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作者:匣中琴
  • 阅读: 315次
  • 分类:随笔
  • 字数:4850字
  • 推荐星级:4星
  • 发表于: 2018-08-13

  让我抓狂的鱼小七回四川去了。

  其实她已经回去好几天了,但由于我的手指和脑子已经荒废了很久,而且,我像咸鱼一样的日子已经过了有差不多三个月。

  三个月前,我把工作辞去了。每日12-14小时的上班时间让我感觉我的身体像一台生锈得随时要折断的机器,晚上睡觉之时,胸口偏右一点的位置像是被人猛插了一剑,直接从前往后来了个透心亮,又凉又痛,什么姿势都得不到缓解,令我惶惶不安。

  我觉得我不怕死,我只是怕痛,或者死得措手不及。

  我不想继续找工作了,“财务”和“结婚”一样,现在是令我最惶恐的两个词,没有之一。

  旅途说,你想做淘宝吗?做就做我们公司的产品,我觉得我们公司的产品不错,质量款式都好,进了我们公司之后,我就只看得上我们家的产品,其他的都看不上了,就是做的人有点多。而且,你要有心理准备哦,做淘宝,前期最少要熬半年,才会慢慢好转哦……

  我就这样被旅途拐了。心甘情愿地。

  理由很简单。我,喜静,宜宅。

  就这样,我和旅途住到了一起。她从她那温暖向阳的小单间搬了出来,和我找了个清凉的二居室(其实光线不太好,搬进来后才发现还有更好的选择,泪目)。

  说远了。

  鱼小七是我认识了有十年之久的文友。我是断文之前离开论坛的,鱼小七应该是觉得里面没多少熟人了,才离开的。不过,她一直没断文,不过把文章缩略到一个说说大小的字数,却让人读起来满屏的寻寻觅觅冷冷清清凄凄惨惨戚戚。

  鱼小七去年夏天第一次来看我。对了,她是一名高中语文老师。

  去年她来时,我还在那个上班12-14小时的公司,她来了大约一个星期,这个星期里,我只尽到接她来,没做到送她走,期间在周日跟她出去广州上下九随便逛了逛。她是直接从她广州的同学那里过完夜后再离开广东的,住是住在旅途那温暖向阳的小单间里。走前,她送了我一条在小白家(店名好像是《不忘初心》)买的白色棉麻连衣裙,因为有点薄,后来我还另外买了一件68元的披肩搭配,送旅途一套喜欢二次元的初中生自搭配套装。旅途一直没穿,今年鱼小七来时死活让我穿,我也没穿。

  特意提一提小白。小白是我和旅途没空陪她时她自个儿出去溜达在一家手工店看到的店主,她谜之迷恋,据说加了人家QQ或是微信后经常撩人家,应该是被她撩到了,今年她过来时,小白请她到她家吃了个午饭。

  以前玩论坛的时候,心里总有个想法盘旋不去,哪天有机会肯定要全中国四处转一转,看一看各地的文友。现在可不会有这样的想法了,觉得宅在宿舍里是最舒适美好的。再后来,觉得有句话特让我喜欢“人生,不如不见”,咳咳……

  鱼小七就是在我这样的心态下来看我的。是旅途怂恿她来的。

  嗯,还得说说旅途。

  旅途对我,就像鱼小七对小白一样,有着谜之迷恋。我们第一次见面,是在广州某个群体组织的一次户外暴走活动里。午餐过后,我上洗手间,洗手间里的冷气充足得让我如那个秋季的黄叶一样,瑟瑟发抖。旅途是跟着我进来的,可能是看得我冷得厉害,给了我一个爱的拥抱,我们都笑得很开心。这是我们的第一次见面,很平常。然后第二次,继续是广州某个群体组织的一次野炊活动,旅途一看到我,就粘了过来,然后坐船过岛,途中想给某个小孩子或是腿脚不方便的乘客让座,后来由于更方便的位置有人做了好事而失败了。就是这二次,旅途便迷上我了。

  我和鱼小七应该是同样寂寞的人,那时,我们无聊到互相写百合文。隔着远山远水,写得忧郁又虚幻。然后在无边的网络里,一次一次跟对方喊话。

  旅途是从我QQ空间里了解到鱼小七的。然后像个私家侦探一样,将鱼小七隔着屏幕了解个七七八八,比我还知道的还多。然后,她们聊上了。隔三差五语音视频,像是陷入热恋的情人,将我从百合中解脱了出来。

