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作者:阿木
  • 阅读: 856次
  • 分类:情思
  • 字数:1752字
  • 推荐星级:4星
  • 发表于: 2014-06-30

  “那是那一年,蝉声的夏天,那只小手学会了告别也伸向明天,一首歌是一条河,流过寂寞流入梦,让我经过你那些的经过,也勇于不同------”
  每每听到周笔畅的这首《浏阳河》,心里总有些酸楚,那低缓惆怅的音乐会慢慢捉住我泪光,在泪水与蝉声同在的夏夜,我,回到一首歌里,回到一条寂寞的人生之河-------
  多久了?回忆似乎苍老,想退回小手招摇的童年,退回到月光弥漫的妈妈的脸庞,退回到煤油灯下依然年轻的爸爸的黑发。
  那时,那个夏天,我们是快乐的,穷,算什么呢?我们有三间土坯房,有两棵桃树,两片菜地,还有一头牛,一群羊,这就足够了,快乐与幸福就这么简单,况且,还有我们三个充满希望的孩子,还有老太——爸爸的奶奶,已经九十三岁了,没病没灾,慈眉善目,庇佑着我们一家。
  所以,我们是富有的。
  然而,那个夏夜,那个被雨水惊扰的夏夜,确实在我童年的记忆里,不同凡响。它让我记得,土坯房的不堪一击,爸爸的伟岸与担当、妈妈的细心与果断,以及躲在羊圈里温暖的羊的气息。
  那夜的雨,来的突然,来的凶猛,起初,爸妈没在意,以为我们的房子还结实着呢,没想到,一会功夫,屋里就漏满了水盆子接,是不行的了,墙上挂着的老纺花车突然掉到地上,爸妈慌乱张到房顶上的塑料薄膜一次次被风卷起。
  透过缝隙,我看到灰白光亮的夜幕,想,它是神秘的。
  “太,房子会塌不会?”我怯怯地问老太,“不怕,妮,塌不了”。老太紧紧地搂着我。可是,我睁着眼睛,仔细听着雨声中爸妈的动静。
  “青改,走,再去把奶奶那屋顶盖一下。”爸说,于是,爸妈“呼呼啦啦”扯了一大块薄膜出屋了。这时,弟弟突然光着屁股跑过来,哭喊着:“老太,老太”,老太忙起来,摸索着把弟弟塞进被窝,又摸索着点亮了煤油灯,屋子真相大白,我看到,拴在后墙的牛不安地扭着身子,发出“呼呼”的喘气声,老太一看,不好,动物最有灵性,得赶紧搬出去。
  “辽,改,辽,改”,老太一叠连声地叫爸妈的名字,我也跑出去,看见爸爸爬上房顶,正在艰难地用竹竿撑起塑料薄膜,妈妈在下面着急地喊:“小心小心。”
  “妈,老太说先把牛牵出去,它在那蹭墙哩。”
  “辽,下来吧,雨大,遮不住了”
  爸爸牵着牛,撤出摇摇欲坠的屋子。
  妈妈果断地说:“奶奶,你跟辉,伟,先去羊圈躲躲,那不漏雨”。
  当我们打开羊圈的门,羊们吃惊地望着我们,“咩咩”询问着,它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但是,羊圈里确实温暖多了——羊圈两天前翻修过,木栅栏围成的圈,顶上苫了草,周围加固了半人高的砖墙。
  安置妥当,爸妈又出去了,他们担心房子倒塌。
  我抱着一只名叫“小青”的绵羊,与它亲昵着,温暖了许多,这只可爱的小羊,是我的小伙伴呢,每天放学,我都要给它拽青草吃。     突然,“轰隆”一声,我一惊,墙倒了!我不顾老太的阻拦,跑出去,我看到,爸爸拿着手电筒,照着已经倒塌的东墙。实际上,墙也未完全倒塌,外墙的一层砖塌了一多半而已,然而,爸妈,是惆怅不已了。
  “唉,早晚要塌的”爸说。
  “塌了再盖”妈接过话。
  后来,爸妈看无力回天,也回到羊圈。天色渐渐发白,在爸妈的小声商议中,我居然靠着在羊身上,睡着了。
  哥哥,因为外出读书,没有机会享受与羊拥抱的独特经历。
  后来,再后来,日子一天天流水而逝,我们长大了,有了结实的平房,再也不担心下大雨了,可是,我们没有了牛,没有了羊,也没有了老太,她在九十六岁那年无疾而终。
  更伤心的是,我们也没有了爸爸,爸爸在我们新房子盖起的第三年去世,他还没来得及看到他的女儿出嫁。
  雨点找到长河,回忆找到主题歌,小时候熟悉的热汤啊熟悉的窝,你们去了哪里?爸爸和老太不可相见,思念早已冰封,妈妈也不在老家,去了哥哥的别墅,弟弟偶尔回家,看看家,看看曾经的记忆。
  夏之夜,难忘的童年夜晚。
  我多想回家看看,叫上妈妈,叫上哥哥,叫上弟弟,回家看看!
  • 罗飞

    评论于:2014-07-01 00:11:27

    7月1日同题《初恋》,要求:不得改题,不得跑题,体裁不限,长短不限。每日同题至当晚22:30分前交卷。每日评出一篇最佳作品置顶。激发灵感,促进创作,欢迎踊跃投稿。

  • 读书人

    评论于:2014-07-01 07:43:04

    贫穷的年代,灾难却很富有,夏之夜的馈赠,深深划伤作者的心,也感动了读文的人!

  • 张进杰

    评论于:2014-07-01 09:38:28

    抹不去的记忆,珍惜眼前,心系明天。

  • 阳抒云

    评论于:2014-07-02 09:10:07

    危难时刻展现亲情,贫穷童年记忆尤深。岁月流逝,怀念童年。好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