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作者:訾扬
  • 阅读: 1742次
  • 分类:短篇小说
  • 字数:8005字
  • 推荐星级:5星
  • 发表于: 2013-06-30

  师父说我生在一个乱世,我问他什么是乱世,师父指着一堆蚂蚁说:蚂蚁死后被同伴抬回蚁窝供以食用,这就是乱世。
  我问:好吃吗?
  师父说:这并不是好吃不好吃的问题,而是世界已经退化到了人吃人的地步的时候,就是乱世。
  这时师兄突然嚎叫起来,我问怎么了,师父说:没事,你师兄把食人蚁放嘴里了。



  师父说所谓“性”既是心生,这是人的本性,但却被视为下流龌龊,实属悲哀。
  师兄问:如果没有性就没有后代吗?
  师父说:是的。
  师兄问:那“性”的时候是不是一摇一摇的?
  师父说:是的......咦?你怎么知道这么多?
  师兄接着问:那是不是性到一定程度就会出现种子来创造生命?
  师父这次只是点点头。
  师兄一副恍然大悟的样子,说:那性......
  师父大吼:够了!就算是人的本性,但也请你收敛一点吧!今天你们两个罚跪到天亮!师父说完便一拂衣袖,朝山下走去,我知道他是抱着性的坦然找王寡妇去了。
  我和师兄跪到三更时,他对我说:其实我想说原来性就是蒲公英啊!可是不知道他为什么这么恨蒲公英。
  我盯着师兄单纯的脸庞,怜悯地说:其实是豆荚啦!
  

  山下约两三里地的地方有一间客栈,老板娘是一个年近四十的肥女人,但师父说那是丰腴,是有福之人,而师兄说很像猪。结果师兄被吊在寺院门口的桐树上整整一炷香,然后师傅问师兄是否知错。
  师兄说:徒儿知错了。
  师父说:知错便好,其实罚在你身,痛在我心啊!
  师兄说:她就是猪。
  我隐隐听到师父磨牙的声音,连忙说:佛说众生平等,佛即臭虫,臭虫即佛,说她是猪说明言者有一颗众生平等的心啊!
  师父的脸这才缓和下来,对师兄说:你是这么想的吗?
  师兄这时正在拨弄蚂蚁玩,头也不抬:随便了。
  我又急中生智:看!看!看!拿得起放得下,人之所以痛苦不就是因为自己放不下嘛,师兄显然已经跨越了这一点啊!
  这时侯师父阴笑着对我说:那你是在说为师放不下喽!
  师兄在一旁傻笑着:他就是这个意思。
  师父突然叹口气,嘘声道:看来命运已定啊!

  对于王寡妇的偏见,是师父走之后才解开的,师父说他要去参加一个会议,少了他不行。
  师父不在的日子,就是王寡妇的女儿给我们送饭的,她的女儿叫瑶瑶。我第一次见到瑶瑶就有一种要立马和她成亲的感觉。要是能娶到她该多好啊!我心里想着。
  瑶瑶是一个很开朗的女孩,笑的时候眼睛总是眯着,像月牙一样,两个小酒窝在白皙脸蛋上一点缀更加完美。我和师兄都很喜欢瑶瑶,一是她漂亮可爱,二是她母亲做得菜很好吃。
  师父临走前嘱咐瑶瑶要监督我们练功,她有一个小本子,若是我和师兄谁不听话,她就在谁的名字下作一个记号,比如谁谁不练功什么的,等师父回来按照一个记号蹲马步一炷香的时间算。若是我和师兄在练功时喝一口水瑶瑶就在本子上写写画画地说:你们就等着吧,等老师傅来了看他怎么收拾你们。
  我和师兄几乎没犯过什么错误,更不敢和瑶瑶顶嘴,我觉得我不是怕师父惩罚,而是另一种原因。而师兄我不太清楚。就算是这样,瑶瑶还是不停地在本子上写写画画,我和师兄都觉得她很严厉。
  王寡妇的店里少了瑶瑶这一个跑堂的时常忙不过来,我和师兄没事时下山帮忙做些体力活儿,我干得很卖力,师兄也是,我问师兄为什么不偷懒,师兄说:自家的活儿偷什么懒啊!我坚信他是有企图的。


