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作者:缘野
  • 阅读: 817次
  • 分类:短篇小说
  • 字数:7271字
  • 推荐星级:5星
  • 发表于: 2015-04-18

这是一个老旧的小区,一条南北的马路贯穿中间,马路两边有一些门店,鸿运超市坐东向西,是这条街上最大的门店。

冬日里,一些老头、老太太,就坐在超市旁边的台阶上晒太阳,聊天。

一个冬日的下午,风有点大。85岁的李老太拄着拐杖颤巍巍的来到这里,她每天下午都到这里坐几个小时。

   “唉,这风可真大呀!”李老太边唠叨,边往台阶上坐。

   “她李婶,怎么没带垫呀?”郑老太边问边递过一个花布棉垫,“给,你用吧!”

   “唉,拿着费劲!越来越走不动啦!”李老太接过棉垫坐下,问:“怎么,今天,就你俩?”

   “哎,越来越少喽!你听说没?宝华他妈走了!”一旁的赵老太,张开迷瞪的眼睛问。

   “嗯,怎么走的?前天,我还看见她呐!傻呵呵的。”李老太问。

   “冻死的,一冬天也不穿棉的,冻得哆里哆嗦的,不冻死才怪呢!你说,她养了5个儿子,5个儿子,就不知道给她买身棉的?”赵老太絮絮叨叨的说个没完。

   “算了,你别编排人家啦!谁能跟你比呀?儿女都有钱。”郑老太就不爱听赵老太笑话人,她用手指着赵老太的外套,“她李婶,你看她这衣服,是暖和,可也太小啊,都盖不住腚呐!”

赵老太有些显摆的说:“盖不住腚也没办法,也不能上美国换去!这是孙女从美国给我买的!”

李老太笑着接过话:“是啊,谁也比不上人家赵嫂子!”她看到赵老太故意露着的玉镯子,就往前凑了凑。眯起眼,低头细看,问:“这镯子,是真的!”

赵老太使劲的举着胳膊,“怎么不是真的呐?这是我孙子从上海买的!”

郑老太赶紧插话:“哎,你那儿子也真不容易!媳妇和别人跑了,一个人把孩子培养成人,也真难为他了!”真是哪壶不开提哪壶,最让赵老太窝心的就是这事!

赵老太共有两儿,一女,大儿子和女儿都在国外,只有小儿子在身边。小儿子也是大学毕业,在区计划局工作。有一个儿子,儿子三岁的时候,媳妇到深圳工作,一去就没有回来。人们说,跟一个大老板跑了。

赵老太认为:人那,就看不得别人比她强,别人比她强,她就嫉妒!这不,她们可抓住,我这点家丑了。逮着机会就当成笑话,寒碜我!

赵老太毫不客气,“嗨,好歹说,我儿子还是个公务员呐!每月七八千的,供养个研究生,还行!”她特意把“研究生”说的声大且慢。说完还觉得不解恨,又接了一句:“哎,我家这几个儿女啊,就这点让我舒心,没一个下岗的!”

李老太想:嘿,这两个老东西,又要打嘴仗喽!我,找个机会溜吧!

郑老太有三子,一女。四个孩子,三个下岗。特别是最小的这个,和郑老太一起过,孙子刚上高中,儿媳妇是个外地人,没正经工作。听赵老太挖苦她,立即还击:“哎,下岗不下岗的,反正都在身边。一家大小热热闹闹,倒也乐呵!”说着看向李老太,指着自己的羽绒服说:“你看,小儿媳妇新给买的,暖和这哪!”

李老太伸手摸摸:“是呀!还挺漂亮。那天,我也让儿媳给买一件!”说着起身,拿起屁股底下的花布棉垫,递给郑老太,“给你,该回家做饭去喽!要不,那老头子又要叫了!”拄着拐杖,又对赵老太打招呼:“老赵嫂子,我先走了!”

