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作者:白枫静宇
  • 阅读: 2491次
  • 分类:记事
  • 字数:3487字
  • 推荐星级:5星
  • 发表于: 2014-05-06

  

   去看一场画展,展些被标了头衔的名画,早知道这样一场展览,我不是什么艺术家,并不期待一场多么懂的艺术,只是去沾沾仙气提高提高品味,有人是要奔着名人去的,并且总要诉说那些与艺术品背后连着的精绝故事,有故事聊得滔滔不绝,可我素性寡淡对此总是漠不关心。那些兴致勃勃的人满怀着找到一个似曾相识憧憬了的美梦,便将艺术品升华出有味的“内容”。有人兴奋的看,便有指着画里留下的斑驳痕迹同身边朋友大声讲,口里说着这位艺术家的品味与他如何在画布里努力为妻子展演出来的爱意。声声句句,口口中将自己想象的美好与那已然知道的故事和这艺术并联了。一道道不断曲合着的油彩泼在画布上,总再告诉别人这定是有意思的,这定是充满内容的,好像将无数集电视剧贴在一张画纸上似要让人认清。这些“歪七竖八”画里的图案,究竟美吗?我斜着头看,想要从脑袋里找出几件可以标出来的艺术字样给予高度赞叹,可总也想不清,弄不懂,这画究竟好在哪?脑袋很糊涂,心里是急。
   有些惊恐,好像别人总能在画的缝隙里找出一样神奇,眉飞色舞的眼神透出光环照亮了整个墙壁,留着我的阴影。那些闪亮的眼神能够给我指引吗?偷偷瞄别人一眼,是要寻到一丝余迹。可是,寻来的,终是照不见的画板上的艺术,自己依旧不懂,我懊恼极了,却又害怕自己无知,我是真的很傻。若要学着别人那样,找到一个故事,为艺术的审美找到一个飞扬的出口,让自己和他们一样。可我并不是一个出色的编剧,不懂得如何将艺术与故事结合得完美,我只能假装停留片刻,从画里瞄出几样色彩,就像是看懂了一般点点头漫着步子又朝另一幅画走去。原以为多看几幅好画就有理由像一个正经的艺术家,可顺着走廊走到底依然很糊涂,难道是这画画得太抽象了?还是我真的很傻。
   拐角不显眼,却有一个傻愣的人坐在一幅油画前面出神,穿着并不讲究,衣服也很旧,蓬乱的头发还未擦去的脸颊上的油彩显出了他胸前衔着的画家标牌的身份。他看见有人要过来,立马正经坐直了起,耸了耸肩,嘴角向下又挂着,一声也不吭微低着头板弄着手指,那是一种谨小掩寞的情绪。一副比其他更小的画挂在他身后遥远的角落,这也使人好奇,这竟是一副怎样的画。可望一眼奚落的场景,并不能让人产生足够的兴趣,只觉这只是一个和艺术不相关的人。那人窃着眼睛,用一种期许的目光望着每一个要过来的人,那些并不坚定的眼神总有许多藏不住的不安,使人害怕,也总让人产生怜悯,或许这阻碍了那些要兴奋得到每一个故事的人。一个并没有故事的人能画出什么样有故事的画,也许很多人都是这样想的,也是这样退回去的。
   我寻到最后一幅画,在拐角处站住了,愣了好半天,望了那边,又莫名的迈了这一步,也装成一副欣赏艺术的架势没眼看他直接在那副画前面停住了。这幅画,不像其他画一样难懂,竟让我这种人也能看得入神。不知有什么故事吸引我,只觉那画里每一道笔都涂上了花粉,让我闻着便深深的陷了进去,仿佛情绪被抚摸的安心的睡着了。看着这一眼发着油彩的画,自己不自觉的竟赞叹起来了,我不知道,那些光芒耀眼背后的事情,我只觉得这一刻我很舒服,我明白了。
   画廊那边过来两个女人,扫了一眼这角落,窃笑着走开,仿佛那一刻是在嘲笑我们的品位。拐角只有我们两个人,那种画面确实可笑极了,我以为我懂了,也许我只是和这个呆子一样。我摇摇头,看着一幅画,像是并没有那样的好,有些失落,有些失望。快一点步子,转身要离开过去,那一眼他看着,带着无限失望,失落的低下了头,深深的埋在了自己的胸前,重重的压曲了身子。临走那刻,在出口看见的那几位画家和一些支持者的推杯成了最后的画面,这是我差点迈入艺术的一天。
   回去的路上又遇见一个穿着普通衬衫、满油垢满身是汗、便当里的饭不再冒热气的在路口画画的年轻人。买了他一副画嫌看不懂,他却送了我一句话:“没人看懂也不要紧,看懂了是你的本事。”这句话,我想了很长时间,想得再一次看到这幅画的时候,已然觉得很平庸了。
   多年以后,我才终于知道了这幅画和那个坐在角落里的人,原来坐在角落没有故事的人可能才是真正的艺术家,因为他的故事只在那副画里。
   有很多时候我都是糊涂的,只有那一刻我是明白了。