  月光下,瑶瑶坐在房顶,我坐在瑶瑶身边,瑶瑶看着月亮问我:佛经里有很多道理吗?
  我说:是啊,有很多。
  瑶瑶问:那有爱情故事吗?
  我说:有的,著名的有一只蜘蛛去人世间修行的爱情故事,很有智慧。
  瑶瑶说:蜘蛛怎么能去人间修行呢?
  我说:书上说的,其实书上的东西并不是让你完全的相信,而是让你明白其中的道理和它所表达的意思。
  瑶瑶说:你真厉害。
  我说:哪里。
  瑶瑶说:你还挺谦虚啊!
  我说:我的意思是我哪里厉害。
  而在我们所在的屋檐下的——房子里,师兄被我捆成蚕蛹塞到被窝里,原因是不想让他打扰我。
  次日,师兄跟我发火,表示瑶瑶不是我一个人的。
  我说:啊难愿意为一个女子化身石桥受五百年风吹雨淋,只为女子从石桥上经过,你愿意吗?反正我是愿意。
  师兄说:你傻啊!想看她裙子底下直接掀开不就行了!化身石桥五百年你还念不念佛了!
  
  

  瑶瑶三天都没有来,我和师兄下山去看看,发现王寡妇的店已经关门了,问人才知道她们两人被红卫兵抓走了!我和师兄连忙满处找,终于看见了她们母女两人。她们头上戴着帽子,瑶瑶头上写着:破鞋余毒。王寡妇头上写着:破鞋。
  师兄冲过去,与那一帮子人打起来,我赶紧把瑶瑶和王寡妇扶起来让山上跑,奈何人太多又太杂,我无法施展轻功。这时“嘭”的一声枪响,王寡妇捂着肚子躺下,我一脚把那人的枪踢飞,接着施展平生所学带着瑶瑶离开这里。我回头望了一下师兄,他像是一只奄奄一息的蚂蚁,等待着被同伴食用。




  我上山时遇到了一帮人,是从寺庙方向下来的,因为慌忙我没有询问,等到了寺庙我才缓过神来——寺庙被砸了!
  我和瑶瑶一起哭着,哭到了天黑师兄也没来,我要去找他,瑶瑶也要找她母亲的尸体。我们刚下山,一个熟悉的身影就闪过来,我连忙出招,将师父交给我的功夫稍加改造,成为了夺人性命的招式。
  这时师父说:我可没这么教过你。
  我停下手,惊喜道:师父!
  师父摆摆手,说:别说了,我都知道了,一切都是造化。
  我这时细细打量着师父,发现他很疲惫,身上尽是尘土,脸上甚至还有伤疤。
  瑶瑶哭着说:我妈被枪打中了!我要去找她! 师父说:我已经把她埋了。
  我问:那师兄呢?
  师父说:从现在起他不是你师兄。
  我问:为什么?
  师父说:自打收养你们起我就知道你们两人注定有一人学不了佛。末法时代来临了!
  


  再次见到师兄时,他已经完全变了摸样,他穿着一身洋装带头冲进寺庙砸东西,嘴里说一些我们听不懂的话。师父说他已经成为红卫兵了!等他们砸到没什么可砸的,他看见了瑶瑶,指着她说:把这个余毒给我抓过来!
  师父挡在我们前面,恭敬地说:施主,我身后的两位已经不是我寺庙里的人,何苦为难他们,老衲跟你们走吧。
  师兄看了师父几眼,他的眼神让我感到陌生,他说:牛鬼蛇神,给我带走。
  然后我就眼睁睁地看着师父被他们带走了。
  临走之前的那一晚他再三嘱咐我不能动手,我和师兄谁先动手,谁就是那个学不了佛的人,而末法时代的救世主更要以慈悲为怀。
  我问师父:师父,王寡妇死了你不伤心吗?
  师父说:不伤心。淌过黄泉路,过了奈何桥,站上望乡台,看了三生石,再喝孟婆汤,这辈子就算是了了。因因果果,就是下辈子的事了。还有,王寡妇不姓王,我才姓王......那是很多年以前的事情了。
  我说:那瑶瑶怎么办?
  师父说:托付给你,我已把你当我的亲生儿子。还有,从现在起你不再是这寺庙中的人,你也是佛祖口中的预言,这庙太小,容不下你。
  师父与我对话的画面渐渐淡去,他们也越走越远。我和瑶瑶孤独地望着他们,瑶瑶对我说:这一切究竟是怎么了!
  我说:没什么,一个预言证实了而已。
  瑶瑶说:那这个还要吗?她拿出经常写写画画地本子,上面没有谁谁偷懒的记号,而是画着我和师兄。
  我看着瑶瑶,仿佛她身后亮起七彩圣光。
  
