搓几个就搓明白了,现在,我也成成手了,哈哈哈。”老郭笑得开心。
  “搓澡也有惹气的事,那天的事,你看到了,让人生气不?还有你没见到的哪,有一天,来了两个爷们,非要我给搓澡,搓就搓呗,咱就是干这个的。有个矮个的事那个多呀,一会重了,一会轻了的,说话还不干不净的,咱能说啥?只能不吭声,忍着。搓到脚了,我按程序的搓脚心,他啊啊的大叫,像谁掐了他的脖子,脚还乱蹬乱踹,接着就骂人了。说什么你有病呀,搓我的脚心,我说都搓脚心的呀,你不让搓,就说一声吗,我咋还有病了?这小子撒起野来,一脚就把我踹倒了,嘴里妈妈奶奶的骂。领班的跑老给他赔礼道谦,哄着给让到了休息大厅。你说我倒霉不?我哪错了?这么大岁数了让他骂一顿。回头领班的还说我一顿,我咋的了,谁逮谁骂,谁逮谁说,我不干了行不?夹包想走,老板不给结账,说我没到日子,你说欺负人不?后来大家劝我,我也想了,咋也不能让他们找茬扣我的工钱啊,就这样的干到了现在。”
  我递给他只烟,他诚惶诚恐的点头哈腰,搓错手,小心翼翼的接住,点上,吐了口烟圈,接着说:“嗨,我这辈子,就是这个命。外边人欺负我,为挣点钱,没办法,咱受着,家里人也欺负我。就说我那儿子,不好好的念书,好大学没考上,最后弄的三本的大学,也行,三本就三本,就好好学吧,唉,不着吊的孩子,就是不好好学。天天花钱可不少,人家孩子每月千八的就够,咱也说不明白他咋就不够?不给就耍呀,就闹啊,。可算毕业了,找了几家工作都干不长,不是嫌人家给的少,就是嫌待遇不好,活太累,现在和一个朋友搞什么售卡,就是超市的购物卡,卖一个给提多少钱什么的,我也弄不明白,今天一个对像,明天领回一个女孩,也不正经八摆的处啊,嗨,愁死我啦。”
  “儿子不省心,老婆也瞧不起我,说我没能耐没本事,只会吃饭不能挣钱。你说我十八岁就下乡,回城就在那个单位烧锅炉,有啥其他的本事?能认识怎么有本事的人吗?咱不就是一个小小的平头百姓吗?说我要啥没啥,没给儿子准备房子啦等等,我拿什么给孩子准备呀?现在的房子还是我老爹的那。这人啊,没本事就没有地位,连老婆都瞧不起。我挣多少钱,只能留下二百,其他统统都得给老婆,她说给儿子攒着娶媳妇。二百元一个月,吃午饭,抽烟,打点人情,你看我抽的烟,白红梅,两块五一合。嗨。”
  “你说,现在咋活得这么的累呢?我学徒那时,每月就19元,觉得挺好的,现在,就是不够花。”
  每次来。老郭只要是闲着,就絮絮叨叨的和我讲。每次我都是认真的听,我知道他这样的人也需要倾诉,倾诉也是他最好的排遣的方式。他能这样的与我倾诉,也是把我当成了他可以述说的好朋友,所以,我也就把他当成了我的好朋友,认真的听他的诉说。
  前天,我又来洗澡,不见了老郭,我很纳闷,就问领班的:“老郭怎么不在了?”
  领班的知道我同老郭不错,看看我,神神秘秘的对我说:“老郭呀,出事了。”
  “出什么事了?”
  “哼,他偷客人的钱,被开除了。”
  “不会吧?老郭也不是这样的人啊?”
  “知人知面不知心,谁想到他是那样的人?那天客人的钱丢了,装衣柜被撬了,三千元没了。在老郭的工具箱发现了客人的钱包,你说,不是他偷的还能是谁偷的?”
  “你们这不是监控吗?”
  “巧了,就那天坏了,老郭也许就是找这样的机会偷的那。”
  我怎么也不相信老郭能偷钱,在我的认知中,老郭就不是那样的人。我给老郭打电话,打了几遍,老郭就是不接。我也对自己的看法产生了动摇,怎么就不接电话呢?果真是他?不好意思见我?不能吧。我怎么也不相信他是那样的人。