  旅途以为我很想跟鱼小七见面,她各种怂恿鱼小七。等她告知我鱼小七要来广东时,鱼小七已经买好票了。

  我一直觉得自己是脸盲,常常很难记住一个人。但如果这个人被我记住时,我想我应该能从人海里一眼将他/她找出来。

  十几年的网络小说浏览经历将我从一个小清新变了四眼老姑婆,广州白云机场里,我并没有一眼认出鱼小七。更准确来说,我们谁都没有认出谁。呵呵,真是一段尴尬的心理活动。

  第一次和鱼小七见面,没什么可圈可点的,像我这小半辈子的生活一样平凡,随日子的一页页掀过显得索然无味。唯一让我有点想笑的是,鱼小七回到四川后和我说:你们广东人好冷漠,跟你一样冷漠,那次回来,我在机场不舍难过哭得那么伤心,周围那么多人竟然没有人上来安慰我或者问问我是不是发生了什么事。

  冷漠?我想,应该是吧。有时,好心的成本很大,或者很扎心。比如现在,我基本不会向路边那些跪着的亲人患了重病的人捐钱,而宁愿向天桥下那个有着能让我耳朵舒畅的流浪歌手发红包。

  这一次鱼小七来,我依然不知情。因为,我们正处在鱼小七认为的冷战期里,而就算不冷战,我也没有话多到她跟旅途一样,隔三差五地语音说上个大半小时只聊一些无营养的废话。

  鱼小七有个怪癖,总是喜欢让人视频。而我,觉得自己丑到不能见人,而且,之前每次视频,她还吐槽我的睡衣不是粉就是蓝,粉色睡衣上还有只小黄鸭,大红吊带睡衣太过骚气……我十分非常超级之想一年都不想跟她聊天。

  鱼小七决定来的几天前,我们正QQ语音来着,她死活让我开视频,我说开视频收费1000大洋。视频拉锯战以鱼小七的愤而关语音结束。这就是她认为的冷战期。

  实际上,我的情绪来得快去得也快,而且,我最喜欢的处理方式就是:……。没错,就是不想说话。不想说话后,脾气就过去了。

  这一次鱼小七来,倒是发生了一件大事。

  现在住的地方比旅途之前住的温暖向阳小单间四周要吵杂,加上这一次因为鱼小七要来,另一个也认识鱼小七的同学也带着3岁左右的女儿过来了。二房二厅,一个房间因为格局不好被我们做了杂物房,一个餐厅,一个厅放了个榻榻米。同学和女儿睡榻榻米,杂物房没有安装空调,我就想让鱼小七和我们一起睡。可能鱼小七觉得一米五的床睡三个人不好睡,当晚睡客厅了。同学的女儿精力过人,半夜还在哇哇叫,我和旅途一直叫鱼小七进房睡,鱼小七不愿意。第二天,鱼小七在我还在睡梦中的时候出门去了,我十点多起来在朋友圈看到她跑书店睡觉,或者在某个小店(小白的店?)蹲下像只小狗那样窝起来。心里有点难受,又有点气她自作自受。

  当天晚上,我在洗澡,鱼小七和旅途散步回来后说要到外面旅店去住。

  我是个不喜欢住旅店的人,也不喜欢住外面别人家,正确来说抗拒,不明原因,可能是觉得没有安全感。下午时分,鱼小七在微信里跟我说晚上要住旅店,我拒绝。她说要带上旅途,旅途是一个比我更没有安全感的人,我继续拒绝。我从旅途口中得知鱼小七定的旅店就是那家像以前学校宿舍楼一样只有一道大门却没有宿舍楼安全的连房门都没有安全栓只能掩着的旅店时,心里的拒绝程度已经爆表。但鱼小七坚持己见,非要住旅店去。旅途拦着门让我赶紧出去,我气极开口:你别拦着她,一心求死的人你拦都拦不住。

  鱼小七摔门而出。

  这就是我说的“人生若只如初见,不如不见”。第一次和鱼小七见面,索然无味,我不准备见第二次。但第二次她还是来了。就算和我一起住了两个多月,旅途一如从前纯真。我多年练就的冷处理在旅途这里通通不管用,她依然我行我素,然后在我生气的时候粘上来,被我推开去,继续粘上来。对了。认识鱼小七的那位同学,也是旅途招来的。我讨厌处理人际关系,特别不擅长左右逢源。鱼小七和那们同学来之前,我已经数落了旅途好几天。我说,你自己招来的人,你自己招呼。旅途应得很爽快。可最后,这任务还是落到我身上,因为她要上班。