  
  
  
  
  
  
  和尚传 贰
  
  壹
  
我总是觉得失眠对一个作者来说是很正常的事,尤其是一个名不见传的九流作者。
  和尚说:对失眠的人而言,漫长的只是破晓前的那段孤寂。但和尚就清楚,一夜接着一夜,就让漫长的人生也变成真正的孤寂。
  我问他:那我什么时候不再失眠?
  和尚说:当你不再是一个九流作者的时候。
  我说:那我什么时候才不是九流作者。
  和尚说:放下WORD,立地成佛,一入我佛门就脱离了那已浑浊不清的文坛,来吧,报名费只需三百人民币,不刷卡。
  
  
  贰
  
  在我浑浑噩噩的记忆里,她在我胸前的青蛙口袋里塞入了几张钱币,嘱咐了我几句便转身走了。不知为何,我没有哭闹,我想我当时的表情很镇定:我冰冷地看着她的背影陪着斜阳西下,步伐轻盈又恍惚,发丝被风吹得像章鱼的触角,黏腻具有张力......唯一记不得的是她的眼神,我问和尚这是为什么,和尚说我的母亲也许是一个瞎子,根本没有眼睛。于是我也就这么认为了。
  在那个女瞎子抛弃我后,我转身上山摸进了一座寺庙,庙里有一个和尚,和尚给我吃了饭,让我睡觉,睡前我让和尚给我讲一个故事。和尚说:从前有一个小孩进了一座寺庙,庙里有一个和尚,和尚给他吃了饭,让他睡觉,小孩让和尚讲一个睡前故事,于是和尚说,从强有一个小孩进了一座寺庙,庙里有一个和尚,和尚给他吃了饭......
  后来认识了字,我给自己取了一个名字,訾扬,訾的意思就是非议,在背后说别人坏话,再加上一个“扬”字,所以基本上就是臭名远扬的意思。和尚说这才是一个俗人该有的名字,有时候俗人坦白了自己的俗也就不太俗了。
  寺庙矗立在一座小山头上,靠附近居民上山所捐的十方供禄维持生活,我无数次站在门口看着他们怀着虔诚的心跪在佛陀座下忏悔,听着和尚吟唱着《般若波若波多蜜多心经》,又无数次看见他们出了庙门便露出富有劣根性的笑脸,和尚的吟唱也恰然而止。如此反复。
  和尚说:大多人行善都只是自己心中的伪善罢了,他们会跪在佛前忏悔,也会在不如意时恨不得跟别人打一架,这种人只是为了满足自己的伪善心而已。
  我问:那你为什么都是一副来者不拒的样子?
  和尚说:因为他们把伪善给了我们,尽管是伪装的,但也让我们吃饱了饭,穿暖了衣。
  我问:那他们出去还不是会添祸众生?
  和尚说:我们的职责也是为众生祈福。
  我说:我有点迷糊,好像一副因果循环的感觉。
  和尚说:想不通便放下,就像大便,拉不出就夹住。
  
  
  