  晚上,我躺在床上睡不着,想着老郭。说老郭不能做这事,不是我凭空随便说的,是我这么长时间与老郭的接触和渐渐的了解所让我感觉到的。老郭很缺钱,但他对钱有自己的理解和把握准则,记得有次他和我说,他来上班的路上,见地上有一包,他捡起打开一看,里面不仅有几张银行卡,还有五千的现金。老郭看看四周,没见有人找东西,就坐在马路牙子上等失主。等了一个多小时,失主来找包了,老郭啥也没说的就把包给人家了。失主要表示表示,老郭摆摆手,蹬车就走了。
  这样的一个人怎么能撬柜偷钱?我怎么也不信。第二天一早,我就又给老郭电话,还是不接,我就耐心的一遍遍打,老郭终于没耐心了,接了电话:“老弟呀,我不好意思接你的电话呀,这事弄得多磕掺呀。”
  我不容他思考的说:“中午,浴池边的王记酒家,不见不散。”
  老郭出现在我面前时,我惊讶了,几天不见,他廋了。廋的眼窝都陷下去了。我们守在靠窗的桌上,喝起了小酒,他不是很情愿的讲起了客人钱被偷的事。
  “我没撬那客人的柜,也没偷那个人的钱。是他们陷害我。我这个人倔呀,平时不是太顺着那个领班的,他就一直想整我。那天我正在搓澡,老板进来喊我,我挺奇怪,老板一般的不会进水区呀,看来有事。我跟着出来到更衣室。那客人光着,站着。抽着烟,满脸的怒气;领班讨好的给那客人递过一瓶绿茶。我不知咋了,看看客人,又看看领班,看看老板。
  老板走到我的工具厢前,示意我过去,走过去,老板指着工具厢里的钱包说:“这是怎么回事?”
  我这才看到我的工具厢里有一宗色的钱包。我也感到奇怪:是呀,怎么会有钱包?我摇摇头,说:“这不是我的,我不知道这是谁的。”
  “我知道不是你的,不是你的怎么跑到你的工具厢里了?”
  “我也不知道啊。”
  老板平时就爱骂人,这个时候就更骂了:“你他妈的装?是不?我他妈的给送进去,你信不?”
  “我说我不知道怎么回事,我装啥什么?老板可能看我的岁数大了,还就真的没破马张飞的骂我。打电话把派出所的警察找来了。我就被带到了派出所,两个警察轮着问我,钱包是怎么回事。我就一句话: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都弄到下半夜了,才让我回来。老板当时就把我撵回家了,欠的搓澡钱也没给,我说了一句工钱,老板的那几个朋友上前骂我,老不死的,还要工钱?再不滚,腿打折。我看看也真的没法呆了,当夜我就回家了。这叫什么事?你说我咋好意思见你?”
  老郭更廋了,脸色煞白的,一看就是没睡好。看着老郭,我的心很难受,泪水也在眼窝里转,我也不知道怎么安慰他,不知说点什么好,就一杯杯的敬他酒。
  “老婆相信我,也觉得我委屈,吵吵要找老板理论,我没让她去,去啥呀,那些人还能讲理?讲理就不能撵我了,就不会不给我工钱了。哈哈,见我受欺负了,也心疼我。怎么说也是我的老婆啊。”
  “以后打算怎么办?”
  “咋办。再找工作呗,呆也呆不起呀,那个不着吊的儿子还要钱呢,说要和朋友合伙做买卖,这不是夏天了吗,晚上要考串,说一个夏天能挣个几万。”
  “我们物业要招夜班保安,每月一千四百元。”
  老郭的眼睛一亮:“我去干干,怎么说也是给我工资吧?”
  老郭上刚的第三天就出事了,这真的让我没想到。
  刚到物业办公室,经理就不满的对我说:“你瞅瞅你介绍的人,那个老郭,和业主干起来了,被打了,住院了,也经派出所了。”
  我立马开车去了省医院。
  老郭头缠着绷带,脸上的血迹还没擦干净,躺在病床上,睡着。物业的小高护理着。
  我问小高到底是怎么回事。