  洗完澡出来,我还是一肚子的火气。我对旅途说:你看你找的好事……这么对自己的生命不在乎的人,我承担不起责任,你明天就送她走!等她回去之后,我就把她拉黑,我不需要这样的朋友。

  旅途,可怜兮兮,找她吧,总不能让她一个人睡在外面呀。

  我不找她,她爱睡哪里是哪里,你爱找就找。

  我也不敢睡外面呀。旅途继续可怜兮兮。

  半夜12点,我还是和旅途出去找鱼小七了。那家旅店,确实让人放心不下。

  那晚,鱼小七躲在旅店的洗手间里哭了一个多小时,旅途站在洗手间门口倚着门陪她,顺便做一下润滑油,我在外面用床头柜子藏在门后,柜子底下塞了对拖鞋,然后躺在那里的斑马纹床上一边浏览小说一边在心里吐槽鱼小七矫情一边吐槽旅途这润滑油做得一点都不合格。顺便说下,那旅店的店长同意等我10来分钟让我小跑回宿舍拿身份证,我却在那小酒吧里等他半小时登记我和旅途的身份证,中途还有几个字不会打问我。

  鱼小七后来又在外面另外找了个旅店住了2晚直到我那同学离开。

  鱼小七说,你那同学真不会教女儿,那女儿霸道成这样,椅子不给坐,东西不给吃,又吵又闹,做妈妈的也不说。

  嗯,如果是我的女儿,估计会被我关小黑屋,或者,打死???

  鱼小七又说,你们这里好奇怪,我们那边客人来了,主人都是陪客人到外面去睡的。你要是来四川,我也陪你到外面去睡。

  我呵呵了。在我们家,我们的最好的待客之道就是让客人睡家里,实在没地方睡,嗯,当天来回吧。而事实上,我们基本上没有远方的亲戚。

  我比较奇怪,我性格喜静,但只要是困了,不管多吵,我都能睡着。这可能得益于我的第一份工作,宿舍就在马路边上,睡觉时听多了呼啸的车声,偶尔来一阵连地面也会震动的爆胎声,我依然睡得雷打不动。这样的睡觉环境,我经历了四年。鱼小七不一样,她作息规律,白天喜动,晚上喜静。

  旅途说,我后悔了,以后再也不让她来了,去年感觉她也没这么难侍候呀。

  鱼小七再说,感觉旅途有点奇怪呀,像小孩一样幼稚。

  嗯???你们聊天的时长比我还久,你不是早就知道了吗?

  在屏幕上感觉她不是这样的呀。屏幕上的她没有生活上幼稚呀。

  孩子,谁跟你说了屏幕的生活跟生活是一样的了?嗯?

  鱼小七说受不了我这样的,她回去了,她要和姐姐去贵州玩。

  这一次,我总算能接她来也送她回去,我和旅途送她到广州火车站坐高铁。对了,离开前她在小白家买了一黑一白2件T恤送我和旅途,尽管在我和旅途看来她这钱被坑得十分冤枉。不知道她在候车室或者高铁站台上有没有像上次她描述的那样不舍又难过地哭了,反正她给我旅途一个豪放的拥抱后十分豪爽地进候车室了,然后隔日写了一篇我以前看起来觉得满屏的寻寻觅觅冷冷清清凄凄惨惨戚戚现在觉得也像咸鱼的说说:我感觉昨天还在小白家,看她戴顶白色小帽在厨房凌波微步,我一脸汗水紧张忐忑地坐在沙发旁,像只等待进食的猫。我感觉昨天还在老树下看陈小狗穿个白衣风筝一样从身边飘过,我张手想唤住她,她闪电一样扎进无数的人群,飞了,不见了,没了。我感觉昨天还在何仙姑家,她穿个绿绿红红的长袖睡衣歪在床榻,不沾烟火气很少说话。我感觉一个我停留在我不想离开的角落,像最后一滴酒不肯离开恋人的喉咙。像一本没有封面的书籍,看喜怒哀乐如何云淡风轻看另一个我沉默如一副失宠的画。

  而我,我继续像咸鱼一样生活,然后,像咸鱼一样写下这些文字。


2018/8/11 16:47


  • 罗飞

    评论于:2018-08-13 17:58:28

    随心的文字,张扬着个性。