   假如这世界所有的人都说他好,我是否就应该相信。可若他对世界所有的人都好,仅对我拳打脚踢,我是否就是那个坏人。有一个人觉得自己站住的是真理,也有无数个人觉得大家站住的是真理。找一个抽象派理论,让一个烂画家变好。
   每个人都在寻找一个可以支撑自己看世界精彩的理由,只不过这理由还是否像世界看你一样的艺术纯粹。

  • 罗飞

    评论于:2014-05-08 09:25:51

    “原来坐在角落没有故事的人可能才是真正的艺术家,因为他的故事只在那副画里。”

  • 一止

    评论于:2014-05-08 14:02:46

    满大厅穿着西装革履去欣赏古典音乐的人大概没几个是真正懂得音乐的,可为何他们花了大价钱一定要去听呢?这就是修养,能在画作前,或在音乐声中得到片刻的宁静也算是一种安慰了,何故非要懂呢?

  • 白枫静宇

    评论于:2014-05-08 23:59:13

    这幅‘红衣女’本来可以是很好的一幅画 雨天泛起朦胧感的画境 但是作者在结画的时候 没有把画面清理干净 显得痕迹很重 很脏 这让人很讨厌

  • 张松寿

    评论于:2014-05-13 15:18:58

    正所谓一百个读者,就有一百个哈姆雷特,这就是艺术的魅力所在!当欣赏作品的时候,适当了解下作品的背景、作者的一些情况,我认为是十分重要的。只有如此,我们才可以按图索骥,从而较为客观地理解作品。但凡无原则地吹捧、生发,未免有点居心叵测了。

  • 张松寿

    评论于:2014-05-13 15:23:24

    相反,有些抽象艺术品我们真得欣赏不动,可能是水平有限所致?但不能因此就武断地抹杀它的光辉。门外汉,门外语,借以抛砖引玉。

  • 张松寿

    评论于:2014-05-13 15:32:33

    当今社会,浮躁炽盛,唯利是图,很一般的人便大呼名人大腕,鱼目混珠,混淆视听。实际上,名人大腕是公众的评价、称谓,真正的名人大腕往往是默默无闻的,但这样的人总是死后留名,其实,他们追求的本就不是名和利。

  • 张松寿

    评论于:2014-05-13 15:42:33

    当今社会,浮躁炽盛,很一般的人便大呼名人大腕,鱼目混珠,混淆视听,我们要练就慧眼,明辨是非才是。其实,名人大腕是公众的评价、称谓。但凡名人大腕往往默默无闻,大吹大擂期许别人认可是居心叵测者所为,名人总是在死后留名,况且留名也本就不是名人的初衷。武则天的无字碑就有此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