  小高说:“昨天晚上是老郭的班。晚上快到十二点的时候,六号楼一单元的一个业主,要把车开进小区停在院里。老郭对业主说,物业有规定,园区不能过夜停车。那业主说不让我停院里,这么晚了也没停车的位了,我停哪呀?老郭说还是自己想办法吧,结果那业主就急了,张口骂人,老郭没骂人,就是说:你骂人就更不让你进了。那业主操起砖头砸在了老郭的头上。口子挺大的,缝了十多针。当时报警了。我们送老郭来医院,那业主被派出所的警察带走了。”
  老郭可能是被我们的交谈吵醒了,睁开了眼睛。头上缝了十多针,带的前额有些肿,再加上还有的血迹,看上去挺吓人的。
  “通知家属了吗?”
  “还没,一会吧,昨天深夜的事,没来得极呢。”
  老郭艰难的笑了:“这咋说的,给你惹祸了,这才刚来几天呀。”
  “你没错,做的对。安心养伤吧。”
  我开车去接老郭的老婆。路上,我把情况同她说了,她很气愤:“这还有没有王法了?怎么说打人就打人呢?我家老郭我知道的,从没和人打过架。”
  见到病床上的老郭,老郭的老婆哭了,哭的呜呜的,哭的很伤心,哭的我心里也不是滋味。这个事我一定要为老郭讨公道,不能让老郭再受欺负了。
  打人的业主很霸道,在派出所里还理直气壮,警察让他拿医药费,还不愿拿,在派出所警察的一再工作下,才拿了五千元医药费。警察告诉他:这个事不算完,待作伤害鉴定后再说。业主这才感到问题的严重。
  出院后的老郭作了伤害鉴定,头部伤口超过了八厘米。属轻伤害。派出所立案了,打人的业主彻底的蔫了。主动的来找老郭请求赔偿私了。
  老郭这个人很好说话,见到打人的业主拎着水果、补品来家看他来了,就对人家说:“一切好说。一切好说。”
  老郭的老婆不干了:“咋的,一切都好说?这事你可说了不算,凭什么说打人就打人啊,把人打成这个样子,有啥仇呀?”
  打人的业主的媳妇紧着赔不是,说尽了小话。当时我真的怕老郭被感动,这一感动就啥都放弃了,我向老郭的老婆使眼色,那意思是说:该怎么赔,就一定要怎么赔,这个时候不能仁慈啊。老郭的老婆明白我的意思,把打人的媳妇拽到了外面,说了自己的赔付要求。
  打人的业主的媳妇有钱,没在乎老郭老婆的赔付要求,听后,爽快的说:“行,只要你们放弃追究我老公的刑事责任就行。”
  第三天,打人的业主的媳妇就把钱送来了。老郭看到送来那么多钱,都傻眼了:“怎么?赔这么多钱?”
  “他该赔的。”我看着桌上的钱,心里很不是滋味。
  我们物业经理让我找老郭来上班,我找到了老郭,说明了我们经理的意思。老郭想想对我说:“谢谢了,你们是好人啊。我呀真的不适合当保安。我这个人啊,不会拐弯抹角,太直,弄不好还会惹事。我还是找个工作吧,最好不和别人接触的工作。”
  老郭没再来我们物业上班,但我们的关系一直没有断,我们真正的成了好朋友,经常在一起喝酒,聊天。
  
  
  • 游客

    评论于:2013-06-07 10:20:30

    写得太好了。在如今的社会,好人难当。颇有同感。 一江春水

  • 侯志涛

    评论于:2013-06-07 12:31:43

    生活中好人很多。

  • 沈墅

    评论于:2013-06-07 22:14:28

    谢谢关注,谢谢留评。

  • 游客

    评论于:2013-06-10 16:38:11

    现在像主人公这样一门心思干活却拿不回工资的事太多了,社会太黑,人心太黑,就没有能为人们做主的地方。悲哀。。。。。。。

  • 游客

    评论于:2013-06-14 16:45:18

    小人物大故事,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