  叁
  
  直至某天,无意在抬头间,我恍然看见一朵白莲花在行走,我伫立在原地良久,那莲花却化成了一个女孩跪在蒲团上。她在泥塑的佛像下默默祈祷,我站在她身后,对着优美的背影惆怅若失。
  那晚我依然无眠,和尚说她也许只是一个过客,我说:为什么我们总抓不住过客。
  和尚说:能抓住的都不叫过客。
  我问:怎么才能延续我们的缘分?
  和尚说:与她擦肩一霎之后的回想,既是无缘。
  我说:我要等。
  和尚脱下鞋子,闻了一下,皱眉道:真臭。
  此后,我便日落到黄昏坐在台阶上,只为守候一个虔诚的少女。
  
  肆
  
  打小起我身上便有一块玉,和尚说那也许是家人留给我的礼物,等待着有一天依靠这块信物重归于好。而我听了和尚的话后只见过“信物”两次,第一次我把它藏在一个隐秘的地方,之后在山下的地摊上看见一堆这样的信物,第二次把玉取出来扔下山。
  然后我对和尚说我要入佛门,和尚说:原因。
  我说:我的家人不会来找我,我也不想你安慰我,所以我要入佛门。
  和尚说:不行。
  我疑惑道:为什么? 和尚说:时机未到......在我这儿当和尚是要交三百块钱报名费的。
  接触写作也是在那时候,我无意接触一个名为“作家排行榜”的东西,并深受其害,认为写作莫过于一份高雅又赚钱的职业,挣钱就能离开这寺庙,从此我开始把梦里的飞翔与现实的攀爬一一记录下来,但排行榜上一直没有我的名字。
  和尚说:你这是欲望,欲望促使你彻夜无眠。
  我说:其实促使我彻夜无眠成分更大的是你的呼噜声。
  
  伍
  
  我开始把那白莲花似的少女描写下来,以此来散发我无处释放的思念,时间长了便发现我的思念在文中已经描写得没有新鲜感,我便喝酒来采集灵感,灵感够了就写文章,文章写好就投稿杂志社换取微薄的稿费,稿费用来买酒。
  所以你会看见我随时随地地睡着,再睡醒,每次醒来我都会承受巨大的空虚,一种想找出口却找不到的感觉。我开始在山脚下寻找那个白莲花似的女孩。而当我在茫茫中寻找她的时候才明白,区区五百年的等待能化解的也只是阿难的承诺与悟空的戾气,对我,差矣。
  日落黄昏时,我遇见一迷路老妪,在确定自己不是在行伪善的情况帮其找到她所在的旅馆,她说:好心人,多谢你了。
  我说:不用客气。
  她问:你叫什么啊?
  我说:訾扬。
  她又问:你是做什么的啊?
  我想了想,说:我什么也没做过。
  到了旅馆,我把老妪送进房间,我仔细观察才发现,她的眼神不好,明明睁开了眼睛却看不到路似的。我问:您年纪大了,一个人出来的?
  她说:不,我女儿陪我来的。
  语毕,房门打开,开门的正是我朝思暮想的少女,她把老妪搀过去,微微一欠身:谢谢您。
  我说:不用客气。
  于是她便不客气地把门关上了。
  
  
  
  
  陆
  
  
  寺庙后面有一座孤坟,没有墓碑,也没有杂草。
  听和尚说那是他年轻时的一段姻缘。原先这寺庙有师徒三人,只因与世俗纠缠太多,导致寺庙只剩他一人,与世俗纠缠因一女子,然此女死后不给墓碑,当是个因果报应。
  和尚说:每人都有一段青春。
  我说:那不是青春,是遗憾。
  和尚说:我们所在的世界是婆娑世界,婆娑就是遗憾,没有遗憾就没有美好。所以“婆娑世界”这四个字你要永远记住,它能解答你一生所有的问题。
  我说:你脚真臭。