郑老太也赶忙起身,“哎,我也得走了!去买点韭菜,孙子想吃饺子!”

赵老太望着她俩走远的背影叨唠:“走吧,走吧,都怪我这张嘴,把你俩气走了!”说着,伸手给自己嘴一巴掌:“叫你显摆!”心想,“人家再穷也是热热闹闹一大家子。唉,谁都比我强!”起身要走。愣愣,又坐下了,继续叨唠:“唉,回去干嘛呀?三大间屋子,就我一个人。中午熬得菜粥还剩下一碗,还有一个包子,都放到蒸锅里了。回去开开火,就是晚饭!这满嘴的牙啊,就剩下两个,只能吃点软的。吃嘛,拉嘛!”她抬头看看挂在对面楼顶上的太阳,心思:“天气预报还早呐!”

赵老太,每天只看一次电视,就是中央4台的天气预报。她特别关注美国和加拿大的天气情况。大儿子一家在美国;小女儿一家在加拿大,都是3年前,老伴去世的时候回来过一次,以后就再没回来过。

那一刻,赵老太表情丰富,如同飞到了国外。她不爱看电视剧,那里面演的,家家都那么热闹,她看着难受。

一阵风吹过,赵老太打了个寒颤。她把帽子往下拉拉,让帽檐盖住眉毛;身子往后蹭蹭,后背靠到墙上;闭上眼,她不再叨唠了,只是想:“看完外国的天气预报,就躺着听北京台的交通广播,那里的天气预报半个小时一次。”

她想起那次,她听广播里说:“明天下雨!”摸着黑,爬起床,给孙子打电话,嘱咐他带雨伞。孙子不耐烦,“奶奶,我知道了。你不用老给我打电话!”她赶紧说:“好,好,我不打了。”慌忙的挂电话,手没扶稳,摔倒地上。折腾了半个小时,才站起来。

她常对孙子叨唠:“哼,不用我管,我从三个月把你抱大,现在不用我管了!”

    赵老太经常埋怨:“唉,孙子生下三个月,她妈就去上班。是我一把屎,一把尿的把他伺候大,一直伺候到上大学!现在研究生毕业了,想再伺候他。小兔崽子,也不来了。”

赵老太的小儿子自己有房,以前每月过来几次。半年前,小儿子提议要她上养老院,把房子卖了。她没好气的说:“我不去,我有儿有女的,去养老院?我怕人笑话!”从此,小儿子就再没来过。

这事,她没跟国外那两个子女讲,怕他们着急。她也没跟那些老太太们说,“说那干嘛,让人笑话!”

一阵风吹过,在墙角打了个旋,顿时尘土飞扬。

尘土迷了赵老太的眼,她揉揉眼睛,继续想:“唉,我这辈子,竟要强了!总是怕人笑话。拼着命,供仨孩子读完大学。可,有什么用啊?老了,身边没一个人。土埋脖子了,还争啊,比啊,惹人生气.!其实,我那是和她们比呀!我是说给自己听的,这样,就觉得我不比人差,我还有活下去的念想!”赵老太想着,睁开了眼。

太阳已经躲到对面的楼后面了,天快黑了。旁边的几个聊天的老头也走了。“唉,我也该回家了,回去干嘛哪?睡觉?”

    一想到睡觉,赵老太就害怕,“夜太长了,翻来覆去睡不着,快要睡着了,腿又抽筋!抽得......唉,老了,真难啊!”一行浑浊的眼泪顺着赵老太的眼角流出,瞬间,就在那老树皮似得脸上结了冰。

    “唉,走喽,该看天气预报了!昨天预报说:‘加拿大下大雪’也不知道今天停了吗?”赵老太站起身,突然感到胸口绞痛,忙去扶墙,手刚伸出,就栽倒地上。

    此时,天已经完全黑了,风越刮越大。街上的行人急匆匆的赶路,谁也没有发现,倒在暗处,没了呼吸的赵老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