  
  玖
  

  晚上,我与和尚盘膝而坐,数着漫天星斗,我说:我看见她了。
  和尚说:都是定数。
  我说:我想娶她。
  和尚说:也是定数。
  我说:明天我就去找她。
  和尚说:明天她们自会上门来。
  次日,醒来,佛堂正厅坐着那位老妪与那位少女,一老一少,一美一丑,一秀丽一枯老,对比鲜明。
  老妪说:他来了?他的玉呢?
  和尚说:在此。他拿出我小时扔掉的那块玉,中间明显有裂纹。
  我还看见少女的脸色一喜,她对我笑了笑,但我预感到事情的不妙。
  老妪说:是他!是他!
  我问:是谁?
  老妪说:是你,你是我儿子!
  我看向和尚,和尚点头:这块玉我早就替你捡回来了,它是独一无二的,你的双眼当时被蒙蔽了。
  我问:你眼睛怎么了?
  老妪说:瞎了。莫名其妙的就瞎了。
  我问:这个女孩是谁?
  少女抢先说:我是你妹妹,比你小一岁......
  我恍若雷劈,一瞬间我看到了蟒蛇咽下蛇蛋、鳄鱼吞下小鳄鱼、老虎咬死幼崽......天地倒转,日月无光。
  我忿恨地问她:你为什么还回来?
  她说:心里总是放不下。
  我说:你走即可,我很好。
  她说:也好。拜拜。
  
  
  拾
  
  
  清风明月,夜凉如水,树叶轻响,野猫乱窜。
  我依然失眠,我对和尚说:我怎么才能睡得着呢?
  和尚说:就算你睡着了,醒来依然要继续。
  我说:我想我睡着了,醒来就不会再想了。
  和尚说:心中一直有念,漫漫长夜难熬,如你。漫漫岁月难过,心中有牵挂,如她。对不懂轮回者来说,千世如此,可悲可怜。
  我问:那块玉你一直放着?
  和尚说:当时你并不是真正放下那玉,你只是一时用气,我知道你一定会牵挂。
  我说:我不牵挂了。
  和尚说:现在你是不牵挂了。
  我说:和尚,让我入佛门吧,我倦了。
  和尚说:那女孩你不喜欢了?
  我说:众生平等。
  和尚说:不要学和尚说话。
  我说:我不知道。
  和尚说:你要明白众生平等。
  
  拾壹
  
  和尚说那女子在佛门搔首弄姿让我动凡心,下辈子不管是属于什么业她都会伴我一生。解决办法只有把她杀了,而令我没想到的是摆在我面前的真的是少女的尸体。
  我闭上眼默念“阿弥陀佛”,那少女的尸体在我面前一放十五天,从清香到腐臭,从娇艳如花到满脸生蛆,白衣胜雪被被尸虫拱烂,内脏被秃鹫啄食,双眼凸出眼眶,然后爆掉,我听见她灵魂夸张的惨叫,听见她骨头被腐蚀的声音......
  直至她血淋淋的手搭在我的肩上,我推开她,却睁开了眼睛,看见慈悲肃穆的佛陀。
  我对和尚说:我可以入佛门了吧。
  和尚说:你经过考验了。
  我说:阿弥陀佛、
  和尚说:且慢。
  我说:有完没完。
  和尚说:我一直告诉你是要交三百块钱的,不刷卡。
  
  
  拾贰
  
  听进门来听佛说经的施主说,在和尚庙的对面多了一座尼姑庵,只有一老一幼。
  我从床下拿出小时的衣服,从青蛙口袋里翻出那几张已经有了几个泛黄虫眼的钱,给了和尚。
  和尚说:你终于放下了,我佛慈悲。
  此后,我改法号为释杨。写文章,却不为名利,睡得自然也安稳了。睡梦里,我看见老和尚驾鹤西去,仿佛带着七彩圣光。
  
  • 游客

    评论于:2013-06-30 09:41:35

    我似乎看到了长安乱的影子。。。

  • 王海洋

    评论于:2013-07-02 22:03:30

    很深刻,有隐喻,蕴含佛理,也不乏幽默的情趣。

  • 游客

    评论于:2013-07-05 08:07:31

    真的很不错!

  • 杨兵雷

    评论于:2013-07-05 18:45:43

    好文章。

  • 游客

    评论于:2013-07-30 14:57:01

    出家人不打诳语。看来楼主是成不了佛了,红卫兵穿洋装吗?! 文人要对自己负责,也要对他人负责,对历史负责,对祖宗负责,对子孙负责。 一旦落笔,要莫是佛,要莫飞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